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六章 鐵騎

第六百七十六章 鐵騎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25 09:40  字數:3978

這幾日,軍營熱鬧的厲害。

每天夜裡,天才擦黑,將士們就自動自覺地在訓練場升起大火堆,大家載歌載舞,歡笑不斷。

要說遺憾,就是沒有姑娘一起跳舞。

軍營里,女人只有安容、晗月郡主還有芍藥海棠四個,多一個都找不到。

晗月郡主身懷六甲,別說載歌載舞了,就是行動都困難。

安容是將軍夫人,自持身份也不可能跳,海棠和芍藥是不會,再加上臉皮薄,跳的不漂亮,就更不跳了。

但這絲毫不影響軍營的熱鬧。

要說軍營,能人異士還真是不少,吹簫、吹塤、拉二胡、甚至還有雜耍的。

這些將士們,在徵召入伍前,干過各行各業,單說干過雜耍的,都有七八人。

這幾個爭相上去表演,交流雜耍心得,甚至約好了,等將來不打仗了,若是還活著,就一起去街頭賣藝。

幾人笑的高興,結果被連軒一腳踹的直翻跟頭,罵道,「沒出息,就不能有點志氣,奮勇殺敵,將來做將軍,甚至封侯拜將,居然想著回去干老本行?!」

幾人被訓的頭低低的,恨不得鑽地洞好,一群將士們笑的前俯後仰,眼淚差點飈出來。

沒人知道,連軒這一腳,居然踹出了位三品將軍。

把這幾人踹下去了之後,連軒捋了袖子,道,「還有誰有絕技的,拿出來溜溜!」

有官兵大叫,「我有,我會用石子打鳥,一打一個準!」

連軒白眼一翻。「鳥是沒有,有箭靶,百箭穿楊會嗎?」

那官兵瞬間臉紅,「不,不會……。」

「這個可以會!」

「是!」一群將士們齊齊吶喊。

然後一群將士們紛紛說自己最擅長什麼。

讓安容印象深刻的有幾個。

第一個,是繡花。

那個小官兵還很靦腆,他是被一個營帳的損友推出來的。

當時連軒也笑了。有些岔氣道。「你還會繡花啊?神技能了。」

那小官兵才十六歲,聽著四周的笑聲,臉紅成猴屁股了。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沒說來一個字。

他也覺得丟臉,十幾萬大軍中,估計就他一個會繡花了。

老實說,安容也驚呆了。她還從未聽說過男子會繡花的。

可是那小官兵真的會,而且繡的極好呢。他家是蜀綉世家,最近三代,人丁沒落……別人家人丁沒落是男兒少,他們家是女兒少。蜀綉向來傳女不傳男,到他這一代,他娘就生了他一個男兒。而且生他的時候傷了身子,怕熬不到他娶妻生女。就撒手人寰,所以把家傳綉技傳給了他,讓他將來在傳給他女兒。

軍中,大多都是男子,衣裳破了,要麼將就著穿,要麼等一個月有那麼幾天,會請幾個鎮子上的大娘在軍營不遠處的小涼棚,幫他們縫補。

那小官兵習慣自己身上帶針線,有一次偷偷縫補衣裳,叫人發現了,當時整個軍營都起鬨了起來。

打那以後,附近幾個軍營,誰衣裳破了都會送來,讓他幫著縫補,有心細的發現他縫補的比他娘的還要好,就多問了一句,怎麼也沒想到他居然還會繡花!

當時,大家就要他綉了一朵。

栩栩如生,都能羞煞一群女人了。

連軒不信,拉著他起來,要他展示一下,道,「上馬能殺敵血濺三尺,下馬能捻針綉牡丹國色芳華,這有什麼好害羞的,要不,以後不打仗了,你教我繡花?」

聽連軒這麼說,那小官兵就不羞愧了。

芍藥端了綉棚子來,小官兵在眾目睽睽之下,用那拿刀飲血的手,綉了一朵牡丹花。

芍藥看了之後,就說了一句話,「小哥,你收徒弟么?」

小官兵丟了綉簍子,撒丫子跑回去坐了。

小官兵綉牡丹之後,另外一個神技能,那是真神了。

烙餅。

不是一般的烙餅,端了桌子來,錯峰揉面。

一堆官兵搬了石頭來,放火裡頭燒,燒的發紅時,官兵將麵糰做成薄餅,像耍飛鏢似地,丟在石頭上,片刻之後,麵糰就好了。

安容有幸和蕭湛分食一塊,味道極好。

恩,連軒要將那官兵送到伙房去,那官兵連連搖頭,「連將軍,我要上戰場殺敵!」

之後玩摔跤,兩個營帳比拔河,輸的營帳要給贏的那個,或洗一個月的衣裳,或唰一個月的馬桶,或拎三天的水……

這個是玩的最久,也是士氣最高漲的。

玩了幾天,越玩越起勁,就跟賭博一樣,簡直是上了癮,從早盼到晚,就等天黑。

不但底下的將士們玩,將軍也玩。

這不,連軒和蕭遷在拔河。

安容和晗月郡主圍著一小火堆坐著。

晗月郡主披著厚實的斗篷,看的津津有味,問安容道,「你說,他們誰會贏?」

安容看著,笑道,「你覺得誰會贏?」

晗月郡主撲哧一笑,「這還用說,當然是蕭遷了,我感覺不到連軒的厲害。」

安容捂嘴笑,連軒太弔兒郎當了,容易迷糊對手,讓對手輕敵。

但蕭遷熟悉連軒,他不會掉以輕心的。

兩人拽著繩子,穩穩的站在那裡,暗暗使勁。

這一比,就是一盞茶的功夫。

最後,生生將拔河用的繩子給拉斷了。

一群將士們拍手叫好。

然後又有將軍起鬨了,「大將軍,你也來一個!」

有人帶頭,幾乎是所有人都跟著起鬨,包括晗月郡主和安容。

這麼多天了,一直沒見蕭湛上場,太失望了。

連軒和蕭遷就道,「要不我們兩個和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