|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22章 朝聞道,夕死可矣

第2822章 朝聞道,夕死可矣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7-12-29 18:13  字數:3441

「注意,傀儡王想侵入蜘蛛戰車的主控晶腦,極有可能發現我們的存在!」

血色心魔提醒道,「怎麼樣,是現在就和他鬥上一斗,還是蟄伏到晶腦的更深處,不讓他發現我們的存在?」

「當然是躲起來,觀察一下再說了,我們還沒搞清楚,在傀儡王——呂輕塵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李耀道,「我們是來當『漁翁』,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可不是來當『螳螂』,螳螂捕蟬,卻被人黃雀在後的!」

雖然李耀和呂輕塵是大道不同,不可調和的宿敵,但眼前還有更重要也更神秘的敵人,那就是隱藏在聖盟五大至善上師幕後的黑手。

沒理由連五大至善上師都沒挖掘出來,兩個星耀聯邦的神秘來客就先自相殘殺啊,那不搞笑嗎?

是以,當一條條涼颼颼的觸手,順著蜘蛛戰車的外殼縫隙鑽進來時,李耀和血色心魔都竭力將自己的神魂收縮到極限,並抹去了主控晶腦內一切經過篡改的痕迹,不動聲色觀察著傀儡王的入侵。

傀儡王——呂輕塵似乎也沒料到,他的老熟人李耀,竟然會滲透到了夜叉小隊身邊。

他的主要目標依舊是「少校」楚之曉。

要侵入楚之曉這個「殺戮天女」的腦域並侵蝕她的神魂,並不是一件輕鬆的工作,要佔用傀儡王的大量計算力。

是以,針對蜘蛛戰車的入侵,也就是例行公事,稍一搜索沒發現異樣,也就隨它去了。

而李耀則趁機感知和分析著纏繞於楚之曉大腦周圍的波紋,將一束束看不見的數據流和信息瀑布重組成光電信號,試圖闖入傀儡王為楚之曉設置的幻境。

李耀自己也是精神攻擊、營造幻境的高手,和傀儡王——呂輕塵同出一源,很快就「破譯」了傀儡王的波紋。

他彷彿「看」到,原本空空蕩蕩的建築深處,空氣中蕩漾著一縷縷五彩紛呈的波紋,波紋中凝聚著千千萬萬沙礫一樣的數字。

而這些數字又凝聚成張牙舞爪的火焰,火焰就像是顛倒過來的鮮血,「血水」一點點漂浮到半空中,形成詭異無比的幻境。

在鮮血火焰的烘托下,那個圓融無缺的胖子——傀儡王,正對楚之曉笑著。

他身上穿著一塊紅,一塊綠,滿是褶皺和泡泡紗的衣服,靴子前面還有彎彎的勾起,雙手又帶著棉花糖一樣的手套,頭上還戴著一頂很滑稽的禮帽。

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噩夢中才會出現的小丑。

楚之曉一次次用匕首攻擊傀儡王,但每次劃破傀儡王圓滾滾的身體,裡面卻噴湧出了一團團蓬鬆的棉絮,傀儡王像是雲朵般輕飄飄地飛了出來,在不遠處重新凝聚,嘴角的笑意更加神秘。

終於,楚之曉意識到了自己身處幻境中,停止攻擊,大口喘息,冥思苦想著脫身之法。

「傀儡王,你究竟想要幹什麼?」

楚之曉將匕首重新插回皮靴里,像是一頭跌落陷阱的豹子,死死盯著陷阱上方的獵人,咬牙問道。

「我的目的,剛才不是公諸於眾了嗎,楚少校還沒聽清楚么?」

傀儡王張開粗短蠢笨的雙臂,笑眯眯道,「我想要喚醒人性的光輝,想要找回人類失落已久的尊嚴,想要激活隱藏在每個人心底里,最強大的力量,打破這座可惡的牢籠,給所有『實驗體』找一條出路!」

「你撒謊,根本沒有出路的!」

楚之曉低吼道,「既然你早就控制了永恆光明號的整個系統,你就應該通過主控晶腦和遍布在星艦外殼上的觀測和掃描法寶知道,根本沒什麼隕石雨的侵襲,那都是我們故意製造的,異端審問局和神佑軍已經將井中界團團圍住,縱然這些光明市民能控制永恆光明號,他們也絕對逃不出去!

「什麼十分之一的人,就算百分之一,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甚至僅僅一個人,都休想逃出去,哪有什麼『出路』!

「你在撒謊,你根本是誘惑這些人去白白送死,用他們的犧牲來製造一場混亂,讓你自己,僅僅是你自己能逃出去!」

「這你就錯了,楚少校,你大錯特錯了。」

傀儡王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搖晃著,「如果我只在乎自己的生死,根本沒必要在『追光號』和『通靈聖殿』大動干戈,留下蛛絲馬跡,被你們順藤摸瓜找到這裡,你不得不承認,若非我太急於求成,你們根本不可能鎖定我的本尊,就在永恆光明號的。

「我是無比真誠想要喚醒這些人,這些我最親愛的人類同胞們,不惜一切代價,甚至不計較我自己無足輕重的生命。

「是,你說的沒錯,他們絕不可能逃出去,那又如何?至少,在生命的最後十二個小時里,他們覺醒了人性,他們成為了真正的人類,他們將帶著人類的尊嚴和驕傲,轟轟烈烈地戰死,他們血戰到底的精神,將被全人類永遠銘記!

「正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楚少校,你覺得一個人究竟應該當一輩子的懦夫,像是豬玀一樣渾渾噩噩地混吃等死,直到死前都不知道生命的意義,不知道自己僅僅是別人手裡的一件實驗品,還是……像現在這樣,當一瞬間的勇士,在短短十二個小時里,徹底掌控自己的生命,並且將生命的尊嚴、驕傲、輝煌和意義,都綻放到極限?

「一秒鐘也好,一萬年也好,我們總是要死的,死亡並不可怕,問題是我們在那一秒鐘或者一萬年里,究竟留下了一些什麼東西——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

「所以,我是在幫助這些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