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七十一章 妖星變!

第七十一章 妖星變!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5-04-20 00:46  字數:3941

兩個星期後,浮戈城第一醫院。

醫療艙內,李耀睡得如嬰兒般香甜,只是眼皮底下的眼球依舊瘋狂顫動著,顯示他夢中的修鍊仍在繼續。

謝聽弦滿臉糾結地看著他,最後一次向白大褂確認:「顧醫生,李耀同學仍舊沒有好轉的跡象?」

白大褂搖頭:「謝教授,你也算是有心了,不過這種腦域重創、靈根撕裂的病患和普通病患不同,並不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就一定會有所好轉的!你看,這是他最近幾天的報告,他的大腦波動十分詭異,靈根開發度忽上忽下,最高達到過17%,卻又在十分鐘之後跌至4%,這說明他的腦域越來越不穩定了,或者說他的大腦中正在掀起一場越來越猛烈的風暴,這樣的病人,就算醒來了,你覺得他還是你們深海大學需要的人才嗎?」

謝聽弦猶豫了很久,長長,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也走到角落,開啟微型晶腦,和深海大學方面取得了聯絡。

出現在光幕中的,是一名十分瘦小的老嫗,身上披著一件十分古怪的金絲長袍,似乎是個瞎子,深陷的眼窩中閃動著兩束紫色的火焰,不時竄出眼眶,激射出瘮人的光芒。

在這名老嫗面前,謝聽弦的臉色變得極為凝重,艱難道:「楚院長,能不能再給我一個星期時間?」

「你說呢?」

畫面中,瞎眼老嫗乾巴巴地說,她的嗓子像是被鋼刀刮過,無比沙啞、刺耳,「我承認,你看上的這個小子的確是個天才,可他變成了這幅樣子,你又何必繼續浪費時間?我們深海大學,是聯邦實力最強,底蘊最深厚的大學,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削尖了腦袋想進來,少了這一個『天才』,又有什麼大不了?倒是你,學校里還有好幾個項目,等著你回來主持,其中一個還是和軍方合作的大項目,關於最新型單兵突擊法寶的——倘若所有聯邦士兵都能採用我們大學設計的法寶,其中的價值,你應該知道的。」

「明白了,我今天就回來。」

謝聽弦的眉心皺成了一個疙瘩,關閉晶腦,猶豫半天,終於下定決心,對白大褂道,「顧醫生,如果李耀同學醒了,讓他第一時間聯繫我,這是我的靈鶴傳書號碼,多謝了。」

說完,深海大學煉器專家謝聽弦也走出了病房。

這一走,再也沒回來。

……

三個星期過去了。

丁鈴鐺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打得眼淚都流了下來,虎視眈眈地看著身邊的白大褂。

顧醫生額頭滲出冷汗,結結巴巴地說道:「不,不好意思,丁小姐,雖然你已經在醫院裡陪了他三個星期,雖然別人都走了,只有你還日夜不分地留在這裡,但我還是不能同意你的治療方案。」

「為什麼?」

丁鈴鐺十指交叉,指骨噼啪亂響,「反正你們這些保守治療方案屁用沒有,還不如讓我直接掀開醫療艙,把這小子拽出來,狠狠揍他一頓,說不定就把他給揍醒了,正所謂死馬當活馬醫嘛!」

「不,不行,真的不行,你別亂來,快來人啊!」

……

四個星期過去了。

腦域深處,李耀仍舊在不分晝夜地瘋狂修鍊,無比兇殘地吞噬著歐冶子的記憶。

經過上萬次的不斷重複,他已經將歐冶子淪為百鍊宗低級雜役的那段記憶全部分解、吞噬、消化、吸收!

特別是《一百零八手披風亂錘法》,一遍又一遍,練得爐火純青,比巨靈神都要純熟。

李耀甚至好幾次改變了歐冶子的記憶走向,在比斗之中將巨靈神狠狠地捶倒在地,轟得鼻青臉腫,好好出了一口惡氣。

幸好所有記憶碎片之間都是獨立的,對某一枚記憶碎片做出改變,並不會影響下一枚記憶碎片的走向。

在吞噬了全部「低級雜役」記憶之後,李耀仍不滿足,還想繼續吞噬歐冶子身為「打鐵雜役」的記憶。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神魂卻變得漸漸虛弱起來,有一種十分稀薄,隨時都要煙消雲散的感覺。

「不好,我在腦域深處沉迷了這麼久,不知道真實世界裡時間究竟過去了幾天,別是已經過了一個星期吧?」

李耀悚然一驚,神魂劇烈顫動,恍若幽深海底的一條怪魚,向頭頂依稀的光明衝去,猛地浮出海面。

終於,在三十三天之後的一個清晨,李耀在病床上微微睜開雙眼。

他醒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貼在額頭上的黃色符紙,李耀撅嘴一吹,符紙掀起。

他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巨大的玻璃罩中,玻璃罩內側密密麻麻鐫刻著上千道符文,在四周乳白色晶石的驅動下發出微弱的共鳴。

虛空中,蕩漾著一抹令人十分舒服的波動。

空氣中傳來了消毒藥劑的淡淡氣味,朝窗外望去,正是黎明來臨之前最黑暗的時刻,依稀有幾顆星星在幽冥中閃閃發亮。

李耀不知道自己究竟躺了多久,四肢空空蕩蕩,沒什麼力氣。

不過大腦卻十分充盈,神魂凝固成了實質,有一種堅不可摧的感覺。

就像是——

一扇大門被用力推開,腦域被擴展到了無邊無際的狀態,一個新世界正在李耀的腦域深處孕育,每一次悸動,都涌動著強橫無匹的力量!

再一次,李耀的五感變得十分敏銳,計算力飆升到極限,他回憶起了十幾年前瑣碎的往事,計算出了一道十分複雜的數列題目,也輕而易舉地聽到了病房外走廊上兩名小護士的竊竊私語。

「哎,你知不知道,躺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