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05章 至愛病毒

第2805章 至愛病毒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7-12-24 07:51  字數:3455

自從千年前被重新激活以來,金獅界的造人工廠夜以繼日,持續不斷運轉著,「製造」出了無數血統純正,神魂堅定的「先天種」,構成了聖盟至善族的主體。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法寶構件高強度的使用和磨損,造人工廠的生產效率不斷降低,故障率卻不斷提升,「製造」每一名「先天種」的成本逐漸提高,提高到無法承受的程度。

因此,最近百年,這裡的造人工廠便漸漸處在半停滯的狀態,產量只有巔峰時期的十分之一。

但這並不意味著,金獅界在聖盟諸世界中的地位就下降了,這裡還遺留著一座和造人工廠配套的洪荒遺迹,擁有另一件極其重要的設施,令這裡維持著聖盟後方「新兵訓練基地」的地位。

那就是專門用來給聖盟人洗腦,激發他們的洪荒基因和原始細胞,令他們覺醒全新神通的「通靈聖殿」。

早在洪荒時代,通靈聖殿就是盤古文明聯盟必不可少的公共設施。

各個不同族類的碳基智慧生命,正是融入了通靈聖殿提供的「心靈感應磁場」,才能深刻體悟彼此的理念,才能瞬間將高層的命令,傳遞到聯盟最細微的神經末梢。

而到了今天,遍布在聖盟各地甚至星艦上的聖殿,更是至善上師控制底層「兵蜂」和「工蜂」最重要的工具。

而金獅界的這座聖殿,不但歷史最古老,規模最龐大,洗腦的效率和可靠性也最高。

無論是前線剛剛俘虜的帝國軍民,還是聖盟土生土長,但疑似思想有些動搖的「兵蜂」和「工蜂」,全都會送到這裡,進行「深度凈化」,抹殺他們的情感、慾望和個性,再將諸神的光輝和至善上師的命令,灌注到他們一片空白的大腦里去,一個嶄新的、合格的聖盟人就誕生了!

因為前段時間聖盟剛剛佔領了厚土界,俘虜了大批帝國軍民,所以來往於前線和金獅界的運輸艦絡繹不絕,光焰匯聚成了閃光的河流。

他們源源不斷運來了桀驁不馴,滿腔怒火的帝國人,經過三到十天的調製之後,就變成溫順而忠誠的聖盟人,倘若是身強力壯的士兵,又覺醒了一些洪荒神通,就再運回前線去,擊潰更多的帝國防線,掠奪更多的帝國人回來——等於是用帝國人來打帝國人,無論損傷多少,都傷不到聖盟的根本。

然而,傀儡王在金獅界製造的麻煩,卻極有可能令這條高效而穩定的「洗腦流水線」,分崩離析,瞬間瓦解。

在即將抵達聖盟規模最大的通靈聖殿之前,穿梭艦上,楚之曉通過蜘蛛戰車——李耀,向夜叉小隊的其餘幾名成員,播放了一系列的視頻。

出現在這些視頻中的,大多是荷槍實彈的士兵,甚至是武裝到牙齒的鎧師。

但他們全都中了病毒,變得……奇奇怪怪的。

第一段視頻,是前線的一條壕溝。

雖然聖盟和帝國的戰略決戰尚未爆發,但是在厚土界和附近幾個大千世界,零星摩擦依舊此起彼伏。

但這段視頻中,三名士兵的槍口卻不是對著壕溝外,而是對著拍攝者——從雙方的對話來看,應該是他們的長官。

視頻在抖動,雙方的對峙非常激烈。

拍攝者用十分嚴厲的口吻,讓三名士兵放下武器,但這三名士兵的眼眸深處蕩漾著粉紅色的光芒,充耳不聞,繼續朝他前進,最終,三把矢爆槍,都抵住了拍攝者的腦袋。

「江雪在哪裡?」

第一名士兵的眼底流露出深深的哀傷,眼角擠出一滴晶瑩剔透的眼淚,幾乎要哭出來。

「把江雪還給我。」

第二名士兵苦苦哀求道,看樣子,要向拍攝者跪下。

「江雪,江雪……」

第三名士兵的滿臉茫然逐漸變成痴狂,而痴狂又漸漸猙獰起來,「你們殺了江雪?一定是,一定是!」

拍攝者根本不知道這三名士兵在說什麼,高叫道:「江雪是誰?士兵們,你們瘋了,你們被天魔入侵了,放下武器,快放下武器!」

話音未落,三名士兵就同時扣下了扳機,畫面先是被猩紅的血漿吞噬,隨後又陷入深沉的黑暗。

第二段視頻,像是在某一艘星艦錯綜複雜的管道之間

一條身影如野獸般上躥下跳,躲避著追逐者的蹤跡,一邊逃跑,還一邊狂吼亂叫:「江雪,江雪,你在哪裡,你究竟在哪裡啊?」

那神情而哀傷的聲音,聽上去簡直要把心臟化作血水,從嗓子眼裡噴出來。

他越跑越遠,走投無路,前方是一扇維修專用的緊急氣密門。

這扇門後面,經過狹長的甬道和另外兩道氣密門,就是冰冷的宇宙。

在沒穿防護服或者晶鎧的情況下,即便凝聚金丹的強者,也不敢在宇宙真空中待多久的。

但這頭深情的野獸,卻像是看到了什麼幻覺,毫不猶豫擰開了氣密門,口中喃喃道:「江雪,我來救你了,別怕,江雪,我來救你了!」

他鑽進氣密門,又將門重重砸上,消失在黑暗中。

半分鐘後,畫面外傳來刺耳的警報聲,那是有人強行打開最外面一道氣密門,脫離星艦,進入宇宙真空的聲音。

這人身上除了包裹著一件維修雨披之外,沒有任何防護裝置。

他的命運可想而知。

果然,畫面一閃,來到半個小時之後,就看到一些穿著灰色防護服的人,將他的屍體從真空中拖曳回來,已然凍僵成一座雕像,而臉上依舊清晰烙印著迷狂的眷戀。

第三段視頻,像是一段審問記錄。

看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