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六十二章 熟悉

第六百六十二章 熟悉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11 05:22  字數:3675

readx從炸彈聲響起,到炸彈聲停歇,整整經歷了三個時辰。。

被炸彈炸傷的官兵至少有三千人,這還不算上那些在城門上直接被炸死,連抬回來醫治的必要都沒有的將士們。

炸彈的傷害,可比弓箭要強的多。

那些受傷的將士們中,少說也有五六十人被炸彈炸壞了耳朵,損了聽力。

戰事太殘酷,安容無力阻止。

她只能盡自己的綿薄之力,盡量讓那些將士們少受些痛苦。

軍帳後不遠處,安容在幫著熬藥。

這熬藥的罐子可不是那種小藥罐子,而是大缸。

芍藥幫著添柴火,安容拿了鍋鏟攪拌藥材,道,「不用添柴了,等柴火熄滅,葯就熬好了。」

這樣煎藥,簡直是浪費藥材,藥性能有尋常的六成就不錯了。

可是沒辦法啊,那麼多將士受傷,哪有那麼多人熬藥,就算人手夠了,可還要抓藥呢,熬藥罐子也不夠用啊,只能一鍋煮了。

好在那些將士們傷都差不多,這葯的目的就是為了止血補身。

等葯敖好了,便有官兵把葯抬走,給那些失血過多的將士們服用。

海棠見安容眉間有疲色,端了碗茶水過來道,「少奶奶,你回大帳歇會兒吧,這裡有奴婢們看著呢。」

雖然蕭湛被封了太子,安容是太子妃。

不過在軍中,蕭湛習慣別人喊他將軍,安容習慣別人喊她少奶奶。

安容喝了茶,把茶盞遞給海棠,正要搖頭呢,那邊官兵來報,「少奶奶,小少爺醒了,再哭。」

芍藥就心疼道,「肯定是餓了。」

然後便是催安容去給她們的小少爺餵奶。

安容也捨不得揚兒哭。這不就回了軍帳。

帳內,晗月郡主正搖著搖搖床,哄揚兒道,「揚兒乖。別哭了,娘親一會兒就回來給你餵奶,乖啊。」

聽到賬外,有請安聲傳來。

晗月郡主便站了起來,正好瞧見安容打了帘子進來。

晗月郡主瞧著她的衣裳。上面沾染了不少血跡,還有葯汁,道,「從打仗起,都三天了,你都沒好好睡個安生覺。」

安容走過去,要抱起揚兒,結果被晗月郡主一手拍了,道,「一身的血腥味。揚兒嫌棄你呢。」

安容沒輒,只好凈了手,把外衣換了,方才把揚兒從搖搖床里抱起來餵奶。

揚兒還小,只能憑味道認人,昨兒安容從醫帳回來,一身的血腥味,就是抱著揚兒哄,他照樣哭。

她換了衣裳,揚兒才沒嫌棄她。安心的吃奶。

看著揚兒吃的歡,晗月郡主就在一旁看著。

安容都習慣了,左右都是女人,也沒什麼好避諱的。

揚兒吃飽了。然後又眯了眼睛睡著了。

安容小心的把揚兒抱在搖搖床里,給他換了尿布,又用耳捂子把耳朵捂上。

才起身來,外面芍藥就進來道,「少奶奶,敵人退兵了!」

安容聽得一喜。「我們贏了?」

芍藥眨眼道,「肯定是!」

晗月郡主就欣喜若狂,「有國公爺和蕭將軍還有連軒在,東延怎麼可能攻破應城?」

語氣里,滿滿的都是驕傲。

說完,她拉著安容去迎接蕭湛和連軒。

安容也有三天沒見蕭湛了,心中擔憂他,再加上晗月郡主身懷有孕,她得看著點才放心。

軍營大門前,兩人翹首以盼。

安容往前走兩步,守門官兵就看著她,一臉少奶奶,您別叫小的們為難行么,將軍有令,不許你們出軍營半步啊。

那可憐巴巴的神情,安容看了都心有不忍邁出去的步子,又給挪了回來。

等了約莫半盞茶的功夫,蕭湛就回來了。

遠遠的就瞧見他還有連軒幾個騎在馬背上,背脊挺拔,風姿傲人。

等近了……

安容和晗月郡主囧了。

這幾個人臉上鬍子拉碴的,把遠觀的風度翩翩感破壞殆盡。

見兩人一臉不忍直視的表情,連軒皺眉道,「怎麼了,見鬼了啊?」

晗月郡主翻白眼,你才見鬼了呢,「你幾天沒洗臉了?」

連軒耳根不期然有抹紅暈,他瞥了蕭湛一眼,道,「大哥好像三天沒洗臉了吧?」

蕭遷在一旁,嘴角直抽,說的好像這三天他就洗臉了似地。

蕭遷實誠多了,他摸著臉,笑道,「起床才洗臉,三天沒睡,也就三天沒洗臉了。」

蕭遷這麼說,晗月郡主不好意思了,一臉通紅。

安容笑道,「我讓人準備熱水,一會兒沐浴完,好好睡一覺。」

蕭遷忙翻身下馬,笑著道謝道,「多謝大嫂和表弟妹了。」

然後一群人進了軍營,回到大帳。

到這時候,安容才知道,他們除了沒洗臉,這三天也幾乎沒怎麼吃東西。

他們脫了鎧甲,洗了臉,凈了手。

官兵就端了飯菜來。

連軒無形無狀的趴在桌子上,嗅著飯菜香,直咽口水道,「太香了,我以前都認為這是豬食的,不餓不知道這才是人間美味。」

豬食……

這兩個字,讓安容嘴角抽搐了下。

晗月郡主伸手把連軒推開,「這是我和大嫂兩個去廚房做的!」

她自認色香味俱全了,沒想到在連軒眼裡,就是豬食!

連軒囧了,忙道,「我還納悶怎麼飯菜香了許多,老遠就勾了肚子里的饞蟲亂撞,原來是大嫂做的。」

晗月郡主臉臭的厲害,還有我的份呢,就直接把她忽略了!

雖然她沒有掌勺,但是菜是她洗的,也是她切的!

正要發飆,就聽連軒道,「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