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7章【第一天上班】

第7章【第一天上班】 (1/1)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2818

周一了。請搜索八一中文網,網站!

天公不作美,今天霧霾很重。

這是張燁第一天上班,他西服穿著領帶打著,體體面面地又一次來到了京城廣播電台,找到了樓上的文藝廣播部門。他們電台覆蓋面大致就是京津冀地區,東北那邊也有一小部分城市能收到頻率,跟中央電台比不了,但跟同級別的地方電台來比收聽覆蓋人數還是遙遙領先的。

領導辦公室。

張燁輕輕敲門,聽到裡頭傳來一聲「進來」的嗓音,他才推門走進屋子,坐在辦公桌後面的人張燁面試的時候已經見過了,是年過四十的趙國洲,他也是文藝廣播頻率的負責人,電台也好,電視台也好,在這個職務上京城和很多地區一般稱呼為總監,當然也有例外,比如湘南湘北省,也有稱呼「道長」的。

「領導。」

「小張來了,坐吧,手續文件都帶了吧?」

「都帶了。」

「行,一會讓人事的帶你辦入職,不過也不著急呢,你喝口水,喝完我先帶你去辦公區給大家介紹一下。」

「得嘞,麻煩您了。」

簡單溝通了幾句,張燁說話也很注意。

半晌後,趙國洲笑呵呵地領著張燁走到了同一個樓層的文藝廣播台集中辦公區,面積很大,約計有三四十張桌子,可能是今天的節目都提前錄製好了,大家也都沒什麼忙碌的樣子,打遊戲的打遊戲,聊天的聊天。當看到領導過來了他們才放下手頭的遊戲,閑聊的也都閉嘴了。

「領導。」

「領導早上好。」

大家紛紛打招呼。

趙國洲點點頭,拍了下張燁的肩膀道:「大家都停一下,介紹一個新同志,張燁,廣播學院播音專業的應屆畢業生,今天就是我們的一員了,大家歡迎一下吧。」傳媒大學現在雖然叫傳媒大學,但前身還是京城廣播學院,只是近些年才改的名字,所以很多人還是習慣叫它以前的稱呼,「……在座的可能也有小張的校友,是他的師兄師姐,大家多照顧照顧新人。」

眾人稀稀拉拉地鼓掌歡迎,有人眼神中明顯帶著質疑。

張燁也適時跟大家問好,簡單自我介紹了一番。

過後,趙國洲叫來了一個青年,看著也就和張燁差不多大,就算大也大不了他幾歲,不過相貌就不用比了,人家那青年要帥氣的多,「田彬啊,你也是播音主持,這段日子你帶一帶小張,讓他熟悉熟悉業務。」

田彬過來和張燁握握手,「你好小張,有不懂的就問我。」

張燁忙雙手握過去,「田哥,以後勞你費心了。」

趙國洲對張燁道:「小田是咱們頻率的《深夜鬼故事》的播音員,你多跟他學學練練,對你有幫助。」以前文藝廣播深夜節目也有個鬼故事,但節目好像並不叫這個名字,看來也被遊戲戒指修改了。

該走的程序都走了,張燁就去辦入職手續,弄完了這些都已經上午十點半了,這才回到自己跟牆角的辦公桌。按說牆角的位置應該很多人會搶,畢竟領導觀察不到,偷懶也方便,但這個牆角不一樣,一來這裡和門口挨著不遠,二來旁邊還有一個飲水機,人來人往的很亂。張燁作為一個新人也是沒辦法的,雖然他作為播音主持人的工資比同個辦公區的編輯啊文秘啊都高,可新人還是新人,沒座位留給你選。

田彬就坐在他對面,隔著一個擋板。

張燁左顧右盼見沒事情做,也沒人布置工作,他便起身問道:「田哥,你看我干點什麼或者學習點什麼?」

田彬一瞅他,已經明顯和之前領導在時候的表情不一樣了,不愛搭理他道:「你先自己熟悉吧。」

「哦。」張燁也不好再多問。

等中午去單位食堂吃飯的當口張燁又借著機會跟同辦公區的同事打招呼認識,「你好王姐,我初來乍到還請多關照。」

王小美掃過他的臉,不咸不淡地嗯了聲,轉身走了。

張燁還想跟她握一下手呢,結果還弄得自己挺尷尬的。

之前通過大家的聊天和對話中他大概清楚了,大約三十歲上下的王小美可謂是辦公區里被眾星捧月的一位,算是他們文藝廣播的一姐,她主持的《話說天下》是他們頻率收聽率最高的明星節目,這是一個人文歷史類的欄目,說說古,談談今,王小美主持的很好,長得也不錯。固然她沒有饒愛敏漂亮得那麼驚恐,不過誰見了也會用美女倆字評價她。可能只有張燁對她不是很感冒,因為王小美好看是還算好看,可好看得卻沒什麼特點,氣質不夠,比他房東阿姨差得不是一星半點。

整整一天,張燁全忙著人際交流了,但是卻效果甚微,好像大家都對他不是很熱情,可有可無似的。

田彬如此。

王小美也如此。

直到下班的時候張燁才弄明白怎麼回事,因為他偶然間聽到了文藝廣播的一個電話編輯和田彬還有一個漂亮女人的對話。那美女八成是田彬的妻子,倆人挽著手呢,可能是下班後來單位接丈夫的。

「田哥,那張燁怎麼應聘上的?」電話編輯問道。

田彬撇嘴搖頭道:「誰知道啊,長相就不過關。」

電話編輯感慨道:「說的是呢,這種長相都能當播音主持?也不知道台里是怎麼想的,讓他上還不如我上呢。」

田彬斷言道:「那張燁肯定紅不了。」

電話編輯附和道:「別說紅了,他拿不拿的到節目還單說呢,咱們文藝廣播的所有節目都有固定主持人,他頂多當個代辦主持,客串一下啊,誰病了替代一天啊,想有自己專屬節目?明年都不見得能行,熬著吧,呵,要不是之前的代班主持被調到新聞台了,就他這個相貌?也輪不到他進文藝台當主持啊。」

田彬媳婦兒笑道:「這種人都招進來了?真夠嗆。」

田彬道:「領導還讓我帶他呢,我哪有這個工夫啊。」

他媳婦兒道:「那就甭理他,上不了節目,過些天台里估計就把他配其他部門了。」

仨人邊聊邊走了,渾然不知公司門口的張燁已經聽到了,背後說我壞話?還盼著配我?都什麼人啊!顯然,編輯文員都嫉妒張燁運氣好,其他播音主持也是認定張燁不會有成就,或者張燁這個替班主持在他們眼裡和普通文案沒有什麼區別吧,於是才有了這一幕,文藝台里沒人重視他。

誰告訴你們我火不了的?

誰告訴你們我上不了節目?

等著吧,我還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了!

人這一生追求的就是名和利,張燁不貪心,只圖名不圖利,他會把全部的努力和精力都放在成名上,按照遊戲戒指制定的「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明星」的終極目標走下去!努力總會有回報的,拋棄所有**只為成名奮鬥,他就不信自己混不出個人樣來!至於其他諸如金錢的東西?呵,錢算得了什麼啊,能跟出名比么?他一直不屑一顧視如糞土,真的一點也不在乎錢財這種身外之物,真的不在乎……

誒,等等!

張燁在車站西邊的台階處突然停下腳步,拿腳踩住了一個東西,見沒人注意,彎下腰撿起了一張不知是誰丟在地上的一毛錢紙票鬼鬼祟祟地塞進兜里,繼續大步往前走。

對了,剛才說到哪兒了?

噢對!誰告訴你們我上不了節目的?啊?誰告訴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