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五章 雪崩

第六百七十五章 雪崩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23 06:48  字數:3681

軍中有七八個帳篷,一百多名將士忽然抽搐嘔心,這可不是小事。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520。首發

安容趕緊放下手裡的烤肉,邁步便要去看看。

帳篷里,燒了炭爐,都覺得冷。

外面冰天雪地,一出帳篷,便凍的安容直打寒顫。

鵝毛大的雪花飄著臉上,融化成水,直往脖子里躥。

海棠趕緊拿了斗篷過來幫安容繫上,這才踩著厚厚的積雪往前走。

在軍帳前,安容見到了蕭湛。

最近兩日沒有打仗,蕭湛沒有穿戰袍,就穿了兩件單衣,在這漫天的雪花中,顯得格外的刺眼。

安容原就冷了,一見他穿成這樣,就更冷了。

但是蕭湛握著安容的手,安容就翻白眼了,就穿兩件單衣,手還暖的跟火爐似地,她都快裹成熊了,還凍的發抖,還讓不讓人好好的過冬了?

蕭湛見安容手凍的厲害,拽著她就鑽進了帳篷。

進了帳篷,蕭湛就鬆了手。

那些將士們趕緊行禮,「見過將軍。」

蕭湛點點頭,問道,「可查出病因了?」

軍醫站起來道,「像是中毒,又有些不像。」

蕭遷就問道,「怎麼這麼說?」

軍醫就道,「帳篷里住了二十個人,有十七人中毒,另外三人和他們同吃同住,卻安然無恙,其他帳篷也一樣,總有那麼一兩個沒事。」

要是下毒的話,不可能有人倖免。

他們不確定,所以讓人去稟告安容,讓她過來瞧瞧。

安容走過去,看著那些昏睡在床上的將士們。鼻子皺了一皺,有些想捂鼻子。

她極想問一句,他們這是多久沒洗澡了啊,這味道大的,能把人熏暈過去了。

安容看了兩個人,蕭湛站在一旁,問。「是不是中毒?」

安容點點頭。「是中毒。」

蕭遷就皺眉了,「難道是東延下的?」

安容搖頭,「應該不是。」

蕭湛眉頭輕皺。望著安容。

安容回頭,指著炭火道,「醫書上有記載,說炭火燃燒。屋子裡要通風,否則會中毒。連日下雪,他們都不曾出去操練,一直待在帳篷里,所以才會中毒。」

軍醫一聽。恍然大悟,「是了,那幾個沒中毒的。今兒都出去過兩趟。」

安容點頭,叮囑道。「在帳篷里燒炭爐,一定要注意通風,這些人中毒還算輕,要是再晚一些發現,可真的要出事的。」

等出了軍帳,蕭湛就吩咐官兵道,「傳令下去,凡是燒炭的帳篷,務必留通風口,這是軍令!」

官兵領了吩咐,行禮,轉身便要跑去傳令。

安容攔下他,在蕭湛耳邊低語了兩句。

蕭湛眉頭擰了下,又對官兵加了一句,「讓那些一兩個月沒洗澡的,都給我洗澡去!」

那官兵站在那裡,臉騰地一紅。

雖然安容沒有明說,但是官兵不傻啊,這明顯是將軍夫人的主意啊。

想到他也一個月沒洗澡了,就渾身不自在。

在軍中,大冬天的,一兩個月不洗澡再正常不過了,行軍途中,席地而眠,有張床安眠就不錯了,哪顧得上乾淨啊?

官兵領了吩咐,趕緊去稟告了。

蕭湛幫安容拍掉斗篷上的雪,道,「外面太冷,你回軍帳待著,別凍著了。」

安容點點頭,就帶著海棠走了。

等蕭湛走遠了,海棠方才道,「以前沒進過將士們住的帳篷,原來臟成那樣子,簡直跟……。」

豬窩兩個字,海棠實在沒好意思說出來。

安容輕嘆,「行軍打仗,不比在家中。」

就是她,這大雪天,也不能天天泡澡,兩三天泡一次,她都覺得身上臟,都是灰,那些將士們,一兩月不洗澡,安容是絕對忍受不了的。

你就算不洗澡,你好歹也擦拭下吧,以前軍中冷,沒那個條件,怕擦冷水澡,凍著了。

可現在有炭火了啊,應城十里開外就有煤礦,為了過冬,蕭湛有了前世記憶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籌備過冬,煤炭是準備的足足的。

帳篷里熏著炭爐,用銅壺燒些水能是難事?

說到底,是懶散慣了,非得逼著才行。

安容以為蕭湛下令了,軍中將士就會聽。

她不知道,等蕭湛巡視一趟軍營回到軍中大帳,好些將軍都在那裡等他了。

他們也一兩個月沒洗澡了,河裡的水都結了冰,能洗嗎,要是燒水洗澡,十幾萬大軍啊,挨個的洗一遍,都差不多要春暖花開了。

可大將軍下了軍令,不照做,就是違反軍規的事,那是要挨軍棍的。

底下的將士一步步向上反映,希望蕭湛能收回這個軍令。

有將軍粗狂,道,「大將軍,你也不能太由著將軍夫人了,咱們大老爺們不洗澡,這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最多咱們見了將軍夫人,離的遠遠地就是了,沒必要這麼折騰我們吧?要是軍中有條件,老陳我就泡熱水裡,泡上一天一夜,這不是沒那個條件么。」

對於安容,這些將軍是敬重的,且不說,安容為了軍中將士們做了多少努力了,單說身份,她現在是太子妃,將來的皇后,誰敢對她有意見?

蕭湛坐下,還未說話,蕭遷就道,「人人洗澡,難度是大了些,可是擦個澡還是可行的吧?」

陳將軍望著他,蕭遷繼續道,「我大嫂來軍營這麼久,就提了這麼一個小要求,還不是為了她自己,是為了大家好,身上太臟,容易得病,你們要是不聽,鬧到她耳朵里,回頭我大嫂回京了,這軍中的供應可是會差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