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21章【能治文藝青年的只有文藝

第21章【能治文藝青年的只有文藝 (1/1)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2520

詩念完了。路請搜索,網站!

張燁見那邊的女大學生半天沒有回答,繼續道:「這詩叫《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也叫《飛鳥與魚》,今天我把它送給你,京城和紐約很遠嗎?我一點也不覺得,你們還能相遇,還能相知,還能相愛,還能相逢,難道就被這點地理上的距離打敗了?那你們的感情也不過如此,姑娘,別用距離做借口,別用距離逃避現實,在我看來,你們的距離一點也不遠,想想那隻飛鳥,想想那隻小魚,你如果現在還固執已見自以為是,那你把刀片割下去我一句話也不說!」

「……」

電話那邊一陣無聲。

然後,漸漸傳來了女孩抽泣的聲音,「飛鳥……與魚……嗚嗚……飛鳥……與魚……」

聽到哭聲,直播室的眾人都很激動,方才女孩兒的表現一直太平靜太冷靜了,哭了?反倒說明了她的動容!

女大學生泣不成聲:「老師,我……該……怎麼辦啊?」

張燁略一想,「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是你自己的路,你得自己走。」

「可我……嗚嗚……我不知道該怎麼走……」女大學生求助道。

玻璃後面的趙國洲誇張地給張燁打手勢!其他文藝台的工作人員也暗自著急,你就告訴她該怎麼做不就行了么,先把她救回來啊,什麼叫自己的路該自己走?她要還是走不出去怎麼辦啊?

王小美在下面踢了張燁一腳。

張燁卻彷彿沒感覺一樣。

女大學生哭道:「老師,您告訴我……該怎麼做……我相信您……嗚嗚……現在我每天都睡不著覺……我該怎麼辦……每天都……昏昏沉沉的……都是在夜裡……看不見一點未來……」

看對方哭哭啼啼,張燁反而冷靜了下來,「姑娘,你的路我沒辦法也沒權利幫你決定,而且就算我們說什麼你其實也聽不進去,你需要自己思考明白,我再送你一詩吧,希望你能有所思考。」

又有詩?

外間的眾人呼吸都屏住了。

張燁深深道:「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這詩依舊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但在張燁那個世界卻赫赫有名,是顧誠的《一代人》,全詩也就這麼一句話,很短,可裡面蘊含的力量很不短,也很難去解析和剖析詩里蘊含的意義,只能說不一樣的人看到的東西也不會一樣。張燁把這詩送給她也是希望她有所感悟,至少在張燁曾經迷茫的時候,這詩陪伴了他很久。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女大學生嘴裡複述了一遍,漸漸停下了哭聲。

五秒鐘。

十秒鐘。

女大學生忽然開口了,「張燁老師,謝謝您,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我會等他的,我也想等他,無論最後結果怎麼樣我都不會再輕生了,謝謝,您的兩詩……我一輩子都會記住的!」

張燁道:「祝你幸福,我也相信你這樣的好姑娘會幸福的。」

前面的電腦屏幕上,網友聽眾的留言簡直炸了鍋,破了歷史記錄了,刷新都有些刷不過來了!

「天啊!」

「張燁老師太厲害了!」

「是啊,我第一次看到這麼能說的播音主持!」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這詩太有感覺了!」

「我覺得後面那最好,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真是絕句啊,千古絕句!」

「怪不得能寫出《鬼吹燈》這等神作,張燁老師的藝術水平我算是知道了,兩詩可見一斑!」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決定了,以後每天支持收聽《深夜鬼故事》!」

警報終於解除了,王小美長鬆一口氣,趕緊對聽眾道:「謝謝大家收聽今天的《話說天下》,明天同一時間再見。」

設備一斷,直播結束了!

王小美往椅子上一靠,有點虛脫的感覺。

張燁苦笑著摸了摸自己後脖子上的襯衫,也是一身的汗,你妹啊,第一次做嘉賓就碰上直播自殺的,這還讓不讓人活了!幸好他有前人的智慧在手,總算是把那姑娘給糊弄過去了!

外間門一開,眾人一擁而入。

賈副台長已經不在了,趙國洲是第一個進來的,上來便大聲道:「好樣的小張!幹得漂亮!」

「真是驚心動魄啊!」

「還是咱們張老師好才華!」

眾人都挺佩服的,紛紛讚賞起來!

張燁的電話編輯小芳也在人群後豎起大拇指,「張老師,您那兩詩太棒了!」

嘴能殺人,嘴也能救人——今天這個直播節目中大家算是長了見識,一次性全看到了,也都感觸良多。

王小美站了起來,敢作敢當道:「領導,今天都是我的責任,我接受台里的處分,是我話語太過激了。」

趙國洲看看她,也不好太批評,「寫份檢討明天給我吧,其實也不能全怪你,那個女大學生已經有了自殺的準備了,就算不打這個電話她也肯定要輕生的,換個角度看這還是好事兒,咱們開導了她,也算挽救了一條人命,嗯,不過以後做節目要注意,聽眾的情緒和接受能力咱們也要最大限度地考慮進去,這次的直播對大家來說都是一個教訓,也是一個經驗吧。」

事了。

大家提著的一口氣都放下了。

王小美望向了張燁,「這兩詩是你作的?」

張燁不能說不是啊,畢竟這詩確實跟這個世界沒有存在過,「嗯。」

「你還會寫詩?」王小美還是不確信。

那邊剛要出門的趙國洲聽見了,回頭笑呵呵道:「你們可能不知道小張是怎麼被面試錄取的吧?就是因為一《海燕》的散文詩,小張對於詩歌的藝術素養,咱們整個文藝廣播的人加在一起估計也不如他。」說罷,他稍稍回憶了一下,從頭開始朗誦,張燁也沒想到趙國洲竟然差不多把這詩原封不動地背下來了,可見他有多愛這篇散文詩了,「……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閃電中間,高傲地飛翔;這是勝利的預言家在叫喊: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眾人聽了,不少人驚為神作!

「好詩啊!」

「寫得真痛快!」

「這也是現場創作的?」

幾詩真是一比一讓人驚艷萬分,這時大家再想想剛剛的事情,心中不由得都產生了一個有意思的想法。文青是種病,文藝女青年更是一種病,這種病誰能治?答案很簡單——要一個比文藝女青年更文藝的文藝男青年才能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