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二章 吐血

第六百七十二章 吐血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20 10:01  字數:4652

想著他再三問安容為什麼躲避他,甚至心底還責怪她貪慕權勢,選擇了蕭湛,放棄了前世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的自己。

他前世所作種種,她願意再看他一眼,已是恩賜。

他憑什麼指責她涼薄?

想著,蘇君澤心中一痛,一口血噴了出來。

門吱嘎一聲打開,太醫和丫鬟進來。

正巧看到蘇君澤吐血,丫鬟臉色一變。

太醫趕緊上前,扶著蘇君澤躺下,一邊道,「怎麼好端端的就吐血了呢?」

說著,一邊給蘇君澤把脈。

越把脈,太醫越皺眉,真是太奇怪了,沒醒之前,脈象極好,沉穩有勁,一點事都沒有。

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卻悲痛欲絕,急怒攻心。

太醫忍不住勸道,「世子爺心中有什麼事,不妨看開些,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坎。」

蘇君澤靠在枕頭上,溫朗如玉的臉蒼白無血,眼神浸著悲痛和後悔。

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坎?

他這道坎,如何過去?

前世,等他知道安容入了他的心時,安容已經死了,更被他休了,哪怕他不願意,可他就是休了!

最後,安容沒有葬在蘇家祖墳,更沒有和他合葬!

這一世,他從一開始就輸了,輸的徹徹底底。

安容嫁給了蕭湛,如今還生了揚兒,她很幸福,他就是想彌補前世的過錯,都沒人給他機會。

前世的仇,她選擇了逃避。

他寧願她對他狠心,哪怕折磨他。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愧疚。

「哪一天你夢到她,我便不再避著你。」

「因為,你會避著我。」

想到他苦苦糾纏,換回來讓他憤怒的兩句話。

如今,卻成了心痛。

她說的對,他會避著她。

閉上眼睛,蘇君澤問太醫。「蕭表少奶奶回小院了嗎?」

太醫正開藥方。讓丫鬟趕緊去抓了葯,煎了給他服用。

聽他問話,太醫搖頭道。「沒有回來。」

三天後,安容出現在屋子裡。

出現時,耳邊就聽到一陣哇哇哭聲。

海棠在哄揚兒,道。「小少爺乖乖吃奶,娘親很快就回來了。乖。」

可惜,揚兒笑,海棠再如何輕聲軟語的哄著,他也聽不明白。

聽到揚兒哭。安容就心疼不已,忙走了過來,一邊問道。「揚兒這是怎麼了?」

屋子裡,只有奶娘和海棠。還有揚兒。

門窗緊閉,也沒聽到有開門聲。

安容的聲音就那麼憑空響起,嚇了奶娘和海棠一大跳。

幸好是坐著餵奶,不然這一嚇,非得出事不可。

海棠見了安容,臉上一喜道,「少奶奶,你可算是回來了。」

安容輕點了下頭,便伸手要抱揚兒,一邊問道,「揚兒怎麼哭的這麼凶?」

海棠有些心疼揚兒道,「少奶奶走了六天,小少爺就有六天沒好好吃奶了,都消瘦了一圈了。」

原本哭的傷心的揚兒,被安容抱在懷裡,竟然就不哭了。

奶娘詫異道,「到底是親生的骨肉,只認少奶奶你呢。」

揚兒不哭了,睜著一雙眼睛看著安容,一個勁的往她懷裡頭鑽,找奶吃。

安容走之前餵了揚兒一回,也是吃的飽飽的進的玉鐲,但是漲奶時,她把奶水擠了,這會兒哪還有什麼奶水啊。

安容一邊喂著揚兒,一邊吩咐海棠拿吃的來。

奶娘在一旁看著,有些茫然。

她以為安容是爬窗戶進來的,可那樣子又不像,太奇怪了,就像是忽然出現在屋子裡頭一般。

安容一邊吃著糕點,一邊喂揚兒。

安容雖然很餓,但只吃了兩塊糕點,算是墊墊肚子,不然她連抱揚兒的力氣都沒了。

因為奶水不多,揚兒吃的有些不盡興。

他已經六天沒正兒八經的吃奶了,一吃奶就哭,要不是肚子餓極了,他都不會吃奶娘的奶。

看著揚兒,安容有些自責,是她疏忽了,她以為奶水都一樣,她在的時候,沒有讓奶娘喂揚兒試一試,誰想到她一走,揚兒會不吃奶娘的奶啊。

揚兒吃了半飽,安容抱著他在屋子裡來回走了十幾圈,他才眯眼睡著。

安容將他放在搖搖床里,然後吃飯。

海棠在一旁,道,「少奶奶打算喂小少爺四個月,就讓奶娘喂,如今瞧來,怕是不成的。」

安容瞥頭看了揚兒兩眼,她也沒想到揚兒會這麼粘她,難道她的奶水和別人的不一樣?

安容看著自己瑩潤的皮膚,想著她的血百毒不侵,應該是不同的。

「那我就自己喂,」安容笑道。

奶娘一聽,趕緊跪了下來,求安容別趕她走。

安容看著她,半晌沒反應過來,她沒打算趕她走啊。

知道奶娘多心了,安容讓海棠扶她起來道,「不趕你走。」

奶娘這才放心的起來。

安容繼續吃飯,隨口問道,「我走幾天,小院沒出什麼事吧?」

海棠在一旁,回道,「皇上和王爺他們和以往一樣,該吵吵,該動手動手,並無異常,只是少奶奶走的那天夜裡,東欽侯世子從屋頂上滾了下來,昏睡了三天,三天前才醒……。」

昏睡了三天?

安容咬著筷子,抬頭看著海棠,「好好的他怎麼會昏睡三天?」

海棠搖頭,「不知道呢,太醫檢查了,他什麼事也沒有,不過他醒來時,傷心欲絕,急怒攻心,吐了好幾口血,神情有些萎靡。」

安容一邊聽著,一邊吃菜,速度越來越慢。

當初蕭湛也是昏迷了三天,脈搏沉穩。什麼事都沒有,難道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