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六十九章記憶之樹

第六十九章記憶之樹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5-04-19 13:59  字數:3547

李耀腦域最深處,記憶之海的無盡深淵中。.

一團由無數記憶碎片組成的巨大漩渦瘋狂旋轉,永無止境地撕扯著李耀的神魂!

「我叫歐冶明,終有一日,我會成為百鍊宗之主!」

「我歐冶明向十天八荒**四方所有神魔發誓,一定要將九大魔門諸多弟子,刀刀斬盡,個個殺絕,滿門上下,雞犬不留!」

「神劍驚鴻,戰刀屠蛟,長槍噬魂,我終於煉製出了這三件足以斬殺化神老怪的神兵利器!」

「歐冶前輩,歐冶子前輩,請為我煉製一件法寶吧,我願意支付十座浮空山作為報酬!」

「轟!」

恍恍惚惚間,李耀也不知這座巨大的記憶漩渦究竟旋轉了多久,忽然聽到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整個漩渦轟然炸裂。

竟然在他腦域深處,凝結成了一株大樹模樣的古怪東西。

這株「記憶之樹」,由數萬片晶瑩剔透的記憶碎片組成,每一枚記憶碎片上,都浮光掠影地涌動著一副無比清晰的畫面,記錄著歐冶子某一段時間的記憶!

從「樹冠」開始,是歐冶子初入百鍊宗,淪為低級雜役,慘遭巨靈神蹂躪的記憶。

隨著時間推移,記憶碎片逐漸向下延伸,逐漸變成歐冶子成為打鐵雜役,在打鐵房裡日夜錘鍊的記憶。

再往下,是歐冶子煉製低級飛劍的記憶。

再後來是魔道入侵,血戰四方的記憶。

直到「樹根」部位,就變成歐冶子成為百鍊宗之主,功成名就,威震諸世界的畫面。

所有的記憶碎片,被分成了涇渭分明的三種顏色。

最上方的早期記憶,從歐冶子入門,到升級成打鐵雜役,都是流光溢彩,明晃晃一片,顯得十分靈動。

而歐冶子在打鐵房充當打鐵雜役的記憶,沒有了流光溢彩,卻還是彩色的。

這兩部分記憶大約佔了所有記憶碎片的十分之一。

剩下十分之八的記憶,都是黑白兩色。

最後一部分記憶,完全隱沒在一團黑霧中,看不分明。

「這是什麼?」

李耀的意識漂浮在這株巨大的「記憶之樹」前面,訝異到了極點。

他沒想到歐冶子的全部人生,竟然會以這樣一種詭異的方式完全展現在他面前,任由他一覽無餘。

「我明白了……歐冶子雖然奪舍失敗,但是他的神魂何其堅固,當時並沒有煙消雲散,而是暗中潛伏在我的識海深處,等待合適的機會,再進行第二次奪舍!」

「只是不知為何,這頭變異巨目猿竟然對我發出一記強橫無匹的精神攻擊,直接洞穿我的腦域,將歐冶子的神魂徹底打散,變成無數枚『記憶碎片』!」

「是了,是了,這頭變異巨目猿智能極高,它被我斬掉腦袋,憤恨到了極點,用最後一絲生命力,積蓄了這道銳不可當的精神攻擊,顯然是想把我直接劈死,至少也把我劈成白痴!」

「沒想到,它卻劈中了歐冶子的神魂,等於是這兩個怪物兩敗俱傷,卻被我漁翁得利!」

「卻不知,這歐冶子的記憶碎片,應該如何運用?」

心中一動,李耀的意識漂浮到了記憶之樹的最上方,仔細搜索起來。

他很快就找到一塊記憶碎片,那一天,巨靈神正在傳授歐冶子《一百零八手披風亂錘法》的某一招。

李耀全神貫注,凝視記憶碎片。

忽然感覺意識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住,眼前一黑,再次出現在了百鍊宗的大校場上。

絲毫不差,正是記憶碎片所顯示的日子!

凶神惡煞的巨靈神就站在他面前,晃動著鐵錘大小的拳頭,咆哮道:「你們這班蠢豬,都給老子仔細聽好了,今天要教你們的是第四十七手,透心錘!這招的玄妙都在一個『透』字上,關鍵就一點,瞄準目標的身後!」

「比方說,你要攻擊的敵人站在離你半尺的地方,那麼你就要當他離你足足一尺,對準他身後發力,讓所有力量都透過他的身體轟出去,徹底貫穿他的五臟六腑!來來來,都仔細看著,我身上的每一條筋肉是怎麼活動的!」

李耀瞪大眼睛,仔仔細細地看著巨靈神演示。

「透心錘」是《一百零八手披風亂錘法》中比較複雜的招式之一。

上次在南柯一夢中浮光掠影地演練過幾次,等醒來之後早就忘了個一乾二淨。

今天能重新看一遍,李耀自然不會放過機會。

巨靈神紮起馬步,暴喝一聲,周身空氣都被震出一個巨大的人形,腳下碎石亂濺,雙腿深深插進花崗岩之中!

與此同時,周身肌肉如無數毒蛇亂竄亂跳,潮水般的力量湧向右臂,一拳搗出,空氣中傳來「啪啪啪啪啪啪啪」連續七聲爆響!

拳鋒過處,一連出現了七道空氣撕裂的圓形波紋!

「透心錘練到極致,就能撕裂空氣,發出爆響,我只能將空氣撕裂七次,而咱們宗門裡真正的高手,一拳轟出,能將空氣撕裂十七八次,力量甚至能透過巨大的山岩,將山岩內部都化作粉末!」

巨靈神得意洋洋地說,又把眼一瞪,沖李耀吼叫,「歐冶明,你過來,老子好好教教你!」

李耀心裡一跳,神念震蕩,不知怎麼,身子一輕,神魂居然從歐冶子身上竄了出來,化作一個半透明的人形,漂浮在半空中,看著「歐冶子」愁眉苦臉地走向巨靈神,慘遭蹂躪。

「原來如此,這塊記憶碎片已經徹底為我所用,我既能夠化身成歐冶子,親身經歷他的記憶場景,也能以旁觀者的身份,慢慢欣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