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24章【再送一首詩!】

第24章【再送一首詩!】 (1/1)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2687

張燁坐在電腦前看了半天網路上對自己的褒獎之聲,上午十點多的時候,文藝廣播樓道外傳來吵鬧的聲響,動靜不小!

「讓我們進去!我找張燁老師!」

「這裡是辦公區,非工作人員禁止入內!」

「我們說幾句話就走,絕對不給你們添麻煩!」

「那也不行啊,你們先去前台等一下,登記預約再說!」

推推搡搡下,一男一女擠了進來,一個保安在那邊攔著,也沒攔住他們,不少人都看了過來。路請搜索,網站!旁邊會議室可能剛有個小會散了,正好路過這邊的音樂頻率和交通頻率的工作人員也紛紛駐足,不知道出什麼事了。末了,趙國洲都被驚動了,從自己辦公室里探頭走出來。

「怎麼回事?」趙國洲擰著眉心。

「他們非闖進來!說了也不聽!」保安解釋道。

「我們找張燁老師!讓我們見一面就行!就見一面!」倆男女喊著。

張燁見狀,不得不放下手裡的工作站起,擠開人群道:「我就是張燁,你們是?」

男子歲數不大,估計跟張燁同齡,聽張燁承認身份後,他猛然激動了起來,上去一把就死死握住了張燁的手,「張老師!謝謝!謝謝!您是小麗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謝謝您了!謝謝您了!」說著,眼淚竟然從他眼眶裡奪目而出,男兒有淚不輕彈,這一幕著實古怪。

張燁沒明白,「什麼救命恩人?」

旁邊那文文靜靜的女孩兒見男友哭了,她也落下了眼淚,「張老師,我是小麗,昨天要不是您的兩詩,我可能就……」

眾人方是頓悟!

張燁也搞懂了,「是你啊,這就是你說的男朋友吧?快別哭了,都快別哭了!」

男子的眼淚中帶著悔恨,「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要不是您勸住了小麗,我們現在早天人永隔了!您是我們一家子的恩人!」

小麗忽然翻開書包,從裡面掏出一面長長的紅色錦旗,「這是我父母連夜找人做的。」她男友飛快上去一步,和她一起拉開!

刷!

錦旗攤開在眾人面前!

——《一言之恩,銘記終生》!

然後,小兩口立正站好,深深給張燁鞠了一躬!

此情此景,張燁也觸動很大,忙扶起他們倆,「瞧還弄得這麼麻煩,其實真不用的,真不用,我也沒做什麼,只要你們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就好,呵呵,現在不吵架了吧?都商量好了?」

男子一咬嘴唇,「我想好了,我不出國了!」

小麗大驚,「不行!你父母都幫你安排好了!」

「誰規定非得出國留學才能事業有成?在國內展也一樣,我父母那裡我會跟他們解釋的,他們不同意也沒關係,我會說服他們,我留下來陪你,等你畢業咱們就結婚!」男子堅定道。

可小麗卻更加堅毅,「絕對不行!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現在已經想通了,我等著你,多久我都等著!」

「小麗!」男子眼眶又紅了!

小麗輕輕抱住他,「只要你好,我怎麼都行!」

辦公室的眾人見到這一刻,很多人自內心地給他們鼓起了掌,愛情的力量,總是能感染人心。

「這多好啊。」張燁笑道。

趙國洲也道:「以後好好的,可別做傻事了啊。」

小麗不好意思道:「不會了,只要他過得好我什麼都無所謂,我不會讓他再擔心了。」

忽然有人提議,「小張老師再送他們一詩吧。」

「對啊對啊。」助理小芳道:「讓張老師再送你們一詩。」

趙國洲也覺得有意思,「這個提議不錯,到時候你們結婚的時候可得叫小張老師去啊,當你們的證婚人。」

小麗受寵若驚道:「這怎麼好意思,張老師字若千金,已經送過我兩詩了,我哪敢再奢求!」

張燁摸了摸鼻子,領導都話了,他不能不給啊,道:「那行吧,我想一想。」

京華時報都高度評價並且刊登了張燁的現代詩,已經證明了他的藝術水平,現在一聽張燁又要作詩了,不少人都湊著耳朵圍了上來。外面有一些其他部門的工作人員一看,也腆著臉湊鬧熱來了!

「別擋著。」

「往那邊一點,看不見了。」

「陳姐快來聽聽,又有詩了。」

「什麼詩?誰有詩了?」

「就是文藝頻率上京華時報的那個啊,那詩現在跟網上也挺火的。」

「《飛鳥與魚》的作者?喲,那得聽聽,等我進去。」

偌大的辦公區湧進了不少人,近百道目光盯著張燁!

小麗和他男友也非常期待,眼神都不捨得眨一下了!

張燁也沒想場面這麼大,見眾人都眼巴巴地望著自己,他更謹慎了,要是說的不好可丟人啊,嗯,說哪詩呢?哪詩合適呢?張燁回憶了片刻,只要你好我怎麼都行?有了!他慢慢吐出話道:「小麗,你剛才的一句話我覺得挺好,就用你的話做基礎我送你們一詩吧。」

屋裡靜了一片!

張燁緩了口氣,朗誦起來。

「時光如水,總是無言。」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趙國洲當下叫好,「好詩!」

她男友聽了,當即便匆忙拿紙筆記下,生怕給忘了!

小麗沒有動,反而閉上了眼睛,似乎陶醉在了這詩中,不多時,她再次對張燁深深鞠躬下去,「謝謝您!您一輩子都是我的老師!」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有一個女工作人員聽得眼中掠上了霧氣,也不知生出了什麼懷念和感動。

王小美和小芳他們也自言自語地念了幾句,再看向張燁的眼神又有些不一樣了,對這詩,女人的感觸可能更多一些,寫的太細膩了,簡簡單單的兩個句子,裡面溢出的情懷卻勝過了千言萬語。很難想像這詩跟《飛鳥與魚》是一個男同胞創作出來的,偏生還是現場即興創作的!

這是何等的文采!

張燁一詩再次讓眾人五體投地!

就連不遠處的田彬也沒法說出什麼了,如果說之前大家覺得在電台里送給小麗的兩詩張燁不是現場創作而是早就寫好的,很多人不相信他有這個文采,但今天這一臨時臨景的詩可以說粉碎了很多人的質疑!

其實這幾句小詩在張燁以前的世界非常出名,網路上都傳遍了,尤其最後一句話,出處和原作者都眾說紛紜,有說是林徽因的,有說是林徽因她爸的,有說是網路上最先出現的,還有《甄嬛傳》里也補了一句。跟《飛鳥與魚》差不多,張燁就當它們是前人的集體創作了,反正到了這個世界誰都沒聽過誰都不知道,這些就是他一個人的詩,一點爭議也沒有了!

他說是他的?

她說是她爸的?

他再說是她三姨的?

嗨,多麻煩多累呀,做好事兒做到底,張燁乾脆給統一了吧——這詩就是我的。不用謝了,請叫我雷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