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九章 賤名

第六百七十九章 賤名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28 08:11  字數:3721

李良這回帶了不少信來,足足十幾封。

單武安侯府就有**封了,沈安溪給她寫了兩份,老夫人寫了一份,還有侯爺和二夫人,沈安北和周婉兒,還有沈安閔,以及定了親還未過門的弋陽郡主,就連沈安淮都給她寫了。

事情說了一堆,有閑話家常,也有京都發生了什麼事,熱鬧的有,悲傷的也有。

無一例外的都是抱怨她人已經平安了,為什麼不回京,雖然安容是女兒身,可在軍營重地,就叫人不放心啊。

尤其是揚兒,出生都好幾個月了,他們都沒看過一眼,這像話么?

沈安溪的抱怨最重,她給揚兒準備的見面禮都快蒙塵了,她又實在不好意思叫李良幫著帶來,要是他娶了芍藥,她估計就理直氣壯的求他幫忙了。

她還在信中提到周婉兒,安容才知道周婉兒有了身孕,快三個月了。

沈安溪給安容寫五頁信,到最後一頁,才提到馮風,乍一看,安容還沒想起來馮風是誰,看了兩行,安容才想起來,這不是沈安溪的未婚夫么。

在信中,沈安溪給他取了綽號就馮混蛋,說他走了狗屎運,跟著三老爺在蘄州當差,有一回辦事,居然讓他救了三老爺的頂頭上司的夫人,正巧那頂頭上司兩年前死了兒子,倒是有兩個女,都出嫁了,就留下一個小孫女,不但是庶出,還身體孱弱,和她小時候差不多,她爹可憐她,把她的藥方抄了一份送給那大人。讓他找大夫看能不能用,三老爺和他頂頭上司關係極好,稱兄道弟,更好玩的在後面,馮風雖然跟著三老爺後面,但是沒人知道他是三老爺的未來女婿,只知道三老爺很賞識他。

那位大人看中馮風。知道馮風家中無人。就想著他能娶了他那寡居的媳婦,入贅到他家,給他當兒子。

那位大人是跟三老爺提的。三老爺當時就笑了,「你來晚了,他早有婚約在身。」

那位大人當時就驚詫了,從未聽過這事。到這時候,三老爺才笑道。「小女與他有婚約。」

那位大人這才恍然,難怪三老爺對他教導再三,原來是在教女婿啊,只是怎麼也沒想到。以武安侯府的權勢地位,居然把嫡女許給馮風,那入贅的事便做了罷。但還是認了馮風為義子。

也就說,現在馮風成了三老爺頂頭上司的義子了。馮風家境貧苦,緊靠那點俸祿就想娶沈安溪,還真的很難。

這不一認了義父,好了,聘禮什麼的有岳父幫他,不過馮風改了那位大人的姓,如今叫趙風了……

安容囧,她有幸認識兩個叫趙風的。

那位趙大人怕三老爺膈應,畢竟他提過讓馮風娶了他媳婦入贅他家,便把嫁進門,未有所出的媳婦認作乾女兒,準備了一份豐厚的陪嫁,當成女兒給嫁了,沈安溪還送了一份添妝去。

現在趙家天天忽悠三老爺,讓他早些讓沈安溪出嫁,蘄州不遠,他這個做爹的又在蘄州,想看女兒那還不是一盞茶的功夫,總比天天想著好。

沈安溪很無奈,她爹好像被說服了。

看到這裡,安容就知道,沈安溪的婚期快了,安容真心的替她高興。

原本沈安溪是低嫁又低嫁,以武安侯府如今在京都的權勢地位,沈安溪完全可以嫁進公侯之家了,要是換成尋常人,指不定都萌生退親的念頭,三老爺和三太太只希望沈安溪過的平順無憂,可以護她一輩子。

如今一來,馮風雖然是趙家義子,可趙家膝下無人,會被馮風當成親兒子,沈安溪出嫁,就是趙家媳婦。

趙大人和三老爺關係好,又有武安侯府撐腰,趙家待沈安溪會很好。

看完了沈安溪的,安容就看了弋陽郡主的。

弋陽郡主的信不比沈安溪的薄,上面別的事沒說,就說了兩件。

第一,她大哥要娶媳婦了。

她告訴安容,是謝謝她,謝的有些莫名其妙。

往後看才知道,事情和她雖然關係不大,但也不是沒有。

那一次,在懷州,蘇君澤為了救她受了傷,沒法送瑞親王回京,蕭遷又有事,最後還是瑞親王世子送的。

就在半道上,瑞親王世子被他爹給坑了。

他們一路騎馬回京,路過一鎮子上時,有比武打擂的,打擂台的是個姑娘,模樣俊俏,性子洒脫。

他們就停下來,多看了兩眼,那姑娘武功不錯,上去十來個男子,都被她踹了下來。

那姑娘的老爹就惋惜,「怎麼就沒一個武功高的呢,堂堂男兒,怎麼能弱成這樣?」

瑞親王一聽,當時就皺眉了,對瑞親王世子道,「你去。」

父王發話了,瑞親王世子能不聽么?

這不踩著馬背,就躍上了比試台,和那姑娘交上了手。

以瑞親王世子的武功,制服那姑娘還不是手到擒來?

然後,出問題了。

那老爹一見莫翌塵就兩眼放光,上口就來了一句賢婿,直接把莫翌塵給喊懵了。

到這時,瑞親王世子才知道那姑娘是比武招親……

瑞親王世子臉騰地一紅,回頭看著瑞親王。

瑞親王囧了,他不是故意坑兒子的,他壓根就不知道這事啊。

好吧,那對父女沒掛幌子說比武招親,可他們父女在鎮子上住了六天了,鎮子上誰不知道這是擺擂台招親啊,掛不掛的沒必要。

既然比武贏了那姑娘,依照規矩,就得娶她。

莫翌塵當時沒差點瘋了。

瑞親王嘴角一抽一抽的,看著下面一堆起鬨的,就道,「要不就娶了?」

瑞親王趕著回京,就偷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