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六十三章 浴桶

第六百六十三章 浴桶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12 08:16  字數:4456

蕭湛幾個打仗,餓了三天。

安容和晗月郡主炒了六個小菜,根本就不夠吃。

這不,又到伙房,準備再添幾個小菜。

安容炒菜,晗月郡主切菜,分工明確。

這一回,晗月郡主很仔細,切的菜比之前要上相的多。

只是一仔細,速度就慢了下來。

一旁的火頭軍幾次瞥眼,恨不得過來搶切菜刀了。

好在她們出來的時候,桌子上還剩有菜,慢點也不急。

安容燒好一個,便有官兵端去大帳。

伙房總管過來,安容問他道,「那寫將士們可吃了?」

伙房總管忙回道,「都吃上了,將軍下城門就說過,接下來三天管飽了吃,只是……。」

見他支支吾吾,晗月郡主問道,「只是什麼?」

伙房總管看了安容兩眼,安容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是不是糧草不夠了?」

伙房總管點點頭,「糧草不多了,要是尋常時候,還能管七八天,將軍讓大家管飽了吃,只夠三天的。」

雖然少奶奶說了,糧草會在五日之內送到,三天在五天之內,四天也在啊,而且送糧草來,路上要是遇到什麼事耽擱了,指不定就晚十天半個月,到時候……

他不得不來稟告一聲,以防萬一。

安容點點頭,道,「我知道了,一會兒我會和將軍說。」

伙房總管忙點頭,道,「那少奶奶繼續忙,我去別處看看。」

等伙房總管一走,晗月郡主就慶幸道。「還好,連軒沒有大哥能幹,要是國公爺把這麼重的任務交給我,我可辦不到。」

要她管十幾萬大軍的衣食住行,估計只能叫他們張嘴喝西北風了。

安容聳肩一笑,確實有些累,不過她能堅持。

再說了。現在蕭湛被封太子。天下人盡皆知,這大周的江山遲早是他的,她能不盡心竭力嗎?

她只希望戰事能早日平息。讓百姓能安享太平。

安容繼續翻炒。

又端了一盤子菜走。

有官兵過來道,「少奶奶,小將軍醒了,再哭。」

安容囧。能別叫揚兒小將軍么,尤其更哭在一起。戰場之上,將軍都是流血不流淚的好吧。

晗月郡主也在笑,她催道,「你快去吧。別讓揚兒等久了。」

安容看著鍋里的菜,晗月郡主過來接手道,「你放心去吧。我在火頭軍里混了很久,也會炒菜的。」

安容就放心的走了。

等安容一走。晗月郡主就望著鍋里的菜不知所措了。

她方才吹牛了,她是在火頭軍里待了很久,可是她只負責切菜啊。

不過她就算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的,人家怎麼做,她就怎麼做就是了。熱門小說網Remenxs

晗月郡主翻炒了兩下,然後往鍋里倒水,把各種調料加一遍,用火煮。

等水差不多幹了,翻炒兩下,裝盤子。

官兵過來,把菜端走。

大帳內,幾人在大快朵頤。

見官兵進去,連軒就迫不及待道,「快點端上來。」

官兵走到桌子旁,桌子上擺滿了盤子,他拿了一空盤子起來,才把菜放下。

連軒拿了筷子,迫不及待的就夾了一塊肉,往嘴裡一塞。

他神情陶醉的嚼了一下。

蕭遷望著他,問道,「味道怎麼樣?」

連軒嘴角一笑,「大嫂做的菜,有差的嗎?」

蕭遷想也是,不過這盤子菜,賣相好像有點奇怪,鼻尖也沒有聞到香味,不過大嫂做的,肯定差不了。

蕭遷也夾了一塊,往嘴裡一塞。

才嚼了一下,他就看著連軒了。

連軒眼神耷拉,望著蕭湛。

兩人二話不說,一人給蕭湛夾了一筷子。

可是蕭湛眼明手快,將兩人的筷子擋下了。

就這樣,連軒和蕭遷以一敵二,也沒能把菜送到蕭湛碗里。

倒是兩人憋的臉紅,往地上一吐。

「娘啊,這誰燒的菜啊,是不是放了砒霜啊,這麼難吃?!」連軒大口灌茶。

一盞茶喝完,連軒才望著蕭湛道,「大哥,你是不是知道這菜不好吃?」

蕭湛夾著豆腐,道,「回鍋肉,我吃過一回。」

那一天,他在密林做了吃食,等安全之後,安容也給他做了幾個小菜。

其中,就有一道回鍋肉。

安容燒的回鍋肉味道極好,老遠就聞到香味,這個明顯不是。

一會兒,安容還會做了菜端來,他不想吃別人做的。

蕭遷也覺得這菜絕對不可能是安容的水準,就算失望,也不會失誤到這份上來,便問傳菜官兵道,「誰做的?」

官兵在一旁,早憋紅了臉,「應該是晗月郡主做的。」

話音一落,連軒就道,「我就知道是她,這樣的菜,旁人做不出來。」

官兵抖著肩膀出去了。

晗月郡主見了官兵,迫不及待的問,「他們吃了菜,說什麼了沒有?」

看著晗月郡主那高興模樣,想到連軒和蕭遷憋紫的臉,他選擇了隱瞞,道,「小的沒仔細看,但是幾個將軍為了這菜爭的打起來了。」

他還形象的描述了一下,晗月郡主高興的直哼,「炒菜也沒那麼難嘛。」

說著,她又繼續炒。

官兵嘴角抽抽,在心裡替連軒等人默哀,祈求安容早些回來接手。

官兵不動聲色的給一旁的火頭軍使眼色,讓他做菜。

然後端了晗月郡主做的菜走,半道上,把晗月郡主做的菜端給火頭軍,換了火頭軍做的菜端上去。

連送了兩個菜,安容才回來。

剛回來,安容就一腦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