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八十四章 大結局

第六百八十四章 大結局 (1/5)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1-03 12:31  字數:10992

朝傾公主在東延皇宮對安容多有照拂,以安容有恩必報的性子,必定會護她周全。

顧清顏很了解安容,挾持朝傾公主,逼大周放他們離開。

如他們所願,蕭湛放他們走了,只在後面派了暗衛,務必帶回朝傾公主。

被東延暗衛丟在馬背上,任由馬兒顛簸,朝傾公主五臟六腑都顛倒了位。

可所有的痛加起來,都抵不過一顆碎成粉末的心。

她對北烈來說,只是他們暢通無阻回北烈的通關文牒!

她在北烈生活了十五年,還比不過一個在北烈只生活了幾個月的陌生人,為了保護她,不惜顛倒是非黑白,身子傷害她!

若說她和親東延之前,在北烈受到的是委屈心酸,但對北烈還存了三分念想,覺得父皇母后只是被人蒙蔽,他們還是疼愛自己的。

可是這一回,朝傾公主的心冷了。

在馬背上顛簸,滿頭金簪玉釵掉落一地,頭髮凌亂中,她抓著暗衛,道,「你們如此待我,父皇母后不會饒了你們的!」

暗衛冷冷一笑,「皇上?你以為皇上不知道這一切?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都和親嫁到東延來了,你還想皇上待你如何,東延坑殺我北烈三萬鐵騎,屍骨累累,你從未想過幫他們報仇,有事沒事就和東延皇帝爭吵,幾時幫著打聽過點滴消息?!皇上對你失望透頂!」

因為她和親,沒有幫北烈打聽消息,就要被放棄?!

就因為顧清顏幫著北烈,她就能取代自己在父皇母后心中的地位?!

朝傾公主一直以為東延皇帝和皇后對她的寵愛很純粹,就跟尋常百姓家那般。捧在手心裡疼的,與政治無關,哪怕她出嫁和親,也是她賭氣,為了爭一口氣選擇了出嫁,她告訴自己,如果她堅持不嫁。父皇和母后最終會憐惜她。捨不得她。

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任是她怎麼忍著,終還是流了下來。

淚眼朦朧間。她看見馬鐙上嵌著她的金簪。

她還記得那根金簪怎麼來的。

那一年,她十三歲。

她站在皇宮最高處,眺目遠望,看著宮外的屋宇人群。她心生嚮往。

她央求父皇母后讓她出宮去玩,可是他們都不許。

因為受寵。她素來驕縱任性,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可以撒嬌,可以耍賴。甚至鋌而走險闖禍,她總相信就算她將天捅破了,也有父皇母后幫她補起來。所以她活的很簡單,也很恣意。

父皇母后越是不許她出去。她就越是想出去玩。

皇宮那麼大,其實想混出去也不是件難事,尤其她可以隨時靠近父皇母后,偷令牌是輕而易舉的事。

她帶著丫鬟出宮了,玩了大半天。

宮外和皇宮差別太大,尤其那些小玩意,她恨不得通通搬回皇宮才好。

她是帶著大把銀票出的宮,遇到喜歡的就買。

她初次出宮,不懂財不露白的道理,因此遭了賊惦記。

賊偷了她的錢袋,被她發現了,就在大街上,她和丫鬟追賊。

賊跑的很快,她和丫鬟追不上,卻被皇叔發現了。

把她和丫鬟帶回了宮。

父皇和母后勃然大怒,那一次,是她第一次挨板子。

十大板子,打的屁股都腫了。

她賭氣好幾天沒有理父皇和母后。

這根金簪,是她傷愈那天,父皇來看她,送給她的。

是父皇親手設計,命御造監打造的,整個後宮,除了她母后那裡有一根,就只有這一隻了。

這是無上的恩寵,她再大的怒氣也消了。

收了金簪,抱著父皇的胳膊親昵的喊父皇。

父皇見她消氣了,才跟她講道理,父皇說宮裡公主不少,若是她太過任性,偷溜出宮,還在街上抓賊,公主形象全無,若是不罰,不足以震懾後宮。

這些她都知道,可是她想出宮,是父皇母后不許在前,她控制不住。

為什麼那些大家閨秀都能出府玩,她一個公主卻不行?

整個天下都是父皇的,可她身為父皇最寵愛的女兒,卻只能關在皇宮裡。

皇宮再好,再富麗堂皇,看了十幾年也看膩了吧。

她只是想偶爾能出宮走走,哪怕一兩個月一次也行。

父皇答應了,每兩個月,她能出宮一次。

那時候的父皇,對她多好,她再怎麼胡攪蠻纏,父皇也會原諒她。

就連她絕食要嫁給上官昊,和父皇拗了幾天,最後父皇都答應了。

可為什麼,就這樣一個寵她愛她的父皇,在她和顧清顏換了身軀後,再回宮時,就不見了。

以前是對她包容,後來是覺得她任性不懂事,到現在,已經不再關心她的生死了。

這一切,都是顧清顏害的!

沒有對比,就沒有失望。

父皇和母后喜歡顧清顏的懂事乖巧,可世上懂事乖巧的女兒何其多,父皇和母后怎麼不喜歡她們,獨獨喜歡顧清顏,甚至超過了她!

那三萬鐵騎,她從未寫信回去借過!

是顧清顏一人所為,可父皇卻把過錯算在自己頭上,她顧清顏在父皇心中一心為北烈,她卻什麼都不做。

她是什麼都沒做,可她至少沒有坑過北烈,沒有讓北烈遭受無法挽回的損失!

暗衛拿她做人質,去救她的仇人,她寧願死,也不願意讓他們如願!

朝傾公主一時想不開,抓了金簪,狠狠的扎在了馬身上。

馬當時就受了驚,揚起馬蹄,要將她和暗衛掀下馬。

暗衛緊緊的抓著韁繩,可是沒用,他們還是被甩了下來。

她在地上滾了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