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119章【張燁有如神,楹聯驚世

第119章【張燁有如神,楹聯驚世 (1/2)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3614

三分

張燁排名暫居第一

按照這個勢頭看,誰都知道張燁是有奪冠的希望的,參賽者們也坐不住了,輪到他們出題時,他們都把題目出的很難,有些人甚至都改變了當初的出題策略。路請搜索,網站!比如現在這個京城作協的人,他是1號決賽號牌的選手,也是選手中第一個出題的,他當初想的其實也是一個反聯,因為反聯難度比較大,如果別人真的都答不出來了,他能拿十分啊,這樣幾乎可以保證前五名了,但一看到張燁面對反聯簡直是輕鬆到連腦子都沒有動的地步,他也臨陣換上聯了

此上聯其實並不是他原創的,而是跟一個大師請教的,所以本來沒打算用,怕被人說有作弊的嫌疑,可如今張燁勢頭太猛了,他不用也不行了

1號參賽者出題道:「水水山山處處明明秀秀」

這個上聯在行話講,叫疊字復字的楹聯,難度一般,算比較低的。

大雷眼睛一亮,這聯他對的出來,一琢磨捋順了一下語言剛要開口,可就是他思考的這一秒鐘時間,就被張燁搶先了。

張燁微笑,「晴晴雨雨時時好好奇奇。」

三個評委若有所思,這一次並沒有直接給通過。

很多參賽者也都看出貓膩了,這個上聯沒有那麼簡單

大雷也是,在張燁說出後他也想到了一個下聯,可再一琢磨,他那個下聯不合適,對不上

有陷阱啊

裡面有陷阱

1號參賽者瞧得張燁上當了,哈哈一笑,「不好意思啊張燁老師,我這上聯可是能倒著念的,疊字聯外也是個反聯,秀秀明明處處山山水水。」

張燁一笑,「巧了,我這聯也能倒著念,奇奇好好時時雨雨晴晴」

1號參賽者怔了怔,「我的上聯是踩花格,還可以循環反覆,水處明,山處秀,水山處處明秀」

張燁笑道:「真巧,我的聯也是踩花格,也可以循環反覆,晴時好,雨時奇,晴雨時時好奇」這是他那個世界,滬杭之間流行了一個對聯,據傳應該是黃文中寫的,不過這個世界裡,下聯顯然失傳了。

1號參賽者聞言,差點吐出一口老血,感覺有種受了極大內傷的感覺,這麼短的時間,不,幾乎是一瞬間的時間,你就把這個上聯的所有變化都給解開看透了?還想出了如此完美的下聯?

你妹啊

你丫神仙附體了吧你

現場一片片吸氣聲不絕於耳

三個評委一按按鈕,滴,全票通過

2號參賽者是個文聯的會員,他也不信邪了,出題道:「無山得似巫山好。」這是個異字同音的對聯,非常難

有人剛要試著對一對。

張燁就給了下聯,「何水能如河水清」

第二評委的小老太太忍不住叫道:「好聯」作為評委,她其實不應該出聲的,但是作為楹聯文化的愛好者,她不得不拍案叫絕無山……巫山?何水……河水她看向張燁的目光透著一陣驚喜

下面的人又換套路了,來了個不常見的歇後聯,「烏鴉飛入鷺鷥群,雪裡送炭。」

又是張燁當即對出下聯,「鳳凰立在鴛鴦畔,錦上添花」

那人:「……」然後心服口服地對張燁豎了個大拇指,一句話也不說了。

張燁得分越來越多,此刻,好像已經不是什麼選手們的楹聯大賽了,而變成了張燁一人單挑所有人的比賽

輪到第五號參賽者了,這人也是京城作協的,說題之前,他還跟大雷對了一個眼色,這人在之前其實和大雷碰過題目了,他已經將答案告訴了大雷,就是為了讓大雷奪冠,小小做了個埋伏。大雷也心領神會,只要他說出題目後,大雷肯定會搶答,這次絕對不會讓張燁拿到分數了。而且這還是個難得一見的謎語聯,有的謎語聯的難度,那是要比反聯還要大的

「一口能吞二泉三江四海五湖水」那人自信道。

結果大雷剛一張嘴,張燁卻比他快了一步,「孤膽敢入十方百姓千家萬戶門」謎底是熱水瓶,他對的恰到好處

大雷臉沉了下來

其他參賽者也都面面相覷

「白蛇過江,頭頂一輪紅日。」又是個謎語聯,有人叫板張燁,說完就看著他。

張燁當下對道:「青龍掛壁,身披萬點金星」

「天為棋盤,星為子,何人能下?」又有人不服地望向張燁。

張燁輕笑,「地作琵琶,路作弦,哪個敢彈?」

又有人黑著臉出題,「風起大寒霜降屋前成小雪」

張燁也對了個六節氣,「日照端午清明水底見重陽」

一女同志道:「北雁南飛雙翅東西分上下」

張燁對,「前車後轍兩輪左右走高低」

一個中年人道:「老鴉踏斷老椏枝,鴉飛枝落」

張燁手指頭敲敲桌子,「仙鶴歸來仙壑澗,鶴唳澗鳴」

再次是一長串的斗聯張燁依舊是張口就答,沒有半分猶豫就將十個上聯全部答出來了

女主持人看得都險些叫好

男主持人已經拿著話筒目瞪口呆了

終於輪到京城作協的鄭安邦出題了,他眉毛一挑,還真不信這個張燁能有三頭六臂,於是乎出題道:「樹已半尋休縱斧。」

張燁一抬眼,語出驚人,「果然一點不相於」

怎麼對出這個了?

沒對上姓張的終於失手了啊

鄭安邦呵呵一笑,「你這叫對聯么,什麼水平啊?」

一個上聯和一個下聯根本沒有半毛錢關係,意思都完全不一樣,可張燁竟然臉不紅心不跳地說出來了?

「這什麼聯?」場下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