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18章 遊戲結束了,同胞們

第2818章 遊戲結束了,同胞們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7-12-28 19:34  字數:3557

李耀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眼前這次「抓鬼行動」中。

如果說,前路就是一團亂麻,至少傀儡王——呂輕塵是唯一清晰可見的「線頭」,先揪住這根線頭,就能抽絲剝繭,一步步梳理清楚所有真相。

「唰唰唰唰!」

海量數據,通過蜘蛛戰車的主控晶腦,傳輸到夜叉小隊中間。

李耀彷彿看到,在井中界的邊緣,原本用來和外界聯絡的幾座超遠程通訊基站統統關閉,大量靈磁干擾艦也蓄勢待發,稍有異動,就能撒開彌天大網,對傀儡王實施封鎖、干擾和鎮壓。

李耀還看到,在永恆光明號的艦橋上,大批晶腦專家正神情嚴肅地掃描著主控晶腦和內部網路,力爭在最短時間內,排除所有的病毒和邏輯陷阱。

而在光明市內,九個抓捕小組,正不動聲色,同時朝目標撲去。

光明市雖然擁有上百萬人口,以宇宙真空的標準而言,儼然是一座規模龐大的都會,但可供傀儡王選擇的藏身之所,並不太多。

最關鍵是,他需要一台性能強勁的超級晶腦,甚至是佔地規模極大,消耗能源極多的陣列式晶腦組,才能侵入整個聖盟的每一束神經末梢。

這樣的超級晶腦,不可能憑空誕生,更不可能隱藏起來。

所以,傀儡王只能利用光明市內原本就有的設施。

從他歷次發動病毒侵襲的計算力來反推,光明市內擁有這種計算力的設施,不會超過十處。

其中最可疑的,自然是李耀在半天前鎖定的那串靈網坐標。

翻譯過來之後,那串坐標代表的地址,正是「揚帆學院」的晶腦中心。

「揚帆學院」,就是光明市內專門培養星艦指揮官和行星改造專家的地方,或者說,是這裡的居民「自以為」培養星艦指揮官和行星改造專家的地方。

三五個小時之前,傀儡王應該就待在這裡。

而李耀和關七星已經提取了這幾個小時之內,從「揚帆學院」進出的所有可疑人物的影像資料。

因為今天是「彩虹慶典」的緣故,包括揚帆學院的老師和學生在內,所有人都走上街頭或者飛到半空去打蛋糕仗,揚帆學苑倒是罕見的空曠和冷清,前後幾個小時,並沒有什麼可疑人物進出。

所以,這裡依舊是嫌疑最大的目標藏身之所,由夜叉小隊親自負責。

當李耀、楚之曉等人冒著鮮花和蛋糕的雨幕,潛伏到揚帆學院外圍時,其餘幾個抓捕小組,也一一就位。

三分鐘後,他們將同時發起突襲,相信這九處安裝著超級晶腦,計算力超高的設施里,一定有好幾處都是神心會的據點,即便沒有傀儡王的蹤跡,也能找到大量神心會成員和他們的犯罪證據。

「紅豬,最後通報一下外面的封鎖情況和其餘八個抓捕小組的進度。」

楚之曉伸出一根手指,將掛在眼角上的一縷頭髮勾了上去,死死盯著前方空空蕩蕩的校園,冷冷道,「我要封死每一寸空間和每一條晶纜,連半隻虛擬蚊子都休想飛出去!」

李耀心裡打著自己的算盤,表面自然十分乖巧地將海量數據傳輸到了楚之曉、元寇、雲海心和關七星的戰術晶腦上。

這時候,他忽然發現,「黑夢」雲海心的神情有些恍惚,胸膛起伏的頻率相當散亂,好像很緊張的樣子。

「奇怪,雲海心不是精通心靈秘法的冥修師,還身經百戰么?」

李耀暗自詫異,「連活生生投降聖盟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他還有什麼可緊張的?剛才在通靈聖殿追捕傀儡王的時候,他可不是這副樣子。」

「他好像從進入永恆光明號開始,就有點不對勁了。」

血色心魔道,「雖然他掩飾得非常好,但我還是能隱隱感覺到,他腦域深處正在瘋狂激蕩的波濤,這傢伙的精神正處在崩潰的邊緣,隨時會失控的,你要小心!」

「可是,為什麼?」

李耀一萬個想不通,「沒理由啊!」

「最後一分鐘,各小組準備!」

楚之曉咬牙切齒,在戰術網路中下達命令,「五十九秒之後,所有小組,同時『抓鬼』!」

「或許和傀儡王——呂輕塵有關。」

血色心魔道,「別忘了我們剛才的懷疑,傀儡王極有可能已經察覺到夜叉小隊的存在,甚至是他故意設局,將包括夜叉小隊在內的追蹤者,故意吸引到這裡來的!」

李耀道:「但是——」

「還有半分鐘!」

他的思緒被楚之曉殺氣騰騰的聲音打斷,這位殺戮天女從鑲嵌著鋼板的軍靴中抽出一柄藍汪汪的短刃,倒扣在掌心,刀刃上的鋸齒折射出了細碎的光芒,恍若她有若實質的殺意。

此刻,光明市的歡慶,亦達到了最高峰。

「砰砰砰砰砰砰砰!」

「啪啪啪啪啪啪啪!」

好似一萬枚虛擬煙花同時在半空中,也就是城市的「中央」炸開,炸出一片無法用筆墨形容的璀璨花朵和絢爛漩渦。

所有居民都飛上半空,將自己當成氣球一樣和素不相識的人們碰撞,每個人都在痛飲美酒,大嚼蛋糕,隨後擁抱和大笑,笑得像是一群沒心沒肺的孩子。

「倒數十秒!」

楚之曉臉色鐵青,不知道究竟是仇恨傀儡王,還是受不了這裡虛幻美好的氣氛,她一條條撕下粘在身上的「生化肌」,恢復獵豹般矯健的身形,「九、八、七……」

「我隱隱有不詳的預感。」

李耀喃喃道,「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我好像……很久沒遇到意外了。」

話音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