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04章 第四種病毒!

第2804章 第四種病毒!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7-12-23 08:43  字數:3559

結束治療的第一天,修鍊和會議消耗了太多精力,即便楚之曉這樣的強者,亦不免在深度睡眠艙中沉沉睡去。

李耀卻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靜。

聖約同盟的社會現狀,還真是令他大開眼界,每一次,每一次當他以為自己已經認識到聖盟邪惡的極限時,這脆弱的「極限」都會被瞬間打破,取而代之以更加邪惡、黑暗和筆墨無法形容的色彩。

比起普通的洗腦,聖光學院的一切自然無比邪惡。

但比起人性實驗室,什麼「末日孤艦項目」,「永恆光明項目」,聖光學院的「魔童項目」,又算不了什麼了。

最關鍵是,李耀不知道那五個至善上師究竟意欲何為,本身聖盟的資源就不算豐富,還要浪費大量人力物力去建造幾百艘實驗星艦,用幾百年時間來測試人性,為什麼?

李耀隱隱覺得,「人性實驗室」就是隱藏在聖盟幕後的關鍵。

只要揭開「為什麼要建立這麼多人性實驗室」的謎底,就能搞清楚五名至善上師的來歷,以及他們究竟想幹什麼了。

轉念一想,李耀又想到了傀儡王和他的各種精神毒品、大腦病毒。

傀儡王的所作所為,豈非也是另一層面上的「人性實驗」?

這傢伙知道「人性實驗室」的存在嗎,是否想藉由自己的行動,來發掘出「人性實驗室」背後的秘密呢?

「我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正當李耀陷入沉思時,血色心魔忽然道,「我在蜘蛛戰車的記憶晶片深處,搜索到了一些數據碎片,經過復原之後發現,原來類似剛才那樣的對話,過去已經重複了很多次。

「楚之曉經常帶著蜘蛛戰車一起執行最危險的任務,而蜘蛛戰車又不像她那樣擁有強悍的防禦力,於是十次任務中,倒有七八次都會支離破碎,失落數據,恢復到一片空白的初始狀態,需要她重新調製。

「而幾乎每一次,蜘蛛戰車都會問她同樣的問題,而她也會不厭其煩,一次次拿出『永恆光明號』的例子來說服蜘蛛戰車,所以,你這次試探,才沒有引起她的懷疑。」

「原來如此。」

李耀沉吟道,「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向一台毫無生命的,冷冰冰的機械解釋一切?」

「笨蛋,蜘蛛戰車的主控晶腦和小明、文文還有拳王是不同的,它僅僅是『看上去』擁有智能而已,實際上,它的交互界面和思考資料庫,都是預先設定好的,而且就是楚之曉親自設定的,換言之,楚之曉想讓蜘蛛戰車一次次拋出這個問題,蜘蛛戰車才能這麼做。」

血色心魔道,「還不明白嗎,我不是早就說過,蜘蛛戰車『紅豬』就是楚之曉人格另一面的投影,她並不是在回答蜘蛛戰車的問題,而是在回答自己內心的困惑,她是藉助說服蜘蛛戰車這個過程,來說服她自己相信,她所承受的痛苦,以及聖盟如此扭曲的秩序,都是必要的。」

「就是說」

李耀恍然大悟,「這都算是某種層面上的『自欺欺人』吧?」

「沒錯,如果她真對自身的痛苦和聖盟的秩序深信不疑,根本沒必要一次次告訴自己,就像一個男人不會每天早上對著鏡子,鄭重其事告訴自己,『你是個男人』一樣,抓著傢伙尿尿的時候就知道啦!」

血色心魔道,「越是心虛,越是懷疑,越是動搖,才越是要『自欺欺人』,一次次解釋和催眠自己。」

「所以說,在她看似冷酷和堅定的外表之下,其實還隱藏著幾分正常的人性了?」

李耀看著睡眠艙中,沉浸在舒緩藥劑里,依舊眉頭輕蹙,表情痛苦的女子,暗暗下定決心,「我們不是只能相信至善上師和諸神的,我們還有很多東西可以相信,我們可以相信希望,相信未來,相信……我們自己。

「我一定會喚醒你,把你變成一個正常人的!」

「你也別這麼武斷,隨隨便便就說人家不正常,卻不知在很多人眼中,你才是最不正常的一個呢!」

血色心魔又道,「『永恆光明號』上的實驗固然有失偏頗,但以星耀聯邦當成修真國度的典範,也未必是那麼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想想看,星耀聯邦是因為你的存在,才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倘若當初你這顆『宇宙病毒』根本沒有穿越到聯邦的話,天元界和血妖界早已毀滅於兩敗俱傷的戰火,飛星界的天魔或許還在肆虐,天環界還在『天罡族』的高壓統治中,古聖界還在封印中掙扎,最終,星海邊陲的諸世界都會被來勢洶洶的黑風艦隊淹沒。

「那樣一個戰火紛飛,毫無希望的修真國度,比起聖盟現在的秩序和制度,似乎也沒太大的優越性和吸引力呢!」

「或許你是對的,但我這不是來了嗎?」

李耀的神魂就像是凝固的海浪般堅定,「既然我能改變聯邦和帝國,就一定能改變聖盟和整個盤古宇宙,哪怕我就是一隻熊熊燃燒的蝴蝶,隨便飛到哪兒,總能點亮一片小小的光明,別考慮那麼多亂七八糟、錯綜複雜的東西,反正,活著干,死了算,就這麼簡單!」

「……我提個意見行嗎?」

血色心魔沉默了一會兒,道。

「你又想幹什麼?」

李耀提高緊惕。

「沒什麼,我很欣賞你的熱血和勇氣,還有修真者的大無畏精神,只不過下次打比方,能不能不要再把自己比喻成一隻蝴蝶了?」

血色心魔道,「你知道,作為一個男人,一天到晚把自己比喻成蝴蝶,總感覺……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