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七章 偷襲

第六百七十七章 偷襲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26 01:35  字數:3922

暗衛領了密令,剛從議事大帳離開,後腳顧清顏就到了。

她是帶著沖沖怒氣來的,掀開帳簾就質問道,「你什麼時候向都北烈借兵了,我怎麼從未聽過此事?」

元奕看著她,想從她臉上看出點端倪來,但是顧清顏臉上只有怒氣,不見半分慌張。

他端起手邊的茶盞,道,「那一次,朕派三千精兵欲偷襲大周,結果遇上雪崩,幾乎全軍覆沒,士氣受損,朝傾提起向北烈借兵,朕當時估計是氣糊塗了,就答應了。」

顧清顏眉頭輕挑,嘴角有一抹笑轉瞬忽逝,她走近兩步,道,「朝傾公主心思簡單,只是單純的為你考慮,可北烈就不一樣了,其心叵測,你不該讓陳將軍去迎接他們。」

她語氣輕柔,一臉事先毫不知情的模樣。

元奕輕呷兩口茶,緩緩道,「朝傾心思確實簡單,她都幫朕借了三萬鐵騎,還嘴硬不承認,她身懷有孕,朕不好和她爭辯,但東延和北烈結盟,北烈又好心幫朕,朕若是這時候與北烈撕破臉面,無疑是雪上加霜。」

「不管怎麼說,北烈應該知道,朕不是傻子,會任由北烈三萬鐵騎馳騁我東延,它既然是借著朕的,上了戰場,就只能聽朕指揮,否則……朕定叫他們又來無回!」

說著,元奕眸底一抹寒芒畢露無遺。

看到元奕這神情,顧清顏反倒是鬆了一口氣。

他沒有懷疑她,雖然朝傾公主沒有承認,但元奕認定是她向北烈借的兵就行了。

而且,他對北烈也不是全然否定。他是打定主意要借著北烈鐵騎去削弱大周兵力,讓人去打前鋒。

如此一來,她倒是不懷疑他派陳將軍前去迎接的誠意了。

她坐下來,道,「雖然你派了陳將軍前去迎接,但是軍中將士可憂心不已,尤其是現在朝傾公主身懷有孕。不久就要生了。要是生下個皇子……。」

元奕抬手,打斷她後面的話,「北烈不是傻子。歷朝歷代,還從未有過和親公主生下的孩子做太子,繼承皇位的,北烈若真殺朕。扶皇子登基,東延會乖乖的忍了?」

說著。他頓了一頓,又道,「朕既然讓朝傾公主生下孩子,就不會留後顧之憂!」

元奕都這麼說了。顧清顏還說什麼呢,她只說一句,「將來你別後悔才好。」

元奕笑著。俊朗的臉上帶著溫和笑容道,「朕知道你一心為朕。現在有北烈助我,定能滅了蕭湛。」

顧清顏笑道,「你倒是信心很足呢。」

元奕坐下,道,「北烈出兵助我,就算是和大周撕破臉皮了,北烈和大周接壤的邊關,就不可能太平。」

就算他想太平,他也不會允許他太平!

是的,北烈不但出兵相助東延,還和大周宣戰了。

東延和北烈,齊齊進攻大周,對大周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但北烈借了東延三萬鐵騎,如今還在東延腹地,暫時無用武之地。

大周,軍營。

連軒無形無狀的歪坐在椅子上,一邊啃著果子,一邊笑道,「不知道是北烈腦子被門擠了,還是認為東延皇帝腦袋被門擠了,一邊攻打我大周,一邊借兵給東延,借兵幹嘛,不還是攻打我大周,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的繞上一圈?這不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嗎?」

連軒說完,有大將軍問了,「誰是司馬昭?」

連軒嗓子一噎,三言兩語解釋道,「一個陰謀家,野心明顯到走過路過的人都知道。」

那些大將軍聽得似懂非懂,從未聽說過有這樣一個陰謀家啊。

蕭遷笑道,「我想北烈應該不至於傻到這種程度,北烈把手伸到東延了,東延怎麼可能會任由他們胡作非為?」

連軒點頭一笑,「雖然北烈不會傻到這種程度,但也夠傻的了。」

雖然北烈借兵給東延,對大周來說,算是敵人。

但大周不會主動挑事,把事情鬧的更大,至少現在不會,但東延從中挑撥嫁禍,北烈就沉不住氣,對大周宣戰了,有些太急功近利。

都坐山觀虎鬥了那麼久,再忍上幾天,又怎麼了?

而且,北烈一開戰,東延的後顧之憂就小了很多,東延要真坑殺了北烈三萬鐵騎,對北烈是一沉重的打擊,而且有的大周幫著牽制北烈,東延不怕北烈報復。

不知道北烈和大周邊關是誰負責的,蠢的跟豬一樣。

別說,北烈墨王尚在北烈皇城,聽邊關傳來的消息,當時臉就拉的跟馬臉似地了,一張桌子拍的粉碎。

「誰讓他宣戰的?!」墨王近乎咆哮道。

墨王世子上官昊站在下面,眉頭也擰的很緊,他望著墨王道,「父王,事已至此,生氣已經沒用了。」

生氣能有什麼用,能讓時間倒流嗎?

能修書給大周,說北烈弄錯了,咱們息戰不打了嗎?

打仗不是兒戲,拳頭打了出去,就沒有收回來的道理,況且北烈借東延三萬鐵騎在前!

可墨王怎麼能不生氣?

好好的盤算,全被毀了,以前他有自信能一舉拿下東延和大周,如今,只能和東延平分大周了。

這是隱患,預示著將來紛紛不休的戰爭,或許會打上三五年,或許會打上三五十年。

他想統一的願望,會落空!

要是他在邊關,估計這會兒都忍不住給那下令攻打大周的將士一刀了。

而且,他把三萬鐵騎借了出去……

想著,墨王眼皮子連跳了好幾下,他臉色大變。

東延,一山坳處,萬馬奔騰,氣勢恢宏。馬蹄踏踏,似是要將山川塌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