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七十八章 風捲雲舒

第七十八章 風捲雲舒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5-04-22 18:05  字數:3605

天空中。

丁鈴鐺駕馭飛梭車的風格和她的氣質如出一轍,要多粗暴有多粗暴,要多霸道有多霸道,要多蠻橫有多蠻狠.

她只用0.1秒就把赤焰戰梭的動力符陣轟至極限,赤焰戰梭瞬間撕裂空氣,轟上音速,在天空中橫衝直撞,肆無忌憚。

這女人還嫌不滿足,操縱著赤焰戰梭在雲層間左突右沖,以奇快無比的速度旋轉,李耀彷彿置身於驚濤駭浪之中,被一團巨大的漩渦死死拽住,忽而被海浪拋到了百丈高空,忽而又跌落到幽深的海底。

李耀不得不死死摟住丁鈴鐺的腰肢,臉色一片蒼白,若不是有前世豐富的飆車經驗,只怕早就連膽汁都吐出來。

丁鈴鐺風馳電掣了三分多鐘才停下來,回頭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地揚了揚眉毛,笑道:「還不錯嘛,十個人坐我的飛梭車,有九個都是當場昏過去的。」

「經常,經常有人坐你的飛梭車?」李耀深吸幾口氣才恢復過來,難以置信地問道。

丁鈴鐺聳了聳肩:

「最開始有一些,不過這兩年很少了,每次我好心好意想帶人家一程,別人都像是看到鬼一樣躲著我,真沒意思。算了,不說這些,來吧,帶你爽一爽!」

她按動控制台上的一個符陣,「嗤」一聲,飛梭車的艙門開啟,一陣凌冽的寒風頓時在狹小的座艙中狂舞起來。

李耀目瞪口呆,順著縫隙向外望去,四周是一片沸騰的雲海。

他們可是在好幾千米的高空中,這女人究竟要幹什麼?

丁鈴鐺微微一笑,居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張開雙手,搖搖晃晃地走到座艙外面。

赤焰戰梭的兩側,有兩片小小的火焰形狀翅膀,呈流線型,十分狹窄,與其說是翅膀,不如說是裝飾性的凸起。

丁鈴鐺就站在左側這片火焰翅膀上,眯起眼睛,用十分挑釁的眼神看著李耀。

李耀腦子一熱,血管深處一股不可遏制的瘋狂衝動狂湧上來,不知哪兒來的勇氣,居然也扒著座艙邊緣,晃晃悠悠地爬了出來,站在右側的火焰翅膀上。

「你不是說要請我吃飯?」

李耀毫不迴避丁鈴鐺的眼神,用更加犀利的眼神予以回擊。

丁鈴鐺沐浴在殘陽的餘暉中,十分愜意地說道:「這裡的環境還不錯吧,看看這片天,看看這片地,是不是覺得所有煩惱都拋到了腦後,立刻就胃口大開,能一氣吃下十隻燒雞?」

李耀一愣,極目遠眺,立即被幾千米高空的景色打動。

遼闊無垠的天地之間,雲層如怒濤般翻滾,塑造出恍若神魔的形態,在殘陽如血的照耀之下,全都塗抹上了層層疊疊的紅色,最深處濃如胭脂,最淡處粉如桃花。

李耀從來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成千上萬種不同的紅色,每一種紅都紅得那麼驚心動魄,那麼動人心弦。

隨著狂風呼嘯,這片紅雲之海也在不斷翻騰,變化,凝聚,潰散,忽而又從千姿百態的紅中,勾勒出了一絲金色的邊緣,彷彿一條條金色的魚兒從紅海中飛躍出來,幻化出翅膀,自由翱翔。

偶爾,一陣狂風會將雲海扯開幾道縫隙,透過縫隙向下望去,整座浮戈城都在李耀腳下。

城市恍若一頭張開四肢的大龜,靜靜趴著,別說飛梭車和行人,就連高聳入雲的大廈都變成了一塊塊小小的積木。

彷彿從凡塵俗世中抽離,波瀾壯闊的天地之間,只剩下他們兩人。

四周似乎極吵,風聲一刻不停撕扯著耳膜;似乎又極靜,靜得沒有半點世俗的喧鬧,只能聽到彼此「噗通噗通」的心跳。

抬頭看時,如透明巨碗一般的天穹之上,天青色逐漸消散,夜幕低垂,諸天星辰如雨滴般灑落到雲層之間。

李耀心中一動,有些明白了丁鈴鐺帶他來這裡的用意。

在如此攝人心魄的壯觀景象面前,凡塵俗世的一切都變得無比可笑,天大的煩惱也都煙消雲散了。

哪怕他真的變成一個廢人,在這樣壯美的景色面前,恐怕都會恢復鬥志,重燃信心!

在最後一縷夕陽的照耀下,李耀的臉變得一片通紅,發自內心地微笑起來。

「餐廳很好,燒雞又在哪裡?」

丁鈴鐺從赤焰戰梭的後面掏出一個巨大的軍用背囊,又用長腿一勾,把艙蓋合上,油膩膩的軍用背囊直接放在價值好幾千萬的飛梭車頂。

她像是變戲法一樣,從背囊掏出了一隻又一隻奇香撲鼻的燒雞、一塊又一塊老鹵烹制的肘子、一條接著一條的血腸,還有整整一箱富含豐富能量的功能性飲料。

李耀鼻尖聳動,深深吸了一口氣,眼中精芒四射:「都是地下鬼市的『鬼飲食』?」

丁鈴鐺咧開大嘴,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笑道:「按常理說,你剛剛從長期昏迷中蘇醒,應該多吃點清粥小菜,這麼油膩的東西,行不行?」

當然行。

李耀腹中發出雷鳴,也不多話,直接叉開五指,抓過一隻燒雞,左一口、右一口、上一口、下一口,四口就把一隻三四斤重的燒雞啃了個一乾二淨,「咔嚓咔嚓」,口中傳來絞肉機一般的聲音,腮幫子高高鼓起,又在瞬間平復下去。

「可算活過來了!」

一隻燒雞下肚,李耀臉上稍微浮現出了一絲血色,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角的油漬,又把手伸向了第二隻燒雞。

這下輪到丁鈴鐺目瞪口呆了,她怎麼都沒料到李耀這個剛剛從深度昏迷中蘇醒過來的病人,吃相會這麼兇惡,愣了片刻,輕哼一聲,也毫不客氣地用手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