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五十六章 逼宮

第六百五十六章 逼宮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07 07:52  字數:3426

readx皇上遇刺,是意料之中的事。

可真聽到,安容還是心慌了下,畢竟皇上安危,關乎社稷。

不過從連軒嬉笑態度來看,皇上應該沒事,但還是不放心多問了一句,「皇上是在哪兒遇刺的?」

連軒坐下來,給自己倒了杯茶,道,「在邕州和并州的交界,大嫂放心,皇上沒事。」

放心?

安容撫額,哪裡放心的下啊。

皇上在邕州和并州交界處遇刺,就算刺客一走,便飛鴿傳書回來,算算時間,這會兒皇上也要坐船回懷城了。

水路刺殺,可比路上刺殺更驚險。

逃無可逃,避無可避,更容易出事。

安容祈禱,皇上最好別坐船,可她知道,她來的時候是逆水行舟。

回去是順水行舟,速度不比騎馬慢多少,甚至更快一些,因為騎馬夜行會慢許多,但是行船不會,更重要的是不用在馬背上顛簸,舒坦啊。

想著,安容的眼角跳了兩下,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就在此時,官船上,正發生騷亂。

船底被人鑿破了!

第二撥刺客來襲,比之前一次刺殺更兇險。

兩艘官船,大多是侍衛,這些人並不大會鳧水,被暗衛踹下湖,除了叫救命,就是被湍流之水沖走。

皇上武功不弱,但是刺客刺殺,只為殺他,被五六名暗衛圍殺,皇上也招架不住。

最終,被一腳踹下了水。

定親王要去救他,但是被刺客拖住。

反倒是有兩名刺客跳進了水裡。

皇上,凶多吉少。

七天後,皇上被人刺殺,跌落湖裡,屍骨無存的消息傳到京都。

舉朝震驚。

鄭太后痛心不已,病倒在床,奄奄一息。

可就是如此。還是有一群文武大臣跪倒在她宮殿前,請她出來主持大局。

國不可一日無君啊,雖然皇上離京之前,把朝政交給長駙馬和瑞親王打點。可現在皇上屍骨無存,必須儘快立新君,以穩固朝綱。

皇上有許多皇子,可最有可能繼承皇位的只有二皇子和三皇子。

一個是長,一個是嫡。

以前還有不少大臣抱著觀望的態度。看誰更有希望立儲,所以不急著站隊,生怕站錯了,惹禍上身。

但現在不是立儲了,而是立君。

一旦扶持的皇子登位,就是從龍之功了啊。

到這會兒了,二皇子、三皇子登門求助,你還能不幫忙,不表態?

你現在不幫忙,他日皇子登基。別說前途了,你命都不一定有了。

所以,大臣十之**都站了隊。

一半是上杆子巴結的,一半是被逼無奈。

不站隊的倒也有,這些人都後台硬的很,比如周太傅府,比如武安侯府,比如瑞親王、長公主……

饒是如此,大多都還抱恙在身,不便見客。不過無一例外,都表示不論誰登基為帝,他們都會盡心竭力為皇上效犬馬之勞。

皇上的靈堂設在褚元殿,除了太監跪在那裡燒紙錢外。冷清的很。

而朝堂,則熱火朝天。

殿內群臣,為立二皇子還是三皇子吵的不可開交,激憤之時,恨不得要大打出手。

鄭太后一臉哀痛的坐在龍椅之上,住持大局。

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也說服不了誰。

能說服的了才怪了,除非腦袋秀逗了,被門來回夾了半個時辰,估計才會認輸。

要知道,一旦認輸,沒的可不是幾萬兩銀子,幾間商鋪,沒的是大周的錦繡江山!

是千萬人的生殺大權!

朝堂、後宮亂成一鍋粥。

吵了兩天,都沒有結果。

二皇子和三皇子可以說是勢均力敵。

因為主持立儲一事的是鄭太后,整個大周,只有她最合適。

鄭貴妃是她娘家侄女,二皇子也算是鄭家人了,太后不向著二皇子,難道要向著三皇子嗎?

只是鄭太后身子骨差,沉浸在皇上過世的悲傷中,哪怕坐在那裡,也心不在焉。

有時候議論著,就會發現鄭太后暈了過去。

這不,又急急忙被送回永寧宮了。

太醫幫著把脈,等太醫全部退出去了。

鄭太后的心腹嬤嬤道,「太后,朝堂上主張立三皇子為新帝的大臣越來越多了,太后要當機立斷才是啊。」

鄭太后臉色蒼白,靠在松鶴延年的大迎枕上,有氣無力道,「你當哀家願意拖著嗎,哀家一時大意,讓皇后拉攏了禁衛軍,哀家要是立二皇子為帝,只怕後宮會掀起腥風血雨來。」

到時候出事的可就不止二皇子了,還有鄭家。

她想立二皇子為皇帝,她無所謂了,她是太后,該享受的榮華富貴,誰也不敢少了,可是鄭家呢?

要是讓三皇子登基,鄭家的榮華不復存在,只怕還有滅門之禍。

鄭太后被逼的左右為難。

相比鄭太后的愁雲慘淡,皇后倒是氣定神閑。

因為皇上過世,她穿戴素樸了些,但是精神很好。

雖然她喪夫了,可後宮妃嬪,對皇上有幾個是真感情,對皇上殷勤不過是想更好的謀權奪利罷了,更何況,三皇子謀逆,皇后能不知道?

以前皇上是後宮所有人的,等三皇子登基,她可就是太后了,整個後宮,她最大。

三皇子坐在下首,望著皇后道,「母后,你不是一直急著我立太子一事嗎,怎麼這會兒反倒不急了?」

皇后端茶輕笑,道,「以前太子之位是鍋里的肉,你不夾,就會有別人夾,現在皇位是你碗里的肉,什麼時候吃,還不隨皇兒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