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51章【小張同志又被罵了!】

第51章【小張同志又被罵了!】 (1/2)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3690

星空漫漫。請搜索,或者直接輸入看

夜裡十一點了。

吃飽飯,天后章遠棋單手抱著胸口靠在床頭拿手機郵件,可能是在工作,一臉的嚴肅低沉,根本沒搭理張燁的意思。

卸磨殺驢啊!

吃飽了就把哥們兒忘了?

張燁也知道她貴人多忙,沒打擾,也沒底氣打擾,人家章遠棋可是已經站在了國內娛樂圈最頂端的人物了,而張燁才是個初出茅廬的小人物,他現在連明星都算不上,頂多叫個公眾人物而已,一天一地差了太遠,張燁也有這個自知之明,對於前輩,他都是非常尊重的。

打開電腦,他也干起他自己的事兒了,當看到自己微博的時候,張燁忽然一呆,咦,自己這條微博怎麼這麼高的轉啊?一看才知道,是《飛鳥與魚》的微博,記得當初表的時候轉也不少,可頂多是兩三千吧?現在這詩的微薄突然變成了八千多的轉,一下子翻了三倍!驚奇了片刻張燁就沒當回事了,想他那個世界,《飛鳥與魚》在網路上的點擊率可是過一個億的,有幾個人沒看過啊?所以現在小小爆一下也是情理之中,好詩是埋沒不了的,至於原因,張燁分析是多方面帶動起來的,《鬼吹燈》啊,童話故事啊,其他詩句啊,隨著知道他的人漸漸增多,大家也多少會關注一下他的其他作品,繼而將張燁的作品整體帶動起了些許!

「好詩!」

「我今天才知道這詩!」

「這麼高轉?我先看看。」

「經典啊,這個張燁是誰啊?」

「你們才看啊?都上個月的詩了,這詩還救了一條人命的,特別有傳奇色彩!」

張燁美滋滋地瀏覽著大家的評價,基本都是正面的,他看的也津津有味,可突然,一個評論出來了!

孟東國。

認證:京城作協副主席,詩人,作家。

是個大V,粉絲數量竟然有三百多萬人!

只見孟東國的認證微博公然質疑道:「我不知道跟風為什麼這麼流行,看的人多,評論的人多,這就是好詩了?有傳奇色彩?救了人命?一詩的價值是他文學上的東西,而並非什麼其他故事和典故的附加價值,我在這詩里沒有看到什麼文學性的東西,我看到的只有無病呻吟,口水漫天,這也叫現代詩?這也叫文學?還有該作者《一代人》這詩,詩句我不評價,但這個題我怎麼看怎麼變扭,一個二十齣頭的孩子,用一代人?這應該是我們的用詞吧?你還沒長大,還有很多的路要走,還沒有能力看透你這一代人,所以也不要惘然寫這種詩,招人笑話!」

有人不愛聽了。

「不會啊?我覺得很好啊!」

「年輕人怎麼了?年輕人就不能寫詩了?」

「真好笑,一句『你還年輕什麼都不懂』就把別人所有東西全盤否定了?還京城作協副主席呢?」

但也有更多的人加入了質疑的行列。

其中有很多京城作協的作家跟詩人,全有認證。

言情作家鄭安邦評論道:「孟副主席都出來了?其實我也早就看不下去了,這詩現在很火,可我看了很多遍都沒搞清楚好在哪裡!」

兒童作家小紅蘑菇評價:「張燁的詩不能說不好,但也一般\u8o

1ooo

oc已,實在配不上這個關注度!」

京城著名詩人,筆名大雷表道:「一塌糊塗!狗屁不通!這叫什麼詩?《海燕》你想表達什麼?你以為這還是舊社會啊?就算是你要表達那時候的一種反抗和無謂,你才多大歲數?你知道舊社會什麼樣子嗎?你全靠著幻想寫詩?那能有文學性才怪!頂多是一時間的嘩眾取寵!追捧你的人也是,全都怎麼了?還有沒有一點對藝術的欣賞了?我真是太納悶了!」

驀然間,五六個作家詩人炮轟張燁!

電腦前的張燁不禁罵了一句,「我靠!你們丫是猴子請來的救兵啊?都哪裡冒出來的?我招你們惹你們了?」

章遠棋不知什麼時候已然走到了張燁的身後,抱著肩膀板著臉,一眨不眨地看著他電腦屏幕,「他們都罵誰呢?」

「罵我呢啊。」張燁氣道。

章遠棋眼皮一跳,「孟東國?京城作協的領導?這人在業內還是有一點名氣的吧?還有小紅蘑菇?她是那個寫童話的吧?大雷?他的詩我也看過一篇,他在國內排不上號,但在京城還是有名的。」文學圈子近年來也越來越併入了娛樂圈,快分不開了,章遠棋作為圈子裡的一線大姐,對這些也算了解,對他們的評價很客觀,當然了,這也就是章遠棋有資格這麼說,換了其他人哪裡敢評價誰誰在國內排不上號啊,「這麼多京城的詩人作家,他們幹嘛一起罵你?你很有名嗎?」

張燁還鬱悶呢,「我有什麼名啊,我就寫過幾詩,誰知道他們抽什麼風了非來罵我,我的詩有問題?可笑不可笑啊!」

章遠棋聞言,第一次正眼看了他,「你還會寫詩?」

「那當然了,《飛鳥與魚》聽過沒?」

「……沒有。」

「《一代人》呢?」

「……沒聽過。」

「好吧當我什麼也沒說!」

\u3o

295f

oo章遠棋似乎有點感興趣,面無表情地努努下巴,「你去坐茶几上。」家裡就一把椅子,張燁一起身,章遠棋就坐下了。

張燁已經沒工夫計較這個了,「欺人太甚!」

章遠棋許是忙完了工作,也就多跟張燁說了兩句,「凡事有因必有果,你去看看第一個質疑你的孟東國的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