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七十六章 一錘定音

第七十六章 一錘定音 (1/1)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5-04-21 17:55  字數:2847

校園林蔭道,李耀雙手插在口袋裡,十分愜意地漫步。『頂『點『小『說,23wx

離開赤霄二中,他並沒有半分不舍——這裡是私立高中,一切都向錢看,在學校三年,他支付了高昂的學費,卻只能在待遇最差的普通班就讀,除了最後一個月被孫彪老師看重之外,也沒有第二個老師還把他當回事,唯一一次代表學校出去比賽,回來之後卻被毫不留情地一腳踢開。

雖然這裡面肯定有赫連烈搞鬼的因素,但學校方面也並沒有為他堅持到底的意思。

這樣的學校,離開了又有什麼可惜?

「我現在享受『聯邦一級傷殘軍人』待遇,在不少私人修鍊館都能得到優惠,大不了,最後一個月我找一家高級修鍊館,自己修鍊,然後以個人名義報名參加高考,我就不信考不上深海大學!」

李耀下定決心,長長吐出一口濁氣,張開雙臂,只覺得天高雲淡,胸膛中涌動著萬丈豪情。

「去你媽的吧,赤霄二中!」

就在這時,頭頂再次被陰影遮蔽,赫連烈又一次出現在他面前。

李耀一愣,隨即發自內心地笑了起來。

他笑得十分殘暴,就像是一頭飢腸轆轆的史前暴龍,發現了一頭餓狼,雖然骨瘦如柴,正好用來磨牙啊!

「正所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偏闖進來,赫連烈,是你自己找死,怪我不得!」李耀心中冷笑。

「聽說你在教務處里大發雷霆,直接退學了啊,李耀同學!」赫連烈微笑著說道,聲音故意放大,讓周圍同學都聽到。

「什麼,李耀退學了?」

「很正常,靈根開發度只剩下7%的廢物,不退學又能怎麼樣,還能考上『九大』不成?」

「真可惜,我記得上個月在魔蛟島的極限挑戰賽里,他還是很猛的!」

「再猛又有什麼用,在赤霄二中,得罪了赫連烈的都沒有好吃果子吃!」

不少同學都發現了李耀和赫連烈的對峙,紛紛圍了上來,縮在不遠處小心翼翼地旁觀,大伙兒議論紛紛,所有人都不看好李耀。

「赫連烈,讓我休學一年的主意,是你出的吧?」李耀無所謂地笑了笑。

——如果是在法寶墳墓,如「肥龍」、「野狼」之類的狠人看到他流露出這樣的笑容,肯定是有多遠就跑多遠。

沒人願意被這頭微笑的「禿鷲」盯上。

不過在校園中,似乎沒人知道這樣的笑容意味著什麼。

赫連烈獰笑幾聲,一雙眼睛幾乎要豎起來,咬牙切齒地說道:

「沒錯,就是我利用家族勢力逼你休學,你能把我怎麼樣?實話告訴你,就算你不自動退學,我也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你永遠進不了赤霄二中的大門,我就是要把你趕盡殺絕,你能把我怎麼樣?」

「還有,我爸爸已經打點好了浮戈城裡幾乎所有出名的優質高中,沒有一所優質高中會接受你這個廢物的!」

「至於那個很看好你的孫老鬼,實在不好意思,他聽說你靈根撕裂的消息之後,殘留在體內幾十年的暗傷發作,導致心臟破裂,在醫院裡住了兩個星期,現在已經正式辭去學校的一切工作,回家養老了!」

赫連烈越說聲音越大,居高臨下,伸出一隻手指,用力戳著李耀的胸膛,無比快意地吼叫:

「怎麼,在魔蛟島上,你不是很厲害嗎?你不是能憑藉一己之力,把我們幾十號人都炸上天嗎?那時候你是多麼霸氣,多麼威風,多麼囂張!可是看看,看看現在的你,靈根開發度只剩下7%,瘦得皮包骨頭,我一根手指就能戳倒!」

「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垃圾永遠都是垃圾,縱然偶爾一陣風能把你吹上天去,很快就會落到地上,打回原形,重新變成一坨垃圾!」

李耀掏了掏耳朵,面不改色,淡淡道:

「我這輩子最討厭三百二十四件事,第一百三十八是別人叫我垃圾,第兩百七十五是別人用手指頭戳我——你能不能住手?」

「我就是要戳,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赫連烈興奮地整張臉都扭曲起來,再看不出半點劍眉星目的俊秀模樣,「這一個月我瘋狂修鍊,靈根開發度提升到了78%啊!」

「我一定能考進『九大』,說不定還能摘得浮戈城高考狀元的稱號,從此踏入修真界,成為至高無上的修真者!而你,永遠都是一件垃圾,垃圾,垃圾!不服氣?歡迎找我報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會耐心等著你的,垃圾!」

「不用,我這人不怎麼記仇。」李耀隨口道,「一般有仇當場就報了。」

最後一個字尚未出口,他忽然閃電出手,一把攥住赫連烈正戳在他胸口的手指。

赫連烈根本沒反應過來,就覺得自己的手指戳進了一團岩漿,燙得驚人,下意識往回一縮,居然沒縮回來。

李耀用力一攥,「咔嚓咔嚓」幾聲爆響,赫連烈的手指骨骼被硬生生捏成了粉碎性骨折,短短几節指骨被捏成了七八十來塊碎片,手指變成一條軟蟲!

赫連烈原本潮紅的面孔瞬間變得慘白,一抹驚駭欲絕的神情從臉上閃過,還來不及凝固,就被更加扭曲的痛苦之色取代,卻是李耀一腳踢在他的小腹處。

赫連烈只覺得一輛超高速晶軌列車直接從他肚臍眼下面猛地撞了進去,被硬生生地打崩了幾滴尿液出來,整個人猛地飛出十幾米,狠狠撞在一株大樹上,震得枝椏狂顫,樹葉亂飛,紛紛如雨。

第一聲慘叫還未發出,就被第二聲慘叫追上,兩聲慘叫重疊在一起,變成閹雞一般詭異的尖叫。

「啊——」

「披風亂錘法,四十七手,透心錘!」

李耀雙腿崩開,如長弓拉到極限,一步跨出五米,兩步就跨到赫連烈面前,十個腳趾如十個鐵鉤,撕開堅固的修鍊鞋,深深扎入地面,腳背青筋亂蹦,每一束肌肉都瘋狂竄動,以奇快無比的速度向上蔓延,從腳背到小腿,從小腿到大腿,再到腹肌、胸肌,一**肌肉涌動如浪潮,最後匯聚到了右臂之上,一拳轟出,帶起「啪啪啪啪啪啪啪」七聲爆響,重重疊疊的空氣波紋,劈頭蓋腦砸在赫連烈身上。

「咔嚓!」

赫連烈身後,大樹的背面,樹皮突然爆裂,出現一道清晰可見的拳印!

尖叫聲戛然而止,赫連烈彷彿被定身法定住,眼神獃滯了半天,忽然「噗」一聲,狂噴一口血霧。

他再也堅持不住,雙手捂著小腹,慢慢跪倒在李耀面前,接著兩隻手也撐在地上,大口大口嘔吐起來。

李耀整條手臂上的皮膚也片片炸裂,鮮血滴滴答答。

如果有精通醫術的修真者來查探他的骨骼,一定會發現他的臂骨上布滿了細微的裂紋。

他畢竟剛剛蘇醒,身體虧空太大,無法承受住暴烈如斯的「透心錘」,這一拳對他身體造成的傷害同樣巨大,如火如荼的痛苦在每一束神經末梢上蔓延。

和赫連烈不同的是——他能忍。

李耀揪住赫連烈的耳朵使勁一拽,半隻耳朵都被扯裂,赫連烈卻是疼得連叫都叫不出來,雙腿亂蹬,褲襠里的尿漬越變越大。

附身到他耳邊,李耀字正腔圓,一字一頓:

「不堪一擊,你這……廢物!」/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