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779章 我思,我在

第2779章 我思,我在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7-12-13 16:35  字數:3402

「爸爸!」

極天界、天極星,金晶塔底,控制室中,發生了驚人的異變!

蠶繭式發射倉中,李耀的大腦從幾個小時前就開始釋放出不規則的強烈腦電波,在光幕上繪製出一浪高過一浪的波峰,彷彿大腦隨時都會爆開。

無論小明和文文往醫療藥劑里注入多少鎮定劑,都無法抑制李耀強烈的大腦活動,甚至連他的身體都被影響,劇烈抽搐起來,打得發射倉的金屬艙壁「砰砰」作響,再次扭曲變形。

「咕嘟咕嘟」,神經營養液和大腦冷卻液全都開始沸騰。

「嗤嗤嗤嗤」,沸騰的藥液化作刺鼻的蒸汽,順著神魂發射倉的縫隙激射而出,把整座發射室都弄得煙霧繚繞,更增添了幾分慌亂的氣氛。

「不好,爸爸的大腦活動遠遠超出負荷了,再這樣下去他會失控的,快想辦法幫他冷靜下來!」

「不行,所有辦法都試過了,但爸爸的大腦還在熊熊燃燒,我已經注入了超出標準五倍的冷卻劑,甚至連冬眠藥劑都直接注射進去,依舊無法平復爸爸的大腦,再提升劑量的話,他的大腦就要被直接『凍死』了啊!」

「那就快把他的神魂拉回來,強行拉回來,不能讓他處在極端狂暴狀態的神魂,孤零零留在千萬光年之外!」

「辦不到,爸爸的神魂被什麼東西糾纏住了,他一定處在非常激烈的戰場上,處在某種全頻段阻塞干擾狀態中,強行把他拽回來的話,會嚴重損傷他的三魂七魄,說不定只有一魂半魄能夠回歸軀體,那就算回來了,也會變成白痴的!」

「那也沒辦法,不能再猶豫了,再猶豫爸爸真的會陷落在那裡,快拉,快——」

「啊,斷掉了,我們和爸爸之間的神魂聯繫,斷掉了!」

「怎麼可能?趕快重新計算,嘗試再度接駁,快快快!」

「不行,太複雜了,要在億萬星辰中精確定位到厚土界、黑堡星的方向,還要在混亂無比的靈能暴潮中找到爸爸的神魂特徵,時間,我們需要時間,短短几分鐘之內,無論如何辦不到!」

在兩個小傢伙的驚呼聲中,李耀劇烈掙扎的身體像是扯斷了所有提線的木偶,散亂和癱軟下來,靜靜躺在近乎凝固的藥液中,鼻腔里噴出了最後一團氣泡。

而所有光幕界面中代表他生命力和大腦活躍程度的數值、光譜以及圖像,統統歸於零點。

「嘟——」

他的腦電波變成了一條平直的線條,再沒有哪怕半道最微弱的漣漪。

「這,這……」

饒是小明和文文這樣的信息生命,面對如此棘手的局面,亦不由出現了一瞬間的錯愕。

下一瞬間,他們的計算力如火山爆發,立刻行動起來。

「快快快,快用醫療器械幫爸爸維持心跳和呼吸,順便往他的血管內注入高能營養藥劑,維持身體機能再說!」

「快檢查爸爸的大腦,看看有沒有在神魂斷線的過程中受到衝擊,只要大腦機能依舊完好無損,那就還有機會!」

「還好,還好,爸爸的大腦和身體看起來並沒有大礙,趕快,趁他的身體沒有發生器質性變化之前,替換醫療藥劑和營養液的品種,把發射倉變成冬眠倉,先把爸爸的身體保存起來!」

兩個小傢伙一陣行雲流水的操作,很快,發射倉中的神經交互液被淡藍色的冬眠藥劑取代,隨著溫度逐漸降低,冬眠藥劑凝結成了一塊晶瑩剔透的藍水晶,而李耀的身體就天衣無縫地鑲嵌在水晶里——以植物人的形態。

完成一切,小明和文文先是長舒一口氣,隨後又面面相覷,看到彼此眼底的不安和不確定。

「不幸中的大幸,爸爸的身體總算搶救過來了。」

「但他的神魂究竟在什麼地方呢?」

「是已經魂飛魄散,徹底湮滅了,還是仍舊飄蕩在黑堡星的某個角落,甚至像是孤魂野鬼一樣,遊盪在星海深處?」

「我們究竟要怎麼樣,才能再次找到爸爸,把他的神魂拽回身體裡面啊!」

「無論如何,先通知龍姑姑,再將消息傳回聯邦,讓聯邦議會還有……媽媽知道吧?」

「爸爸,您到底在哪裡,又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啊,這次真是太過分,太糟糕了,爸爸!」

……

李耀聽到笑聲。

孩子們銀鈴般的笑聲。

孩子們銀鈴般的笑聲,如溫暖的海浪般沖刷著他的耳膜。

不,不是海浪,而是羊水,他做了一個很古老很漫長的夢,夢中的他以嬰孩般的姿態靜靜躺在大海深處,伴隨著海浪般的笑聲,逐漸浮出水面,看到藍天白雲和金黃色的沙灘,沙灘上還有一個長得非常好看的孩子,「咯咯」笑著,捧著一顆熟透了的紅蘋果,朝他遞了過來。

但這枚蘋果已經熟得過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孩子的指縫間「滴滴答答」,流下了黑色的液體。

不,不是蘋果,而是地球。

夢中這個看似天真無邪的孩子,稚嫩的小手中捧著的竟然是不斷變色的地球,而灑落下來的汁液,也變成了無窮無盡的數據和信息,一串串比原子更小億萬倍的數字就像是沙礫一樣隨風而逝。

李耀深深沉溺在這副詭異而奇妙的景象中不可自拔,小小地球上灑落的沙礫竟然像是無窮無盡,將他所處的海洋全都填滿,變成一片肥沃的土壤,而捧著地球的那個稚童也不知何時變成了鶴髮雞皮的老人,捧著最後一點蘋果核倒在土壤之間,化作枯骨和肥料,滋潤著土壤深處的數據。

還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