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78章【台領導氣暈過去一個!】

第78章【台領導氣暈過去一個!】 (1/2)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4088

詩念完了!

拿著獎盃的張燁一刻都沒有多留,徑直下了後台,只留下了一個背影和一片嘩然的上千名觀眾嘉賓和評委!

我靠!

這是什麼現代詩啊!

莫非你的意思是你們京城廣播電台是死水?電台領導是醜惡?不,根本就不用莫非最打頭了,他分明就是這個意思啊!這種詩並不是有些朦朧詩,《死水》是非常淺顯易懂的,沒錯,就是罵人的!

「我了個大去!」

「這也太霸氣十足了?」

「這人瘋了啊?怎麼這麼說?」

「他不是說要感謝單位感謝領導的嗎?」

「是啊,我也信以為真了啊,哈哈,這下熱鬧大了!」

「雖然不直播,但這也是銀話筒頒獎啊,他確定這麼說不會有問題嗎?這樣真的可以嗎?這是把他領導給得罪死了啊,台長?他感言里還提了個賈副台長是吧?這都點名道姓了啊,哎呦我去,今天可真是沒白來啊,我們單位就十個門票名額讓我給搶到一個,真是搶對了,這麼豪氣萬千的現代詩平時哪裡有機會聽到啊,這詩也真是經典,詛咒的太狠了!」

「電視電台系統里還有這等狠人啊?」

「張燁?我記住這個名字了,哈哈,牛掰呀!」

「我必須道歉啊,我還罵張燁是馬屁精呢,沒想到是這麼個『感謝』!」

這是觀眾和看客的視角,因為和他們沒什麼直接利益關係,所以大家都本著一個看熱鬧的心態。路請搜索,或者直接輸入看

但有些人就不太一樣了。

周大姐聽得下巴差點掉了,然後猛地一拍腦門大聲道:「我就說了吧!我就說了吧!感謝個屁的領導和單位啊!這壓根不是小張會說出來的話!他哪裡是趨炎附勢的性格啊!你們看看!讓我說中了吧!」

趙國洲:「……」他已經不會說話了。

田彬和他媳婦兒也蒙了,剛在張燁要感謝感言的時候,他們還以為張燁是在和領導妥協,是懂得退讓和忍讓了,可下一刻張燁就念了那麼一詩,他們怎麼也想不懂,張燁是哪兒來的膽子啊!

小芳急得直跺腳,「這可怎麼辦啊!張老師可闖大禍了!」

「何止闖了大禍?」王小美道:「小張這次是得罪太多人了!」

孫阿姨低聲道:「不過罵得真解氣啊!小張的其他詩說實話我一直都看不懂,什麼《飛鳥與魚》啊,什麼《海燕》啊,我也沒這個文化素養,但是今天這《死水》我真的聽懂了,寫的真好啊,罵的真是酣暢淋漓啊,多扔些破銅爛鐵?潑你的剩菜殘羹?小張肯定是對台里失望透頂了,這裡對他來說確實是一片死水!」

老編輯哭笑不得,「那也不能這麼說啊,這是什麼場合?金話筒頒獎啊,在場有業內最頂尖的前輩老師,有天后,有其他電台電視台的工作人員,還有很多不是圈子裡的觀眾,小張是罵過癮了,可之後怎麼辦啊?他還想不想跟台里幹了?頒獎鬧了烏龍將錯就錯,這時候就問題不小了,額外提名獲獎?這再次已經是史無前例的事情了!好嘛,獲獎感言上還拿著話筒當眾把單位和領導給罵了?這都不是史無前例了你們知道嗎?後人也不可能會有了!只此一例啊!」

是的,這事兒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老編輯就敢打這個保票,因為換了第二個人,絕對干不出這種事!

小芳苦笑道:「張老師一直都這個脾氣。」

周大姐道:「說的是啊,也就是小張敢這麼干,有時候倒真挺羨慕他的,也越來越喜歡這小夥子了,直來直去,不爽就罵,跟這種人相處心裡舒坦,永遠也不會擔心他算計你,小張什麼事都擺在明面上,不跟你暗地裡使壞。」

老編輯無語道:「你是舒坦,可有人不舒坦了。」

……

胡飛就是不舒坦人中的其中之一,聽完張燁那詩,胡飛就險些暈過去,他可在幾分鐘前還跟身旁的頻道總監替張燁吹噓呢,也是強烈推薦張燁去他的新欄目,沒想幾分鐘後張燁竟來了這麼一手!

總監瞥瞥他,「胡老師,這就是你推薦的人?」

胡飛咳嗽了一聲,給張燁說話道:「他的脾氣咱們先不說,單說這詩,絕對是沒有任何瑕疵的,是真正的純文學。」

總監也失笑了一聲,「你倒是能給他往回圓,純文學不純文學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是個刺頭!」

胡飛道:「有才華的人總是有些性格的。」

總監道:「可他的性格也太火爆了,也就是銀話筒獎是終身將,沒有取消撤銷這一說,不然就憑他這一感言的現代詩,就能給他獎項撤掉,而且京城廣播電台也屬於咱們京城電視台序列,早就合并了,他罵他們電台,不是也變相把咱們給捎帶進去了嗎?老胡啊,你這個推薦的人選我還是再考慮考慮吧,我敢跟你肯定,這件事後張燁確實可能會在電視台電台系統里人盡皆知,有人可能也會讚賞他敢說話,但更多的卻是遭到排擠,行內幾乎沒有人敢錄用他了,說是封殺也差不多意思吧,呵呵,誰敢要一個管不住的定時炸彈啊,關鍵時刻給你來這麼一下,誰也受不了!」

胡飛堅定道:「就算是個刺頭,我也想讓他來,它的文學素養絕對不能被埋沒,那樣就太可惜了!」

……

幾個評委那裡。

章遠棋眼帶笑容地望著張燁離開的地方,沒有表評價。

年輕評委一陣無言,末了道:「這詩……真夠可以的。」猶豫了些許也沒敢說得太重,他知道張燁是章遠棋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