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七十一章 路人

第六百七十一章 路人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19 08:47  字數:3905

和蕭湛一樣,蘇君澤昏睡了三天,也夢了三天的前世。

蘇君澤的夢從斷落的風箏開始。

那一天,天晴得很好,蔚藍如玉,乾淨得幾乎沒有一絲雲彩。

有幾隻五彩蝴蝶風箏在空中翩翩飛舞。

他見到一隻風箏斷了線,掉落在樹上。

他心中一動,便一躍而上,將風箏撿了下來。

遠處,有一姑娘過來,看著他,笑的有些拘謹,臉有些窘紅。

他知道自己容貌俊朗,極少有女孩子看到他不害羞的,她也不例外。

他舉了舉手裡的風箏,問她,「是你的?」

她連忙點頭,「是我的。」

他把風箏往前一遞,她走過來。

越靠越近,臉也越來越紅。

像是天邊一朵火燒雲。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安容,也是第一次和她說話。

他知道,安容有些膽小,和他說話總是很緊張,甚至不敢抬頭看她。

隨即,夢境一轉。

青玉軒,二樓。

那一天,他去青玉軒買筆墨紙硯。

樓上哄鬧嬉笑,他因好奇,也上了樓。

樓上,有女子題詩。

有人搖頭吟誦: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錦瑟華年誰與度?

月台花榭,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碧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

試問閑愁都幾許!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詩詞,極美。

聽著詩。腦中是飄飛的雲彩舒捲自如,城郊日色將暮。

一望無垠的煙草,滿城翻飛的柳絮,梅子黃時的綿綿細雨。

景,更美。

他當即就動了心,朝那邊走了過去。

正巧,那姑娘擱筆輕笑。「獻醜了。」

聲音婉轉。猶如深谷鶯啼。

她穿著一身天藍色裙裳,裙擺上綉著幾片竹葉。

容貌端麗冠絕,冰肌玉膚。滑膩似酥,天生麗質難自棄,氣韻天成。

蛾眉淡掃,臉上淺淺的抹了一層胭脂。殊色驚人。

她眉梢上揚,流露三分淺笑。

那一瞬間。他好像看到一朵期盼已久的牡丹,悄然綻放。

也是那一瞬間,好像整個青玉軒都因她黯然失色。

他的一顆心,從此遺落。

那時候。他還不知道她是誰。

等他打聽到她是誰府上的姑娘時,她已經和蕭湛定親了。

蕭湛迎娶了她沒多久,他也被太后賜婚給了安容。

想娶的娶不到。不想娶的硬塞過來,太后賜婚。又多少人不得不認命?

那一天,他在路上遇到了蕭湛,他拉著他在酒樓痛飲幾杯。

酒過三巡,他問他,「蕭老國公逼你迎娶顧家大姑娘,你喜歡她嗎?」

「喜歡?」蕭湛微微蹙眉。

顯然,從來沒人問過他這樣的問題。

蘇君澤笑了,「你不會連什麼是喜歡都不知道吧?」

蕭湛沒有說話。

蘇君澤繼續問他,「若是幾天不見她,你會不會想她,想她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心情好不好。」

蕭湛眉頭皺的更緊了,「她會照顧自己,就算不會,還有丫鬟。」

若是一個人,弱到連照顧自己都不會,就是餓死病逝,也是活該。

從小蕭老國公就是這樣教他的,他不認為這不對。

「無趣!」蘇君澤拍了桌子道,「你不喜歡她,你為什麼要娶她?!」

那一天,蘇君澤被賜婚。

就憑他這樣喝酒,也知道他心情不好。

蕭湛知道他和安容賜婚,想到安容那獃獃的,被人騙的團團轉還傻的樂不可支,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太笨,以蘇君澤才華洋溢的性子,確實不大討他喜歡。

他給自己斟酒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沒有理由去反對。」

他需要一個嫡妻,他退掉這個,還會有另外一個,何必來回折騰?

蘇君澤苦笑兩聲,「你看的真開,可我做不到。」

說完,又是痛飲一杯。

他問了最後一個問題,「武安侯府四姑娘退了你的親,現在又要嫁給我,你不生氣嗎?」

「若是你顧忌我,大可不必,我若真生氣,她也活不到現在。」

說完這一句,蕭湛便走了。

蘇君澤雖然心底抵觸,但是太后賜婚,他不得不迎娶安容,還得高高興興的迎娶。

大婚那一天,他騎在油毛順滑的馬背上,在一陣熱鬧中,用八抬大轎把安容迎娶了回來。

他和蕭湛算是從小就認識,他大婚,蕭湛和顧清顏都來道喜,祝賀他和安容夫妻和順,白頭偕老。

在新房中,他挑開安容的紅蓋頭,露出她那張絕美的臉。

不得不說,安容的容貌比之顧清顏也不差。

兩人在喜婆的催促下,飲下交杯酒。

許是喝多了酒,他看著安容,四目相對。

安容的眸底帶著羞澀傾慕。

但是在他眼裡漸漸的變成另外一張臉,含嬌帶嗔,嬉笑怒罵,無一不牽動他的心。

就這樣,他和安容圓了房。

安容成了東欽侯世子夫人。

安容和顧清顏關係極好,幾乎無話不談,顧清顏甚至將一對玉簪中的一支大方的送給了安容。

每每看到那支玉簪,他總會想起她來。

安容很傻,只要對她好,她能對你掏心掏廢。

她沒有心機,你問什麼,她便答什麼。

兩人相敬如賓,琴瑟和諧,她甚至為了能與他紅袖添香,努力學詩詞歌賦琴棋書畫,

她很聰明。一學就會。

就這樣過了六年。

當然,安容也不是一直這麼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