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八十三章 弒君

第六百八十三章 弒君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1-01 04:37  字數:3708

安容從來不是個沒有耐心的人,這是第一次憋不住,主動去議事大帳詢問蕭湛。

她走到議事大帳前,正要掀開帳簾鑽進去,蕭湛卻先她一步出來了。

「怎麼來了?」蕭湛問道。

安容看著他,扭了扭眉頭,道,「我聽丫鬟說,你把將士們辛苦俘虜的東延將士全部放了?」

蕭湛沒有回答,他肩膀上搭上一腦袋,是連軒的,他賊笑道,「大嫂,你要相信,在戰場上,我大哥對待敵人從來不會心慈手軟…呲……。」

連軒還沒說完,蕭湛肩膀上勾,連軒就叫疼起來,「大哥,我完美誘人的下顎快給你頂碎了!」

安容腦門有黑線往下掉,但不可否認,連軒說的挺有道理的?

有風吹過,吹亂安容一縷青絲。

蕭湛將青絲幫安容整理好,笑道,「外面風大,進大帳說話。」

安容就鑽進了大帳里,她好奇的望著蕭湛,不解的問道,「那些將士們放了他們做什麼,尤其是跟著元奕身邊的大將軍,連你都在他手裡吃過虧。」

她還記得,當時連軒大叫,等逮到他,必定剝去他兩層皮。

她還真擔心連軒會說到做到,只是怎麼也沒想到蕭湛把人給放了。

蕭湛坐下,道,「那些人放了,比留在大周更有用處,北烈朝傾公主和親,卻易容成顏妃,幫元奕出謀劃策,那些計謀,陰毒狠辣,連我一個將軍都覺得殘忍,何況是東延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文臣?」

聽到這裡。安容清澈明媚的雙眸閃出光來。

東延臣子不知道顧清顏和朝傾公主身軀互換的事,更不知道元奕對這些一清二楚。

他們只知道,他們東延皇帝寵愛的顏妃是真正的北烈朝傾公主。

而真正被他們忌憚,元奕只寵著,卻不許她插手過問朝政的是大周顧家女兒。

就沖朝傾公主隱瞞身份,插手東延朝政,就足夠東延百姓把她往歪了想了。指不定還會送她一個禍水之名。

可知道這些事的將士。很不幸,都被大周俘虜了。

東延群臣和百姓無從得知,蕭湛將他們放了。這些消息自然而然就會傳遍東延,而且這些事有東延大將軍作證,不存在有被大周收買污衊的嫌疑。

到那時候,安容相信。整個東延都會怨恨北烈朝傾公主。

那股怨恨,會化成戰亂。東延會攻打北烈。

而且,蕭湛爽快的就放了東延大將軍,這對東延來說,是好事。

東延肯定以為。大周也會放了元奕。

東延不敢貿然進攻,會竭盡全力求和。

大周和東延打了許久,將士們受傷眾多。需要時間來恢復元氣。

而且,國不可一日無君。東延皇帝被俘虜,生死不明,朝政需要人來處理。

皇帝寶座,誰不想坐上去,從而君臨天下,掌握千千萬萬人的生死大權?

東延內戰,必定會損耗國力,這對大周,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安容忽然有些明白,為什麼蕭湛前世要囚禁元奕兩年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好處,就是關於小烈兒的。

他的生母從北烈朝傾公主變成了大周顧家女兒,他身上流著大周的血。

就算將來大周殺了元奕,北烈也不會找小烈兒,挑起他復仇之心。

想明白,安容就放心了,轉而問道,「你們把元奕關哪兒的?」

蕭湛正端茶輕啜,聞言,他將茶盞擱下,道,「就在議事大帳後面的軍帳里,你想去看看?」

安容是無所謂的,不過蕭湛都這樣問了,她當然點頭了。

蕭湛就起身,帶著安容去了關押元奕的軍帳。

軍帳只有趙風把守,見蕭湛和安容來,忙見禮,然後幫著把軍帳打開。

安容鑽進軍帳,抬眸就驚呆了。

只見元奕被關在一偌大的鐵籠里,看蕭湛的眼神,恨不得將蕭湛千刀萬剮了好。

安容瞥頭望著蕭湛,問道,「軍營里什麼時候多了個鐵籠,我怎麼都不知道?」

連軒摸著鐵籠,笑道,「這是玄鐵牢籠,大小樣式是仿造東延皇宮裡的鐵籠做的,大哥還沒去東延救大嫂你回來,就派人去尋找玄鐵了,半個月前才打造了這座牢籠,很結實。」

說著,連軒笑看著元奕道,「你費盡心思打造玄鐵牢籠,如今自己也用上了,也不算白費了一番心思。」

元奕睚眥欲裂,陰沉的眸底是火山噴發般的怒氣。

他努力忍著,瞥頭望著安容,問她,「朝傾怎麼樣了?」

安容望著他,哼了鼻子道,「朝傾被你一心愛慕,要以江山為聘的真顧清顏,假朝傾公主挾持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看著安容那輕蔑鄙視的眼神,元奕攢緊拳頭,安容在笑話他縱容一個姦細傷害朝傾公主,卻還有臉問她朝傾公主怎麼樣了?

元奕心有憤岔,卻無話可說。

他雙手握著玄鐵牢籠,咬緊牙關看著蕭湛,「你關著朕,想以此要挾東延,朕告訴你,你是在做夢!」

蕭湛和安容並肩而立,看著牢籠中的元奕,他面無表情道,「我知道你在被俘之前,已經傳了密旨,讓東王世子或者延王世子繼任皇位。」

安容聽得一怔,抬眸看著蕭湛,不明白他為什麼明明知道,還放東延將士們離開?

元奕心有些亂,尤其看蕭湛鎮定,胸有成竹的臉色,他眼皮跳的厲害。

蕭湛沒有說話,轉身離開。

安容又帶著新的問題,跟了出去,「東王和延王在東延頗具威望,雖然一個中風在床,一個摔斷了腿。可他們都有運籌帷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