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五十五章 翁婿

第六百五十五章 翁婿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05 03:17  字數:4178

看著揚兒手腕上的私印,安容頭疼的厲害。strong起舞電子書7/strong

皇上,您能不能別這麼任性啊?

因為立儲,三皇子都快謀逆了,你還把私印這麼重要的東西給揚兒。

軍中人多口雜,肯定有三皇子的心腹在,這事要是傳到他耳朵里去……

安容輕撫額頭,看向蕭湛,希望他能阻止。

可是蕭湛沒有動,而且皺緊的眉頭鬆開了,深邃的眸底有抹光亮一閃而過。

安容怔了一下,完全沒聽見皇上叫她把又睡著的揚兒抱下去。

才出生的孩子就是愛睡,哪怕軍營吵鬧,他也睡的香甜。

安容抱著揚兒走,他的小手上私印晃蕩甚是惹眼。

安容前腳一走,後腳蕭老國公又回來了。

他身後還跟著兩條尾巴,連軒和蕭遷。

只是他才進大帳,還未說話呢,皇上就道,「行了,朕知道國公爺急著找朕所為何事,朕回京便是。」

說著,他頓了一頓,又補充了一句,「讓定親王護送朕回京。」

免的他不在了,定親王可勁的在瑜兒跟前獻殷勤。

徐太后病逝,現在雖然是入秋的天氣,可也要儘快發喪。

所以皇上耽誤不得,第二天便啟程回京了。

定親王不樂意陪皇上回去,卻也陪著了。

至於定親王妃,還是住在應城小院。

安容抱著揚兒去給皇上送行,看著馬車汩汩朝前,後面有百來名官兵護送,她依然眉頭緊鎖。

晗月郡主站在她身邊,看著她道,「你臉色不好,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安容搖頭道,「我沒事。」

蕭湛瞥頭看著她,知道她擔心什麼,他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他話音一落,便聽到戰鼓敲響聲。

連軒有些憤岔道,「消停了兩天。東延又攻城了!」

蕭湛眉頭擰緊,叮囑趙成照顧好安容,便翻身上馬,趕回軍營。

連軒也跟著翻身上了馬,他望了晗月郡主一眼。道,「照顧好大嫂和揚兒。」

說完,馬鞭一甩,絕塵而去。

晗月郡主一口老血卡在喉嚨里,沒差點噴出來。

她神情憤憤,粉拳攢緊了。

她現在身懷有孕,安容要被人照顧,她也要好不好!

人家夫君走之前,會叮囑暗衛照顧好她,她的夫君叮囑她照顧好別人。

晗月郡主心塞的厲害。

安容見她臉色不好。望著她,正要說話呢,就聽晗月郡主憋氣道,「我不想生孩子了,萬一生的孩子像他,將來我還不得被他們兩個活活氣死啊?」

安容啞然失笑。

芍藥就道,「不會啊,靖北侯世子多爽朗,有一個像他那樣的小世子,肯定熱鬧極了。」

晗月郡主就嘴角抽抽了。

熱鬧。那是肯定的。

可就怕熱鬧過火了啊。

她輕摸了摸還沒有隆起的小腹,想到昨晚做的夢,她就想哭。

她夢到生兒子了,和安容說的一樣。取名叫連昊。

可他調皮的在夢裡,晗月郡主都想抽他。

連昊頑劣,不愛讀書,她給他請了好多個先生,教不了幾天就把先生氣跑了。

有一次,她去看他。

剛進院子。就見他被罰扎馬步。

小小年紀,才五歲,就扎的穩穩噹噹的,她看了還很高興,以為是先生教他扎馬步,還算聽話。

誰想到,先生在屋子裡嚎叫。

她進去一看。

先生頭上,身上全是那小球刺,先生正扯頭髮。

她趕緊叫丫鬟幫忙。

花了半個多時辰才收拾好,不知道害的先生拽掉了多少頭髮。

到這時,丫鬟才道,「郡主,小少爺年紀還小,不懂事,他哪裡站的了那麼久的馬步啊,別累壞了身子。」

她雖然惱了連昊,可兒子辛苦,她也心疼啊。

這不就求情,先生在收拾書,道,「恕老夫無能,教不好小世子,郡主還是另請高明吧,告辭。」

晗月郡主哪裡肯放他走啊,趕緊攔下來,又去拽連昊給先生賠禮道歉。

結果,晗月郡主一拽連昊。

先生當即氣的吹鬍子瞪眼。

連昊哪裡是扎馬步啊,他屁股底下有一根棍子頂著呢,棍子底端插在地里,上面嵌了木板,有錦袍擋著,旁人根本就看不見,就是扎兩個時辰,也不會太難受。

這回,晗月郡主是怎麼勸,怎麼說好話,先生也要走了。

晗月郡主管不住連昊,就去找連軒來。

結果不找還好,一找來,連軒驚訝了,「不是吧,兒子,你爹我七歲才想到這麼好的主意,你五歲就會了?」

連昊臉上有得意,「這叫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然後父子倆個勾肩搭背的走了,一路上連昊都敬仰的看著連軒,道,「爹,祖父說你五歲就拉破了一張弓,當時他還以為你天生神力,結果後來發現你事先把弓鋸斷了,然後粘起來的,最後被打的皮開肉綻,上躥下跳,是真的嗎?」

「當然是假的了,你祖父看我不順眼,存心毀我名聲……。」

「可是太老爺也是這麼說的。」

「他們是翁婿一家親……。」

夢裡的事,晗月郡主記得清楚,現在想起來,就頭疼欲裂。

她望著安容,嘴角癟著,「丫鬟說夢是反的,可萬一是真的可怎麼辦啊?」

安容嘴角輕扯。

沒有萬一。

因為前世,連昊幾乎就是連軒的翻版……

連昊又喜歡粘著連軒,兩人模樣又酷似,走在一起,那就是大小紈絝。

後來,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