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56章【一首接著一首!】

第56章【一首接著一首!】 (1/2)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3491

十二點整。路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禮堂正式接通直播。

舞台上布置的紅紅火火,鮮花地毯,俊男美女的主持陣容,嗯,可惜就是只有現場廣播台的員工和家屬那三四百人可以看到,收音機前的聽眾是欣賞不到的,他們只能聽到聲音。

「聽眾朋友們,大家好!」

「我是主持人張火,這是我的搭檔孫夢潔。」

「中秋佳節人團圓,歡迎聽眾們收聽今天由新聞頻率、文藝頻率和音樂頻率為您現場直播的中秋詩會!」

兩個主持人都是新聞台的明星主持,也是台里公認的兩把好手,說話很穩,很少出差錯,讓他們負責這次大會也看得出台里的重視。說了幾句開場白後,兩個主持人就開始介紹今天的嘉賓了。

「讓我們歡迎京城教育局副局長陳昆!」

「還有京城作協副主席孟東國孟老師!」

「著名詩人大雷!」

「著名童話作家小紅蘑菇……」

每一個介紹後,底下眾人都響起掌聲。

介紹完畢,主持人張火喜氣盈盈地朗聲道:「在詩會開始前,先有請我們作協的幾位老師上台為大家朗誦一詩做開場,也祝收音機前的聽眾朋友們合家美滿,心想事成,團團圓圓!」

開場的詩朗誦節目顯然是準備好的。

孟東國先一個上了台,淡淡朗誦道:「歲歲中秋而少\u6

1ooo

7o9共度,今償之,喜,存念。」

這個序一出,在場所有人就都知道他們要念什麼詩助興了,當然,除了張燁一個人,可能現場就他沒聽過這詩了。

大雷上台,「攬鏡擁雙月。」

鄭安邦登台,「挽枝繞清幽。」

一個張燁不認識的作協的小老頭是第三個接的,「一樹西香起。」

最後一句,又是孟東國接了回來,壓軸收了尾,「盈盈滿堂秋。」

所有人都掌聲熱烈,張燁聽了,也一起拍上手,這詩不錯,真的不錯。

這一是這個世界著名詩人馬睿弘的《賀佳時》,因為有個典故,所以讓這詩名揚四海,一直都是中秋佳節的必點項目,也就是張燁不是完全意義的這個世界的人,逐而不知道罷了,其他沒有人不知這《賀佳時》的,大街小巷,男女老少,隨便拉出一個人來都能背誦出來。嗯,舉個例子來說,可能就相當於張燁那邊的「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一個感覺。

張燁早沒有了小看天下英雄的意思,這個世界一樣有很多能人前輩。

詩念完,京城教育局副局長陳昆走上主席台致言詞,隨後,賈副台長也登台言了,代表京城廣播電台的全體員工祝大家中秋快樂。

一陣墨跡,正題姍姍來遲。

女主持人孫夢潔掛著燦爛的笑容,「謝謝領導們的致辭,下面就是詩會大賽的環節了,我說一下規則,不管場內作協老師們的詩詞也好,還是場外聽眾朋友們表在我們官方中秋詩會網站評選的歌賦也罷,只要有喜歡的詩,每人都可以投出三票給你喜歡的作品,我們今天也請來了城東區公證處的公證人員,我們會統計出投票前三名,所以請大家珍惜手裡的每一張票。」

張火笑道:「那就有請第一位老師?」

作協來了十幾個人,對視一眼後,還是\u5b5

1ooo

f東國走上來了,「呵呵,沒人上,那就我第一個來吧,我的是一詩。」握住了話筒,孟東國穩了穩心神,輕輕吐字道:「詩名——《中秋雨夜有思》。」

「花繁複花謝,月圓嘆月缺。」

「朝朝期春駐,暮暮辭華妍。」

「濃做並蒂開,疏從秋聲別。」

「支枕聽奔雷,風雨憶離夜。」

大雷第一個拍手叫好,「好詩!」

另個作協的青年道:「孟主席越來越精湛了!」

沈安邦也重重點頭,「寫得好,現在太多團圓的中秋詩了,這詩卻反其道而行之,寫了離別,缺憾,唏噓,看似並不是人團圓家團圓的景象,有些不應景,但也正是因為沒有團圓,才更加讓人感慨和珍惜團圓的美好,這是從另一個角度寫中秋啊,這個億離夜寫絕了,唉,我這詩都不好意思拿出來嘍。」

小紅蘑菇笑盈盈道:「老沈,就別跟他們比了,咱倆可都是寫小說的,跟他們比詩詞歌賦那還不得氣死?」

沈安邦哈哈一笑,「也是。」

兩個主持人也在台上捧了幾句,也是在話里給聽眾介紹,因為聽眾畢竟看不到,「這是我們京城作協副主席,京城詩壇的領軍人物孟東國孟老師的新作品,唉,聽得我都如痴如醉了。」

孟東國玩笑道:「還不至於,呵呵,不過聽眾朋友們如果覺得好,記得給我投票啊,我今天是帶著壓力來的,萬一的票太低我可沒臉回去嘍,所以必須得拉一拉票。」

張火道:「孟主席太謙虛了。」

「是啊。」孫夢潔道:「我看這詩有冠軍相。」

「這才第一詩啊?」張火假意道。

「呵呵,張火,要不然咱倆打個賭啊?我猜這就是第一了。」孫夢潔一來是給孟東國面子,二來,這詩也是真心很妙。

張火道:「好啊,賭就賭,那我\

22o4

u2o26…我也賭這詩會拿冠軍!」

見倆人耍寶,底下眾人都哈哈笑了,其實很多人都是認同的,孟東國就是專業搞這個的,他寫詩能差得了嗎?功力就在那裡擺著,而且孟東國身份在這兒,那可是作協的領導,名氣跟京城不小,是老資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