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八十二章 俘虜

第六百八十二章 俘虜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31 03:34  字數:3773

東延缺糧,缺的厲害。

元奕就盼著秋收了,可在秋收前,一場蝗災,打的他措手不及。

鋪天蓋地的蝗蟲,遮天蔽日,別說糧食,就連樹葉都被啃的精光。

元奕站在軍帳前,看著那些蝗蟲,臉沉如墨,背脊一陣陣發涼。

為什麼會發生蝗災?!

前世,根本就沒有這場蝗災!

原本他就招架不住大周的三路攻勢,他無將可用!

當初聽信顧清顏的建議,才用雷霆手段,從王叔延王和東王手中奪回了兵權。

又派人追殺東王世子和延王世子,他們兩個命喪的消息傳回京都,東王受不住打擊,中風在床。

延王爺騎馬墜落,摔倒了一條腿。

兩個東延大將軍,就被他給剷除了!

若是有他們兩個在……何至於一敗塗地到如此境地?!

他被顧清顏說服的自斷雙臂!

如今再後悔,已經沒用了。

這場蝗災無疑是雪上加霜。

如今的他,就像入秋的樹葉,經過寒霜一打,扛不過幾日,便會凋零。

蝗災一過,大周就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有蝗災打掩護,蕭湛率兵攻打元奕,連軒、蕭遷以及顏王爺左右包抄。

元奕只有一條去路,就是退兵。

可後退,卻被一條大河給堵住了。

很不幸,過河的船隻被連軒帶著的五百精兵給砸沉了。

元奕一路後退,退到河邊就無路可退了。

蕭湛、連軒幾個騎在馬背上,冷眼看著元奕,看著他掙扎。

元奕呀呲欲裂。手中的劍泛著冰冷光澤。

連軒看著他,眸光落到朝傾公主身上,笑道,「來之前,大嫂叮囑過我,朝傾公主對她有恩,若是可以。放她一條生路。更不得怠慢北烈朝傾公主和她的孩子,元奕,你若不想朝傾公主陪你一起死。就放她過來。」

朝傾公主抱著孩子,就站在元奕身邊。

她眼眶通紅,緊咬唇瓣。

她知道,他們今天是必敗無疑了。

只是她怎麼也沒想到。當日在東延皇宮,她維護安容。今日雙方交戰,血流成河,她還願意放她一馬,甚至是她懷中的孩子。

她生在皇家。知道什麼是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可孩子是無辜的,哪怕只有一絲生的希望。她也要爭取,何況。安容待她真心,她相信她。

她望著元奕,元奕在遲疑。

他不想唯一的兒子死,可大周不可能會好好待他。

這邊,大周將士不贊同安容的做法,覺得是養虎為患。

顧清顏站在一旁,攢緊拳頭道,「絕不能讓烈兒落入大周之手!」

朝傾公主當時氣上心頭,「你什麼意思?你是要烈兒死?!」

顧清顏看著她,道,「死,總比生不如死好!」

連軒看見顧清顏說話,就不耐煩,想到當初他還差點撮合了她和蕭湛,他就嘔心的要死,這女人差點成了他大嫂啊!

他無法想像,要真是那樣的話,大周會被她禍害成什麼樣子。

東延會慘敗至此,有一半的責任在她。

心機深沉,手段毒辣,明擺著就是北烈細作啊,幫著東延打大周,彼此削弱兵力,好讓北烈坐收漁翁之利。

也只有元奕蠢的跟豬一樣,全心全意的相信她。

連軒都懶得看元奕,免得多看兩眼,也會被他感染了。

只是她為北烈做了那麼多,也沒瞧見上官昊來救她啊。

「生死關頭,還磨磨唧唧的,給你們半盞茶的時間考慮,到時候亂箭無眼,我也好和大嫂有個交代!」連軒耐性差,脾氣更差。

他時間寶貴的很,他要回去看兒子!

連軒有一下沒一下摸著馬的鬃毛。

元奕和朝傾公主兩兩相望,沒有說話,但眸底寫滿了不舍和憐惜。

朝傾公主在哭,眼淚悄無聲息的滑過臉頰,被元奕抬手抹去。

「好好照顧烈兒,」元奕聲音沙啞。

這是,同意送朝傾公主到大周這邊,讓她活著。

朝傾公主不願意過去,最後還是被元奕推了一把。

一旁的官兵伸手扶著朝傾公主。

然後,情況瞬息萬變。

那官兵一把匕首抵在朝傾公主脖子處。

竟是北烈的姦細暗衛!

朝傾公主抱著孩子,那冰冷的匕首,就低著脖子,她都能感覺到刀刃傳來的冰冷寒氣。

「我是北烈公主!」朝傾公主咬了牙道,「你敢挾持我,父皇母后不會饒了你們的!」

暗衛冷冷一笑,手一伸,就將朝傾公主臉上的容易面具撕了下來。

他將面具丟在地上,「你根本就不是我北烈公主!」

「你!」朝傾公主氣的說不出來話。

暗衛伸手一點,就將朝傾公主的啞穴點了,然後道,「給我幾匹馬,我要帶我們公主回北烈!」

言外之意,就是帶顧清顏離開。

連軒坐在冷眼看著,嘴角噙著一抹笑。

「真是奇葩啊,他腦袋進水了吧,我說的是帶朝傾公主走,他居然拿顧清顏做要挾,」連軒笑著,隨即大聲喊道,「北烈暗衛,你腦袋被門擠了吧?你以為逃回北烈就行了?東延敗了,下一個就是你們北烈!」

北烈暗衛不說話,只是手中的匕首刺破朝傾公主的皮膚,有血流下來。

元奕眼睛猛地一縮,看著那血,心像是被針刺了一般。

他要上前,暗衛就帶著朝傾公主後退。

顧清顏站在暗衛身後,她也撕下了面具,露出原有的容貌,指著朝傾公主道,「當初在東延皇宮。她可是幫了沈安容無數次,若非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