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20章【那一首《世界上最遙遠的

第20章【那一首《世界上最遙遠的 (1/2)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3302

自殺?

刀片已經拿上了?

直播室內的氣氛急轉而下!

王小美也是台里身經百戰的播音主持人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啊,尤其是直播過程中突意外太多了,比如有聽眾來電上來就罵人的,比如直播設備突然事故的,但直播中自殺的事件王小美還真是第一次碰見!

守在收音機旁的聽眾們也炸鍋了,網友留言鋪天蓋地!

「真的假的啊?」

「王老師快說話啊!別讓她輕生!」

「快勸她啊!才二十二歲的孩子啊!」

「怎麼這麼想不開啊!姑娘你可別死!你對得起你父母嗎?」

可是網友的留言那個姑娘顯然是看不見的!

王小美倒吸一口氣,飛快對那女大學生道:「妹妹!妹妹!你可不要輕生!你聽姐姐跟你好好說!」

女大學生安然道:「不用說了王老師,我早看透了,沒有他的世界我活不下去,京城,紐約,這是這個世界最遠的距離了,我今天離開,只是想離得他更近一些,我相信在天堂里我們還是能永遠在一起的。請搜索八一中文網,網站!」

王小美喝道:「你怎麼這麼傻!」

女大學生道:「我不是傻,是因為我愛他。」

「你先把刀片給我放下!」王小美慌忙道:「你這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也是對你家人的不負責任!父母養你這麼大你說死就死了?你太自私了!你有想過別人的感受嗎?你想過你離開後你父母和朋友有多傷心嗎?」

面對一個生命,張燁也顧不上和王小美抬扛了,他打了一個眼色給王小美讓她穩住對方,自己飛快衝出了直播室來到了電話編輯的屋子,關上門大聲道:「你還愣著幹什麼啊!快報警啊!」

電話編輯早慌了神,「報警?對!報警!」

張燁指揮道:「快快快!把對方來電號碼告訴警方!查到那邊地址趕快過去救人!不然來不及了!」

電話編輯立即照做,「喂,11o嗎?」

驀然,外間的門被推開了,七八個人沖了進來!

為的正是趙國洲,他一連怒然,「怎麼搞的?啊?」

電話編輯假裝跟警方聯繫抽不出工夫,沒敢回趙總監的話。

趙國洲脾氣不小,當時就拍了桌子,「怎麼篩選電話的?啊?什麼電話都接進來啊?你幹什麼吃的你!」如果沒有選到這個電話,那個女大學生也不會聽到王小美稍顯極端的評價了,或許也不會輕生,退一萬步講就算那女孩最終還是會選擇自殺,可起碼不是在他們文藝廣播的直播當中啊,那跟他們電台也就沒有關係了,可現在電話打來了,在聽眾們看來,女孩兒明顯是因為王小美的話和他們這個節目才選擇結束生命的,有了這個負面信息,想也知道他們電台會被推到風口浪尖上,《話說天下》?文藝頻率收聽率第一?都是笑話了!輿論壓力下以後節目肯定面臨停播!再也別想翻身了!

文藝台副手也焦急不已,「怎麼樣了?」

電話編輯放下電話,心虛道:「警方說最快也需要一個小時才能找到地址到她家,讓我們拖住她!」

一《話說天下》欄目組編輯臉色煞白,「一個小時?那怎麼來得及啊!」

趙國洲吼道:「來不及也得來!拖住她!絕對不能讓她自殺!不然咱們文藝廣播就完了!所有節目都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他們就是媒體工作者,自然也最清楚媒體和輿論的壓力與力量!

後面門再開!

廣播台的領導也急匆匆地來了,「老趙!」

趙國洲迎上去,「賈台長!您怎麼來了?」

這是個小老頭,也是京城廣播電台的副台長,「你說我怎麼來了?看你們節目惹出來的事情!馬上給我解決!」

趙國洲道:「我們肯定盡一切努力!」對張燁道:「小張!你也回去勸她!一定要拖住一個小時以上!後面的節目你們不用管!全部延期!」

張燁應了一聲,跑回了直播間。

這裡的聲音是隔絕的,沒了吵鬧,只有王小美不停地勸說聲。

「妹妹,你還年輕,姐姐是過來人,我的話你一定要聽。」王小美苦口婆心道:「剛剛我說話極端了一些,其實你們只要有感情的話沒有什麼不可能,我經手過很多案例,男方在異地很多年,但回來後倆人感情依舊很好,最後也結婚生子了,過得很幸福,為什麼你不行?」

女大學生失笑道:「您說的是異地,最遠也就是南方北方,坐飛機坐火車很快就能見面的,但我和我男朋友不一樣,京城和紐約是世界的兩端,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還有護照和經濟上的限制,五年時間我們基本上很難見面了,我心裡比誰都清楚,謝謝你了王老師,謝謝你的安慰,我已經決定了,在這裡我跟我的父母和朋友說一聲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吧啦!

刀片的聲音又響了!

這一瞬間,外間的賈副台長和趙國洲等台里的領導工作人員全都止住了嘴巴,一屋子鴉雀無聲!

王小美喊道:「不要!」

女大學生解脫道:「再見了。」

趙國洲嘴角蒼白,完了!拖不住了!

其他幾個文藝廣播的女工作人員也尖叫地尖叫捂耳朵地捂耳朵,她們不忍心看到這樣的一幕!

王小美還想勸,可她卻不知道說什麼了,對面的女大學生擺明了是個文藝女青年,很文藝,也很敏感,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裡誰的話也聽不進去,這樣的人是最可怕的,這樣的人是最無法勸說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