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末日樂園 >1191 林三酒自有妙計

1191 林三酒自有妙計 (1/1)

小說名稱《末日樂園》 作者:須尾俱全  更新時間:今天10:53更新  字數:2343

……活著的時候,明明肌膚是那麼溫熱、那麼有彈力,總是泛著蜜糖一樣的色澤,可是現在才不過一個小時,已經呈現出了蒼白僵硬的死氣,讓人只是看一眼,便會覺得觸手冰涼。

大大睜圓的雙眼裡,淺淺琥珀色的瞳孔一動不動,凝固了,散發死亡的獃滯。

沒有了溫暖的生命作為燃料,四肢迅速地僵硬起來,嘴唇一片青紫;在伊甸園裡長長了一些、原本觸及肩膀的頭髮,此刻凌亂地鋪在地面上,蓋住了一半的臉——脖子上的白繃帶、黑色工字背心、野戰褲、略有些髒的靴子……

屬於林三酒的臉,在車門玻璃上映出了一個毫無生氣的倒影。

即使一向有「每到一個新世界就會機緣巧合地收進一具屍體」的傳統,大概林三酒也萬萬沒有料到,在這個世界裡她收到的,是自己的屍體。

——事情要從二十三個小時以前說起。

當她從黑暗中醒來沒有多久以後,就意識到自己來到了一個什麼地方。

「如月車站……?」

林三酒顏色淺淺的瞳孔里,眼神微微地怔了一下,從名字上來看,她完全弄不懂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這名字怎麼這麼奇怪?而且似乎有些耳熟,好像以前在哪兒聽過。

「不管怎麼樣,只要經歷了就知道了吧。」

到現在為止,林三酒也算得上身經百戰了;再奇怪、再詭異的事兒她都經歷過,因此心裡也不慌,只是對即將來臨的世界有點兒好奇。

……感覺上沒有任何異樣,好像只是在一次自然而然的睜眼之後,她腳下地面忽然一搖,差點將她甩出去。她忙四下一抓、穩住了平衡,浮動著大片鐵灰色的視線也在這個時候迅速清晰了起來;左右看看,這才發現她正站在一段穩速下行的扶手電筒梯上,而身邊的鐵灰色只是扶手梯旁的牆面而已。

電梯台階一節一節地下滑,在靠近平地的地方緩緩地收攏起來,嗡嗡的輕微電機響聲中,林三酒茫然地走下了電梯。

既不像極溫地獄那樣荒蕪破敗,也沒有伊甸園不可思議的奇異科技感——這一處空間,看起來普普通通、毫不出奇:大片瓷磚鋪就的地面看起來有些發黃了,似乎使用了很久;套著塑料袋的垃圾桶旁,掉了一隻飲料杯;站在黑峻峻的隧道前方,一抬頭就能看見地鐵線路圖……

叫林三酒沒料到的是,「如月車站」真的只是一個車站——或許應該說,她所在之處真的是一個車站。

如果不是四下無人的話,走在這樣的一處空間里,甚至會讓她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過去天天上班時的日子。

周圍安靜極了。昏黃的日光燈偶爾閃爍時發出的「噼啪」一聲輕響,都清晰地傳進了林三酒的耳朵——好像有人用橡皮將這世界裡的人群、雜音……一切都擦掉了。

只有空曠的地鐵站台,仍然一如往昔地工作著。

踢踢踏踏的腳步聲回蕩在空寂的站台里,有時讓林三酒錯覺身後還有別人;從隧道里吹來一陣一陣的冷風,將她裸露在外的皮膚吹起了一層層的雞皮疙瘩,看這樣子,這個世界應該正處於冬天。

即使是進化者的身體素質,她也忍不住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出去以後要找件冬衣……」林三酒用力擦了擦自己胳膊,打算找出口離開地鐵站。

可是卻並不順利。

她繞了好幾圈也沒找到,甚至還反向爬上了扶手電筒梯,然而上一層只是另一個方向列車的月台,卻再沒有通往地面的出口了——一直到了二十分鐘以後,林三酒才終於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這個站台是封閉的。

「看來並不是末日世界中的某個車站而已啊……」林三酒乘著扶手梯,回到了第一次到達的地方,突然注意到了一個剛才沒發現的東西,不由也有點兒傻:「……這兒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末日世界?怎麼還會有自動販賣機?」

一台邊角有些銹了的自動販賣機正在一片死寂中靜靜地站在角落裡,機器里的白光燈打在各種零食和飲料上,映得它們也泛起了慘白。

靠近時,能聽見機身發出微微的運轉聲,還有一些溫熱。

林三酒沒有錢,此時也不打算付錢;因為連接的物品會被一塊兒卡片化,所以她切斷了電纜,直接把整個販賣機都轉化成了一張卡片。

裡面吃的不少,起碼能支撐一個星期了,這個世界看來並不難生存——

「誒?」

她還來不及鬆口氣,馬上有點兒疑惑了。

手裡的跟其他的卡太不一樣了——它看起來像不小心曝光過度的老照片一樣,卡片上大片的圖案都褪了色,浸泡在一片慘白里,連文字都模糊地洇了開來,一眼看上去,不知道的恐怕還以為它有幾十年歷史了。

如月車站世界中的物品,裡面有許多零食和飲料,大部分都不太健康。不過,也許用不著裡面的食物吧。

卡片上也只有這麼一句簡短的說明,一點也沒提到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只是那句「也許用不著」,不知怎麼叫林三酒覺得有些耿耿於懷。

「算了,管他呢,能吃就行。」她想了想,還是收好了卡,「現在還是趕緊找個地方炸牆開洞才對。」

既然車站沒有出口,林三酒就決定自己造一個——然而她才剛剛邁出去了一步,只聽一陣巨大的「轟隆隆」聲音,伴著兩道刺眼白光,以一種快節奏迅速由遠至近地衝進了耳膜,震得地面都在微微發抖。

林三酒措手不及,頭髮被颳起的風吹得四散飄搖;她一把攏起頭髮,露出了一張因為吃驚而褪去了不少血色的臉。

……一輛列車剛剛駛進了站台,減慢了速度。

車廂內的白熾燈很亮,將慘綠的椅子照得清清楚楚;只是同樣的,每節車廂中都是空的,一個人也沒有。

列車一停穩,十幾個車廂門便同時打開了;只是空蕩蕩的月台上,只有林三酒這麼一個乘客。

直到恍惚間地上了列車以後,她才茫然地意識到一個問題。

「咦……剛才列車進站以前,好像什麼聲音都沒有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