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23章【小小出名了一把!】

第23章【小小出名了一把!】 (1/1)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2901

第二天下樓上班,走到地鐵站西邊的報亭時張燁過去問了問報紙,「京華時報來了嗎?多少錢?」

「一塊。。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老闆機械化道。

張燁掏錢,「給我來一份。」

老闆收錢遞報,「好的,你拿好。」

窮的叮噹響的張燁對這一塊錢十分肉疼,但沒辦法,該花的錢他肯定得花,隨後翻開版面一頁頁看起來。等他走上地鐵擠在1o號線的時候,終於眼睛一閃,喜聞樂見地翻到了中間一頁,自己的大名在文章中赫然其上,尤其這個標題特別吸引人——《兩詩救下一條人命》!

昨晚,京城廣播電台文藝廣播《話說天下》感情專欄與聽眾互動節目里,一名女大學生因為男友即將遠去紐約求學而準備選擇在節目直播中輕生,節目主播王小美極力勸阻,但效果甚微,最終是節目嘉賓、文藝廣播《深夜鬼故事》的播音主持人張燁老師用了兩詩挽救了女孩的生命!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一代人》。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站在你門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飛鳥與魚的距離,一個翱翔天際,一個卻深潛海底——《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又名《飛鳥與魚》。

以上是兩詩的原文。

據悉,兩詩都是張燁老師現場創作的,本報記者深夜也通過電話採訪的方式聯繫過張老師,雖然是在電話中,卻也不禁被張燁老師的文采所折服。

啊?

被我文采折服?

張燁有些臉紅,電話中都把人家記者當成推銷火腿腸的了,表現出了屁的文采呀!

報導還沒完:這裡還不得不提到一個插曲,凌晨,編輯部幾個人趕稿,看到這兩作品後無不動容,立即做出了對兩詩的解析和評論,但交給嚴副總編輯審核時,副總編卻沒讓我們稿,看了詩,他的原話是這樣的:「賞析分析之類的都刪掉吧,不要用以前的常規方式撰稿了,《飛鳥與魚》,這是一能瞬間打進人內心的現代詩,不需要解析,而另一《一代人》,裡面的力量也是無法用語言解析的,這是一偉大的現代詩,不管作者是不是詩壇的新人,這詩都只能用偉大來形容,或許原作者的名氣和在當今時代的客觀背景下,現如今還不足以讓這詩名噪天下,但我相信,時間會證明很多事的,或許幾年以後,或許幾十年以後,或許幾百年以後,後人都會記得一詩,記得一個人——張燁與他的《一代人》。是我們這一代人,是他們這一代人,也是後人那一代人。

評價真高啊,張燁心都飄起來了。

……

單位。

「早。」張燁進了辦公區。

助理小芳第一個迎了上來,笑得露出小虎牙,「張老師您來的正好,我們正說京華時報上的新聞呢,您看了嗎?」

張燁笑笑,「我也剛看了。」

小芳咯咯笑,「大家之前還聊呢,你可是咱們文藝廣播里這些年第一個上京華時報的。」她替張燁高興,「這可是京華時報啊,雖然局限在京城地區,但行量可是幾十萬份呢,一般人可沒這個待遇!」

《老少故事會》的老主播馮老師也看過來,高度評價道:「小張老師,昨天夜裡我又聽了一次重播,把兩詩翻來覆去地咀嚼了一遍,唉,後生可畏啊,我也馬上退休了,以後台里就靠你們這些年輕人嘍。」

張燁趕快道:「可沒您說的那麼言重,我這文學素養還差得遠,我來台里的第一天就是抱著學習態度來的,今後也是,還得各位老師多多指點。」

田彬和李四這時來上班了。

張燁也瞅到了他,只見田彬眼中有些暴戾的神色,妒恨交加的感覺,不理張燁,自己坐回了辦公桌。被張燁搶了《深夜鬼故事》的主播位子,田彬現在已經是帶班dJ了,平時根本沒有工作做,只能誰那裡有缺就補上一次,三五天也不見得能上一次節目,他不窩火才怪。

倒是李四今天的態度跟以往完全不同,看得出他本來也沒想說話的,但不知怎麼想的,剛要轉身的李四腳步又頓了一頓,「……張老師,早。」

張燁看看他,「哦,早。」

李四跟他點了下腦袋,這才歸位,有點服軟並且審時度勢的意思。

聞得如此,田彬臉色更差勁了,他人緣本身就一般,以前也沒少在背後嚼人舌頭,怪不得今天的眾叛親離。

後面,台里的風雲人物王小美也到單位了,她還是沒往張燁那裡看,但是跟幾個老同志和關係不錯的朋友打過招呼後,卻意外地跟張燁說了句,「張老師,我節目的讀者來信有不少是給你的,一會兒你找助理拿一下。」雖說態度看上去沒什麼變化,可要知道的是,王小美以前在私下裡可是從沒有叫過張燁「張老師」這稱呼的,一個稱呼的區別,明顯帶上了一份潛意識的認同。

二十分鐘後,張燁拿到了《話說天下》關於自己的聽眾來信,在網路橫行的時代,這個世界跟張燁那個世界一樣,紙質信件的通信方式已經很少有人用了,但張燁還是一直認為,這種寫在紙張上的文字形式要更真實,更有力度。

「張燁老師您好,我聽了昨天這期節目,我也是做父母的,別的話不多說了,我替那孩子的父母謝謝你。」

一共三十七封信,聽眾的反饋大都很正面。

張燁又翻看了《深夜鬼事故》的官方郵箱,將聽眾來信全部讀了一遍,又到了京城廣播電台的網站看了看留言,忽然看到了一個鏈接,他點開一瞧,他那《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被到了一家大型論壇上!

點擊七十五萬!

回復竟有三千多條!

「這詩太讓人感動了!」

「這麼多點擊了?這是要火的節奏啊!」

「網上也火了嗎?我早上剛在京華時報上看了這詩,真心厲害,不過我還是更喜歡《一代人》。」

「我是網站文學版塊的版主,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文學愛好者,一直喜歡現代詩,也特別愛寫這個,從來自認為自己寫的很好,也在文學版塊表過不少現代詩,可今天看了張燁老師的兩詩,我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這才是真正的現代詩,我寫的東西其實什麼也不是!」

有稱讚,當然也有質疑。

「什麼破詩啊,也就一般般。」

「是啊,太腦殘了,一會兒最遠的距離是這個,一會兒最遠的距離又是那個,有沒有準譜啊!」

任何東西即便做到最好也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張燁心知這個道理,登6賬號披上了一個馬甲表評論了,他這人沒別的優點,就是心態比較好,人比較淡定平和,看到罵聲也是微微一笑而過,很有文學家和大詩人的氣度,風範十足道:「……我頂你二姥姥個肺啊!還一般般?你們丫懂文學嗎?啊?這等流芳百世的神作居然還不屑一顧!你們就是一坨屎!一坨臭狗屎!」

上面那人急了,「誒,你怎麼罵人?」

也有網友幫腔,「3256樓說的不錯,你們就不懂藝術!」

另一網友道:「這種經典詩也有人批評?真搞不懂有些人的審美觀!」

「對啊,這可是救了一條人命的詩,還一般?那你寫一救個人我們看看!」

在張燁的帶領下,那倆表負面意見的人被吐沫淹沒了,灰溜溜地不再言。見大家熱情響應,張燁才是臉不紅心不跳地下了賬號,一點也沒覺得自己有多猥瑣,文學家都這個脾氣!

老子有雲——該出手時就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