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8章【嘗試「霉運貼」!】

第8章【嘗試「霉運貼」!】 (1/1)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3030

一周過去了。。請搜索八一中文網,網站!

這天中午,張燁坐在自己辦公桌前吃東西。

午飯分別是一個包子、一個包子和一個包子,仨包子吃完人也飽了。

經過這麼幾天的摸索,熟悉工作啊,熟悉設備啊,熟悉人際關係啊,張燁也學得差不多了,當然是他自學的,那個被領導指派帶他的田彬壓根就沒管他。適應了這邊的工作環境後張燁便一邊做好自己手裡的工作一邊等待著機會,他現在連一期節目都沒做過呢,哪怕跟人搭班主持一下也好啊,可台里**個播音主持都一個比一個身體好,也沒看誰出個車禍觸個電啥的,唉。

「小張。」旁邊有人叫他。

張燁一瞄,不冷不熱道:「什麼事?」他還記得自己當初第一次看到這人的臉蛋後是什麼情緒呢,真的很震驚,有那麼一瞬間張燁腦袋瓜子里都條件反射地蹦出了一行字——外星人終於還是入侵地球了啊!

嗯,你就說他長的什麼樣吧!

這人叫李四,一個很鄉土的名字,與張三和小明並稱為國內最具有傳播力的三個名字。張燁之所以對他這個態度是因為那天跟田彬夫妻倆背後說他壞話的正是這個電話編輯,他當時還評價張燁相貌難看呢,張燁想想都好笑,心說你也不照照鏡子去,我再怎麼樣也只能說是長得一般,你呢?算來算去只能用一詩來形容你!

你就像那天邊的雲彩。

你就像那深深的霧霾。

你就像那皎潔的明月。

你就像那風中的塵埃。

——嗯,反正不像人。

李四放下一沓子a4紙,「田哥晚上的節目要開新故事了,上個小說《零點有鬼》昨天錄播結束了,今天要開《招魂》,小說版權上周談下來了,計劃準備錄製五十期,這是前兩期的稿子。」電話編輯的任務一般是在直播節目中過濾讀者來電,不過現在大都是錄播節目,所以電話編輯平時也給一些節目做文字編輯,田彬的《深夜鬼故事》就一直是他整理的稿子,也做標註和審核。

張燁道:「給我是什麼意思?」

李四看他,「你幫著田哥修改幾個段落,都是有一點涉及政治的段落,出版跟廣播尺度不一樣,所以得按要求改,嗯,我還要做生字標註和其他工作,今天夜裡的節目是直播,時間不夠了。」

張燁被領導分給了田彬帶,這種工作他也推不了,拿過來後就隨便改了改。

下午快下班了。

張燁做好了修改,藉此也大致看了小說的前幾章,覺得很一般,很老套。據了解這本《招魂》是現今最火的靈異小說,簡體版都賣瘋了,不過張燁拿它跟自己腦子裡的那些靈異類盜墓小說一比還是有不少差距的,這個世界的靈異小說比盜墓小說的娛樂性和持續懸念性都要差一些,不過張燁上網一查才了解,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盜墓小說的類型,沒人寫過,小說環境還處於初步階段,不是那麼豐富。

忽然,田彬來上班了,夜間節目都這樣,趕上直播的話主持人一般都下午或晚上才來單位的。

張燁把整理好的稿子給了他,「改好了。」他現在也不叫田哥了,這廝可很記仇的。

「李四交給你做了?」田彬拿來讀了一遍,「嗯,行了,這樣改就可以了。」連句辛苦了也沒說。

李四這會兒也過來了,跟田彬對了一下稿子。

就在張燁剛要起身下班的時候,他眼巴巴盼了一個禮拜的工作終於來了。

編輯組的一個副手和張燁撞了一個對臉,看到他後,那中年人趕緊叫住他,「小張,下班?」

張燁啊了一聲,「是啊。」

那副手道:「你先等一下,這邊有點事情。」

「沒關係,能用上我的你就說。」新人嘛,自然得耐勞一點了,張燁深知這些道理。

那副手看了看手裡的文件,「晚上除了《深夜鬼故事》的第一期直播節目外還有一個直播,是黃金檔的訪談欄目,請了嘉賓,所以那邊要求臨時加一個主持人做副手調節氣氛,文藝台現在就你一個替班主持人,嗯,就是不知道你行不行,畢竟你才來一個星期,這方面的經驗還欠缺,如果是錄播節目也就罷了,錯了還能彌補,重新錄啊剪啊都可以,但直播就不行了,一旦出現問題就屬於播出事故了,所以我得先確認一下。」

張燁立即保證道:「我沒問題,工作已經熟悉好了,您放心!」等的就是這個!

編輯組的副手微微一嗯,又問向旁邊的田彬,「田老師,小張是你帶的?你覺得他能勝任嗎?你如果看他沒什麼問題的話就讓他試試了,那邊節目也催得緊,一會兒直播的話現在就得抓緊準備了。」

張燁望向田彬。

張燁應聘的就是播音主持,總有一天要上節目的,現在有了這個機會,一般也沒人會斷人路,順嘴說一句的事情。

然而田彬的反應卻乎了很多人的預料,他沉默了幾秒鐘,蹙眉道:「他剛到這邊,業務還不熟悉,算了吧。」

算了?

編輯組副手也一怔,哦了一聲。

張燁一聽就惱了,「我是播音系的,實踐課都學過,已經很熟悉了,設備我都會用……」

田彬過來人似的打斷道:「小張啊,我知道你是科班出身,基本功紮實,但直播節目不一樣,考驗的是臨場應變能力,你還差得多,我也是對你負責任才這麼跟你說的,先慢慢積累演播經驗吧。」他隨口一句話就斷送了張燁上節目的機會,至於原因,田彬當然察覺到這幾天張燁對他態度的變化,連田哥都不叫了,田彬心中冷笑,自然要借著機會敲打敲打他。

編輯組副手無可奈何地收起手裡的欄目策劃,道:「那好吧,咱們台的陳老師今天沒節目吧?我叫陳老師回來串個場吧。」

到手的機會沒了,張燁登時翻臉了,「田老師,我沒招你沒惹你吧?工作上你一點也不指點我傳授我經驗,我有疑問你也不給我解答,現在連我什麼能力都不知道你就直接說我不行?連一個臨時副主持的機會都要給我抹掉?還背後嚼我舌頭編排我?我是殺你爸了還是殺你媽了啊?有必要做得這麼絕嗎?」

田彬沒想到張燁敢這麼和他說話,氣道:「你再說一遍!」

李四也沖在前面道:「你一新人,怎麼和田哥說話呢?造反啊?」

辦公區所有人都側目而視地看熱鬧,大家大眼瞪小眼,誰也沒去勸架。

田彬指著張燁道:「小子還不領情!我不讓你上是保護你!讓你培養好經驗!你還跟我嚷嚷?還我跟背後編排你?血口噴人啊?」

張燁冷聲道:「當初說過什麼話你跟李四心裡清楚!」

倆人大吵了一架,誰也不甘示弱,最後還是在幾個辦公室老同志的出面下才制止了他們。其實眾人也都清楚田彬有背後嘀咕人的臭毛病,知道張燁不會無理由這麼說的,而且招聘張燁來就是做代班主持的,你田彬不但不管帶新人,還使喚人家做這個做那個地幫你分攤工作,人家新人幫你幹完了,末了你還不讓人家上節目?這確實有點說不過去,換了誰也得急!

田彬和李四氣哼哼地出去了。

張燁盯著他們的背影嗤之以鼻,他知道夾著尾巴做人的道理,不過有人欺負到他頭上了,他可不會跟對方客氣,那田彬實在是欺人太甚!打他?那就等著被開除吧。罵他?估計也是同樣的下場,這可是張燁好不容易應聘上的工作,他絕對不能丟的,他還要靠電台走出成名的第一步呢!

等等!

那個霉運貼!

張燁突然想起了上個星期抽獎出來的新物品,也不知道這東西功效怎麼樣,本沒打算用的,得了,既然這樣就拿你試試手吧!遊戲戒指是他今後的依仗,裡面的物品他肯定也得摸清楚用法和效果,有人撞到槍口上了那還能不試驗試驗嗎?還真不清楚這霉運到底是怎麼個霉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