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三章 真心

第六百七十三章 真心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21 05:40  字數:4177

話說到這份上,皇上也不好再問。

除非是傻子,否則都知道中了媚葯該怎麼解。

難怪瑜兒明知道怎麼救自己,卻偏偏不說了。

安容站在那裡,生怕皇上再問,趕緊道,「皇上,要沒什麼事,我就先告退了。」

皇上擺擺手。

安容還沒轉身,門吱嘎一聲打開。

徐公公進急急忙來道,「皇上,王爺騎馬走了。」

皇上一聽,當即坐不住了,低罵一聲,竟是先安容一步出了屋子。

安容,「……。」

這是去找王妃和小郡主去了?

你們都走了,她留在這裡做什麼啊,幫小郡主照顧那些小鴨子?

安容無奈撫額,邁步出房門,抬眸便見到蘇君澤站在那裡,看著她。

安容眉頭幾不可察的皺了下,就聽蘇君澤道,「我有幾句話想和你說。」

安容站著沒動。

蘇君澤又加了一句,「最後幾句話。」

聽到最後兩個字,安容這才有了些鬆動,看著蘇君澤沉痛的雙眸,安容告訴自己,就這最後幾句話了。

若是知道前世的那個人不是蘇君澤,或許她還有心情問問前世她死後的事,誰叫她問蕭湛,蕭湛怎麼也不肯說了。

見安容答應了,蘇君澤先轉了身。

在小院中間的石桌旁坐下。

那位置極好,院中守護的暗衛都能看的見,但不會出來打擾,他和安容能靜靜的說幾句話。

安容走了過去,在他對面坐下。吩咐芍藥道,「沏壺茶來。」

芍藥便轉身沏茶去了。

兩人誰也沒有先開口,直到芍藥把茶端來。

芍藥給兩人斟茶,然後退後五步,睜大眼睛看著兩人,耳朵豎的尖尖的,想聽聽他們聊什麼。

可耳畔聽到的只是風吹樹葉颯颯聲。

又是半天。

一盞茶喝盡。蘇君澤才開口。聲音有些沙啞,道,「我夢到前世了。」

安容微微抬眸。「我知道。」

若非夢到前世,他看她的眼神,始終帶了些指責。

如今,指責沒有了。只剩下沉痛和後悔。

又是一陣寂靜。

半晌之後,蘇君澤說了第二句話。

「對不起。」

這三個字。讓安容鼻子一酸。

前世,她嫁給蘇君澤六年,直到臨死前,也未曾聽他說過這三個字。

如今。他卻要為前世跟她道歉。

他有錯,她又何嘗沒有?

當年若非她退了蕭湛的親,執意要嫁給他。又怎麼會有後面那麼多事。

如今能重活一世,不重蹈前世覆轍便好。又何必揪著前世種種不放。

而且,前世,她不知道有多少事是她不知道的,她越是深究,越會發現自己有多愚蠢,有多好騙。

她所有以為的美好,都只是她以為。

她以為蘇君澤愛她,對她情真意切,終究不過是一場欺騙。

她以為顧清顏真心待她,和她是無話不談的好姐妹,可結果呢。

想到這一次在玉鐲里看到的,安容怎麼也不敢相信,顧清顏會騙她。

她在玉鐲里待了六個時辰,有一半的時間是用來哭的。

玉鐲里,那幅模糊不清的畫,如今清明了。

上面畫的是當初她第三次撿到清顏的玉簪,清顏親手替她簪在髮髻上的場景。

前世,她就是蕭家木鐲主人之一。

清顏從未告訴過她這事。

玉鐲里,還記載著她的好事,和有違德行的壞事。

清顏做了許多的好事,給人治病,救治災民,排解瘟疫等等。

可有違德行的事也有。

第一件,便是治病。

前世,容妃被人下毒,一夜之間白頭,和這一世,三姨娘白髮之症一模一樣。

清顏明明能救她,卻沒有出手相救。

安容想不到什麼時候容妃和清顏結過仇。

只有那一次。

她還得那一次是皇宮設宴,容妃和皇后、鄭貴妃她們唇槍舌劍,一把火燒到清顏身上。

清顏太閃耀,不論誰和她比,總會落了下乘。

皇上讓清顏跳舞助興。

清顏跳了,只是一時不注意,腳下一崴,差點摔倒。

蕭湛當時也在,他速度極快,在清顏跌倒之際,將她抱緊了,才免了清顏摔倒出醜。

當時容妃及時道歉了,雖然不排除有些幸災樂禍,但清顏說是她自己大意了,並未放在心上。

後來,又是比詩詞。

有位大家閨秀作詩,詩詞里竟然涵了她的名字,辭藻優美,意境深遠。

剛巧她的對手是容妃的嫡妹,自己妹妹出了丑,她面子上就過意不去了,見不得她得瑟,這不又把清顏拉出來,要打壓別人。

皇上對作詩含自己名字也很感興趣,清顏這兩個字,又清新脫俗,想必做出來的詩極好聽。

清顏不得不忍著腿疼站起來,可是她半天也沒做出來。

蕭湛再次站起來,替她解圍。

然後,一把火燒到她身上來。

那時候,她還有些生氣,你維護自己的媳婦,也不能坑我啊,萬一我做不出來,豈不是丟臉至極?

安容被趕鴨子上架,從來低調的她,被蕭湛拽著,高調了一回。

安容那個憋屈,人家都是大家閨秀之間你掐我掐的,她倒好,被一個大男人拽著作詩。

安容那時候也是有些脾氣的,這不在詩詞里把蕭湛罵了一回。

一朵幽蘭,在空谷中悄然綻放,與清風明月為伴。

偏偏有人把它挖出來栽花盆裡,和百花爭奇鬥豔,失了神韻。

連皇上都說她看著溫婉柔順,竟沒想到會借著作詩數落蕭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