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三十一章 我不是鹹魚!

第三十一章 我不是鹹魚!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5-04-10 10:11  字數:4340

李耀心底暗叫一聲「糟糕」,心說自己怎麼能把四萬年前古修宗門的殘酷試煉拿出來當標準?

要知道,在南柯一夢中,百鍊宗每年都有數百名雜役因為承受不住折磨而命喪黃泉。

就這樣,百鍊宗已經算是名門正派里比較寬厚仁慈的了,換了嚴苛一些的宗派,每年死上幾千個門人,根本都不叫事兒。

至於魔門,更不用說,每一名強者的誕生,都伴隨著數萬弱者的犧牲。

古修時代,就是這麼殘忍。

「呃,孫老師,我又仔細看了一下,你這套地獄式死亡特訓果然非常地獄,非常死亡,非常恐怖啊,我好怕自己無法完成!」李耀言不由衷地說。

孫彪人老成精,哪裡會看不出李耀是在敷衍自己,心底勃然大怒,冷笑道:「好小子,別急著說大話,換上練功服,先做十組深蹲試試看?」

孫彪站起身,從修鍊場的角落裡積滿灰塵的地方,摸出一套款式十分老舊的修鍊服,朝李耀丟過來。

「深蹲?我喜歡!」李耀活動了一下身體,脫下校服,換上了滿是塵土氣息的老舊修鍊服,眼中放光,笑嘻嘻地說。

他現在怪力驚人,最不怕的就是深蹲、卧推之類的力量訓練,待會兒全力以赴,一定叫老頭子看得眼珠都凸出來!。

走到銹跡斑斑的深蹲架前,想了想,從幾乎銹成一團的杠鈴片里,又拽出兩片,狠狠砸進槓桿。

深蹲重量——三百公斤!

「兩百公斤實在太少,根本起不到鍛煉的作用,我平時都習慣用三百先熱熱身的,沒關係吧,孫老師?」李耀沖著老頭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齒。

「當然可以,不過我怕你等會後悔啊。」孫彪也是一笑,露出黃褐色的牙齒。

「只不過三百公斤,二十組都能一口氣做下來,有什麼可後悔的?」李耀沖掌心啐了一口唾沫,雙掌摩擦,熱得發燙,死死攥住槓桿,扛在堅實的背肌上,雙足驟然發力,往上一提,然後——

就感覺渾身一緊,原本寬鬆的練功服好似擁有生命,驟然收縮,化作一層堅韌的牛皮,把他完全裹住!

與此同時,一股絕強怪力驟然轟落,好似一座大山劈頭蓋腦砸了下來,一下子把他砸趴下!

「忘記告訴你了,小傢伙,這件修鍊服是我在十幾年前專門煉製的法寶,叫做『放棄』,擁有諸多神通,第一呢,就是能產生重力場,你穿上這件衣服,就好像穿上了一件幾百斤重的鎧甲,我看看,現在你身上的負重,有兩百公斤!」孫彪獰笑道。

兩百公斤重量,加上杠鈴本身的三百公斤,就是足足半噸,李耀猝不及防之下,當然是被壓得死死的。

「好卑鄙,不過,五,五百公斤也沒什麼了不起!」

李耀被壓得眼冒金星,他死死咬緊牙關,雙手硬撐,手臂上粗壯如蛇的青筋畢露,周身骨骼「咔咔」亂響,硬生生直起腰桿,重新攥住杠鈴,雙腿分開,腰胯下沉,又穩穩站起。

一個標準的深蹲動作,完成!

總負重,五百公斤!

「在南柯一夢中,我可是被『巨靈神』**了好幾十年,他的手段可比你這個死老頭子更狠辣百倍,這樣就想難住我,簡直做夢!」李耀心中嘶吼,再度深深蹲下,準備進行第二次深蹲。

忽然,就像是一道閃電直接劈進靈魂,李耀感覺周身七百二十個穴竅,同時湧入強大電流,電得他頭髮炸開,眼珠發白,慘叫一聲,再次躺倒在地,杠鈴重重撞擊在深蹲機上,發出「咣當」一聲,鐵鏽亂爆,塵土飛揚。

「這件『放棄』的第二種神通呢,就是會釋放出強大電流,短則三五秒一次,長則一兩分鐘一次,轟擊你的周身穴竅,刺激你的細胞強化,幫你洗髓伐筋,脫胎換骨,嘖嘖嘖嘖,這可是一般人夢寐以求的修鍊至寶,只不過會有一點『小小痛苦』,你還熬得住吧?」孫彪繼續笑眯眯地問。

「開,開玩笑,當,當然熬得住!」李耀嘴唇咬得稀爛,趴在地上喘了好半天氣,才艱難地爬起來,右手顫顫巍巍,無比艱難地向杠鈴摸去。

指尖還未觸及到杠鈴,欲仙欲死的痛苦再度襲來,這一次不是電流強襲,而是極端的炎熱!

就像是整個人都被丟進了火山口,在灼熱無比的岩漿中掙扎,皮膚都被燒化,血管里奔流的是沸騰的鐵水!

而下一秒鐘,灼熱感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凍徹骨髓的寒意,似乎連腦漿都凍成一坨冰塊,完全無法呼吸和思想!

極端炙熱和極端寒冷的感覺反覆交替了三次才逐漸消失,還不得李耀慘叫出聲,電流又一次轟入穴竅,撕裂身體,令他不可遏制地抽搐起來!

「這件『放棄』的最後一種神通,就是每隔一分鐘,都會產生極端炙熱和寒冷的幻象攻擊,放心,這是針對腦域最深處的精神秘法,都是虛幻,不會對身體造成一絲一毫傷害,反而能淬鍊精神力量,開拓腦域深度,有朝一日成為修真者,也能吸納更多靈能,修鍊速度都比別人快上許多。」

看李耀疼得滿地打滾的樣子,老頭子臉上閃過一絲失望,隨即自嘲地笑了笑,打了個哈欠,懶洋洋道:「好啦,玩夠了,脫下來吧,這件衣服不是為你準備的,只要你說『我放棄』三個字,它就會自動離體,不再折磨你了。」

「放棄?」

李耀在地上躺了半天,呼哧呼哧,喘得像是一條擱淺在岸邊的鯨魚。

終於,他像是一具生鏽的金屬傀儡,一寸一寸地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