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四章 烤肉

第六百七十四章 烤肉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22 06:06  字數:3454

「你就是這麼想我的?!」蕭湛有些咬牙切齒。

安容眉眼一斜,一臉你本來就是這樣,還不許我想的表情。

蕭湛拿她沒輒。

要說安容心善,當真是善良到叫人心疼。

可要說心狠,估計這世上也難有人比她更心狠了。

前世那麼深的怨恨,她都能忘掉,叫蕭湛欽佩。

比起鮮血淋漓的報復,漠視帶來的傷害更大,它從骨子裡灼傷人。

蘇君澤知道前世,他也沒臉再糾纏不休,他也省了一樁糟心事。

蕭湛和安容不知道。

蘇君澤渾渾噩噩一路回京。

半道上,路過一寺廟時,他借宿了一宿。

在寺中路過時,他居然碰到了柳雪茹。

她居然喊出了他的名字。

若是沒有夢到前世,他或許會很詫異的問,姑娘認得我?

但是,現在,他覺得厭煩。

前世的他,糊塗至極,被顧清顏的離世蒙蔽了雙眼,柳雪茹說什麼,他信什麼,當真以為是安容因妒生恨,毒殺顧清顏。

在安容生孩子時,他竟也不去看一眼,由著她勸說母親毒死安容。

他不是安容,不會善良到將心底的委屈全部壓下,選擇將仇恨淡忘。

他忘不掉!

她親口喂安容喝下加了砒霜的葯,安容竟然還容的下她。

柳雪茹不知道蘇君澤心裡對她厭惡至極。

她只知道,她夢到過蘇君澤,雖然在夢裡,她只是一個姨娘,但是她有兒有女。過的很舒坦。

現在她要嫁人了,父親死了之後,她們母女就無依無靠,因為二舅舅的錯,武安侯府根本就不許她們進門。

柳家看見她們沒了靠山,平日里沒少欺凌她們,現在。更是為了貪慕她的陪嫁。要將她嫁人!

雖然不是做妾,可對方長的肥頭大耳,嫡妻才死了不到半年。後院女子不知道有多少,看著就覺得噁心。

她寧願給蘇君澤做妾!

柳雪茹是恨不得粘上來才好,但蘇君澤冰冷刺骨的眼神,嚇的她不敢近前一步。

為什麼跟夢裡的不一樣。他一點都不溫柔,就跟那吐著信子的毒蛇一般。看一眼,都覺得身子涼了半截。

柳雪茹站在不敢動,不遠處,有一男子抖著一身的肥膘。帶著七八個小廝過來,氣洶洶道,「你個賤人!爺願意娶你。是你上輩子積了德,你還敢拒嫁!爺今兒要不給你點教訓。你就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睛!」

說著,幾個小廝就過來抓住了她。

柳雪茹一個勁的叫蘇君澤救命。

蘇君澤撇了她一眼,轉身走了。

男子將柳雪茹拖進了後院廂房,七八個小廝守在門外。

耳朵豎的尖尖的,聽屋子裡的動靜,不由得捂嘴笑,柳姑娘越鬧,爺越早做新郎。

此乃後話,暫且不提。

這會兒,安容正拉著蕭湛,撒嬌耍賴,用盡辦法,要蕭湛跟她說前世的事。

蕭湛一句話,就把安容堵死了,「你要聽我鞭屍,我一時間還真沒法張口就道來,容我仔細想想,過幾天再和你說。」

安容漲紅了一張臉,鼓著腮幫子,氣呼呼的。

一個大男人,居然這麼記仇!

看見安容生氣,偏還無法反駁,蕭湛的心情就格外的好。

遠處,戰鼓聲傳來。

蕭湛眉頭一緊,道,「我要回軍營了。」

說著,便站了起來。

安容也站了起來,「我跟你一起回軍營。」

蕭湛搖頭,還未開口,安容就先道,「王妃帶著小郡主,不知道去哪兒了,皇上和王爺追去了,天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回來,還會不會回來,我和晗月郡主待在這裡,多無趣啊,我們要回軍營。」

說完,不等蕭湛答應,安容又道,「反正你不帶我們去,我們自己也能去。」

陽光下,安容一張精緻白皙的臉,因為激動,帶了些紅暈,像是蜿蜒雪山上,映著夕陽餘暉。

一時間,蕭湛竟不忍心拒絕。

不過他提了個要求,不論戰事多麼緊急,安容每天必須休息三個時辰,若是做不到,他會送她回小院來。

等安容答應了,蕭湛才吩咐道,「連軒,你護送她們回軍營。」

安容回頭,便見連軒走過來。

晗月郡主跟在他身後。

連軒兩眼一翻,有些鄙視道,「大哥,你怎麼能夫綱不振呢,大嫂說兩句,你就心軟了。」

安容望著他,「你不同意晗月去軍營?」

連軒輕咳,「我同意啊,一直就不反對,才不像大哥,立場不堅定。」

安容囧,那是你沒立場好吧。

戰鼓越敲越響,蕭湛徑直走了。

安容和晗月郡主回去收拾包袱,兩刻鐘後,有連軒護送,又回了軍營。

看見她和晗月郡主回來,將士們都很高興。

住進帳篷,好像一切又回到了之前離開時的模樣。

只是,這一回,戰事越加的激烈。

安容遵照吩咐,每天睡三個時辰。

其他時間,她幫忙醫治傷兵的時候比較少,大多在看賬冊。

戰爭損耗太大,她必須想法子保證源源不斷的錢來供應戰爭。

轉眼,幾個月過去了。

這幾個月,大大小小的戰爭,打了不下二十回。

有勝有敗,但多數時候還是勝利居多。

蕭湛帶著十幾萬大軍攻破了東延四座城池。

如今的軍中大帳,是建立在原本東延的疆土上。

大周士氣正勝,東延有些心浮氣躁了。

這一天,軍中大帳里。

安容和晗月郡主圍著炭爐烤火。

幾個月過去,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