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真是大明星 >第5章【被錄取了!】

第5章【被錄取了!】 (1/2)

小說名稱《我真是大明星》 作者:嘗諭(書坊)  更新時間:2015-01-09 06:39  字數:3486

靜!

竟沒人說話了!

張燁現大家都沒了聲音,並不意外。請搜索,網站!

李紅蓮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你……這詩……」

趙國洲聽不懂啊,「老李,你翻譯翻譯,這詩怎麼樣?」

李紅蓮咳嗽了一嗓子,「那什麼,我……我也沒太聽懂,咳咳,只聽清楚一小部分。」

啊?您一學俄語的都沒聽懂?幾個面試官大跌眼鏡!

「散文詩就是這樣,俄語中也比較晦澀,加上小張說的比較快……」李紅蓮給自己找補了一句。

張燁當下道:「那我再用中文念一遍吧。」

見李總監吃了癟,有一年輕面試官不信邪,想替領導出一口氣,中文辭彙的豐富度與多樣化可是和俄文截然不同,中文才是考驗功力的。俄文聽不懂?但中文翻譯出來肯定有文章做!一個字沒用好都算不行!都不給你合格!這人還一心惦記著領導的暗示呢,會俄文怎麼了?詩也得好才行!你以為瞎說幾句俄文就能糊弄過去了吶?哪裡有這麼便宜的事啊!

眾人心思各異,全關注在了張燁要朗誦的中文版上了!

張燁從某些人的眼神里也察覺到了一些有色眼鏡,知道他們還是認定自己不行,冷笑一聲,這個情緒正適合他朗誦,「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卷集著烏雲。在烏雲和大海之間,海燕像黑色的閃電,在高傲地飛翔。一會兒翅膀碰著波浪,一會兒箭一般地直衝向烏雲,它叫喊著──就在這鳥兒勇敢的叫喊聲里,烏雲聽出了歡樂。在這叫喊聲里──充滿著對暴風雨的渴望!在這叫喊聲里,烏雲聽出了憤怒的力量、熱情的火焰和勝利的信心。海鷗在暴風雨來臨之前呻吟著──呻吟著,它們在大海上飛竄,想把自己對暴風雨的恐懼,掩藏到大海深處……」

開始還算平穩!

但隨著詩歌進入**,張燁語氣愈加急促,聲音也陡然提了一個八度,「狂風吼叫……雷聲轟響……一堆堆烏雲,像黑色的火焰,在無底的大海上燃燒。大海抓住閃電的箭光,把它們熄滅在自己的深淵裡。這些閃電的影子,活像一條條火蛇,在大海里蜿蜒遊動,一晃就消失了——暴風雨!暴風雨就要來了!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閃電中間,高傲地飛翔;這是勝利的預言家在叫喊……」

為什麼困難總降臨到我身上?

為什麼世間總有那麼多不公正的事?

可是!就算如此那又怎樣!粉身碎骨那又怎樣!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我不會退縮!我也無所畏懼!

張燁一吸氣,高聲嘹亮道:「——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最後一句詩在張燁那個世界曾經戳在了很多人的心裡,熱血沸騰,如今在這個世界扔出來,一樣能扎進人血液里!

趙國洲聽得痴了!

李紅蓮也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方才還在心裡嘀咕要找張燁這詩毛病的青年面試官,此時此景啞口無言,連氣都不吭了!

沉默!

見大家都被自己的詩震住了,張燁也很解氣,徐徐從詩中的情緒脫離出來,他恢復了平靜,這個社會就是這麼以貌取人的,長久以來他也習慣了,所以也沒記仇,只要能錄取他就好,「老師們,我第二道面試題回答完了!」

「啊……哦。」李紅蓮靈魂歸竅,先前,思想竟然跟著那隻海燕遊走去了暴風中。

趙國洲失聲道:「你這詩叫什麼名字?」

張燁答道:「這詩叫《海燕》,俄文里也有暴風雨的預言者之意。」

「好一個海燕!」趙國洲聽不懂俄語,但中文他聽得明明白白,「一隻翱翔的海燕,一隻高傲的海燕,一隻無所畏懼的海燕,說的就是你自己吧?詩歌的力量有時候真的很奇妙,小夥子,你今天給我們都上了一課啊!」

「可不敢,可不敢。」張燁道。

眾人再看向張燁的眼神真的有些變了,之前十秒鐘脫稿小一千字就已經給他們太多驚訝了,現在隨便張口一俄語的散文詩都能達到這等大師境界,張燁的表現征服了在場所有人!也用表現打了所有面試官的臉!李紅蓮出這道題就是為了不讓張燁通過面試,擺明了坑他,可卻萬萬也沒料到對方居然給出了這麼一個完美的答卷,答卷還應時應景地爆出了張燁的不屈與怒火,應景到讓面試官們羞愧!

這到底是哪個石頭縫裡蹦出來的狠人?

李紅蓮看不出表情道:「今天先這樣,你回去等消息吧。」

這是錄取沒錄取啊?張燁也拿不準,只能道:「好,謝謝各位老師。」

他前腳一走門一關,之前還對張燁橫挑鼻子豎挑眼的趙國洲立即拍了板,「這人,我們文藝廣播要了!」

李紅蓮不答應了,「老趙,你不是看上剛才那個小許了么,那小許我讓給你了,這個張燁必須到我們頻率來!」

趙國洲強橫道:「小許能讓,這人絕對不能讓!」

「你這是不講道理!」李紅蓮搶上人了,「這個張燁我先要了!」

「是我先說要的!你們外語頻率不適合他,以他的文化素養當然得來我們文藝廣播了,你別說了啊老李,就這麼定了,下面再有好苗子你看上幾個你就要幾個,我一個也不跟你搶了!」趙國洲不退讓。

「我就要他,別人我不要!」李紅蓮冷著臉道。

趙國洲道:「去年我就讓過你們外語頻率一個好苗子了,今年這個絕對讓不了了,別爭了,回頭我請你吃飯,大不了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