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五十四章 私印(求粉紅)

第六百五十四章 私印(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05 03:17  字數:3834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超多好看小說看著信上的字,安容微微汗。

前腳才說皇上不回去,誰也沒輒。

後腳就有輒了。

雖然徐太后的養子祈王謀反了,可徐太后早在祈王謀反時,她便去太廟跪求列祖列宗,說她識人不明,沒有把祈王交好,當初先太子過世,先皇可憐她膝下孤單,才將祈王過繼給了她,這些年,她撫育祈王是盡心儘力,誰想到竟是養了只白眼狼,在大周和東延交戰之際,高舉反旗,給大周雪上添霜,求列祖列宗原諒。

這一番話,雖然是認錯,可更多的還是訴苦,說自己的無辜。

讓她撫育祈王是先皇的吩咐,她敬重先皇,不敢有辱先皇重託。

可俗話說的好,兒大不由娘。

祈王長大了,不聽她這個太后的話了,居然行那謀逆之事。

徐太后甚至請求皇上,削掉祈王的封號,貶為庶民。

雖然這在安容看來很可笑。

祈王都謀逆了,他志在稱王,還會在乎一個祈王的封號?

還有當年撫育祈王,是徐太后自己要求的好么,怎麼就成先皇憐她膝下孤單了?

可徐太后要這麼說,也沒人能反駁,畢竟她要過繼祈王,得先皇同意啊。

徐太后一番訴苦,又在太廟跪到暈眩,雖然只跪了兩個多時辰就暈了,可還是引起不少文武大臣的同情。

生在皇家,有多少男人能坦然面對皇位的誘惑?

尤其是徐太后暈倒後醒來,說要去給先皇守陵,以贖罪孽。

皇上能答應嗎?

且不說皇陵清苦,徐太后又認罪態度良好,他要真讓她去,還不得被天下人戳著脊梁骨說,畢竟徐太后也是太后,他得喊一聲母后。

還有徐太后心機深沉,祈王沒有接回她便謀逆了。她除了撇清自己以自保之外,還有別的法子嗎?

她要去守皇陵,難保是想藉機逃回雲州。

所以皇上就以徐太后身子骨弱為由,留她在皇宮頤養天年了。

既然祈王謀反時。皇上沒有遷怒徐太后,降罪於她。

那她就還是太后,是皇上名義上的母后。

母后過世,皇上身為兒子能不回去嗎?

要說他御駕親征了,還可以以此為由不回京。

徐太后的喪事。大可以讓禮部辦理,等他凱旋而歸了,再去徐太后陵前焚香告罪。

可誰都知道,皇上是和定親王追著定親王妃出的京,為的是立太子的事,為的是蕭湛的身世,雖然這也不是什麼小事,可晚個一年半載的根本不妨事,事情輕重緩急嘛。

一句話,皇上是不回宮不行了。

而且。徐太后都死了,皇上還不回去,難保敵人喪心病狂,會對鄭太后下手……

正想著呢,便聽外面官兵道,「給皇上請安。」

安容愣了一下。

皇上已經掀了帳簾進來了。

進門第一句話,便是問揚兒,「揚兒回大周了,怎麼不先抱去見見朕?」

語氣里夾帶了些責怪。

安容看著皇上嘴角有一抹淤青,身上穿的衣裳奢華的很低調。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

蕭湛便問道,「外祖父找皇上去了,皇上沒碰到他?」

皇上轉身坐下,徐公公便憂心道。「國公爺找皇上,別是有什麼大事才是啊,先前皇上聽侍衛稟告表少爺你回來了,還帶了揚兒少爺,就去街上給小少爺挑見面禮去了,未曾和國公爺碰上……。」

安容。「……。」

見安容站在那裡不動,皇上眼神滯了滯,怎麼就這麼沒眼色呢,進門就說要見揚兒了,她怎麼還不趕緊抱來給他瞧瞧?

說來也奇怪,湛兒娶了她,連揚兒都生了,為什麼他還夢見湛兒娶了顧家大姑娘?

他對安容並無不滿,她也幫了湛兒許多,就單說她從池家坑來的兩萬戰馬,就非同一般了。

難道是因為她太聰慧,搶了湛兒在軍中的威望,以至於他從心裡生出些許不滿,寧願當初湛兒娶的是顧家大姑娘,而非她?

他未曾這樣想過啊。

想到夢裡他要認回蕭湛,結果被蕭湛拒絕了,皇上心底就憋悶。

算了,從兒子這裡著手不易,還是從孫子身上下手好了。

不過一想到揚兒姓蕭,皇上心底就不舒坦了。

雖然揚兒是跟著蕭湛姓的,可蕭湛是跟著蕭老國公姓的啊!

他要不要給揚兒賜姓莫?

皇上端茶輕啜,甚是糾結。

大帳里,靜悄悄的。

徐公公見皇上走神,兩眼翻了翻,也不知皇上最近是怎麼了,越發容易走神了,別是病了才好啊,皇上沒說不適,他又不敢隨意請大夫,趕明兒一定要以請平安脈為由,給皇上搭個脈。

想著,徐公公輕咳了兩聲,喚道,「皇上?」

喊了好幾聲,皇上才回過神來,道,「揚兒呢,抱來了?」

徐公公臉上有黑線,「皇上,揚兒小少爺睡著了,這會兒還沒醒呢。」

「沒醒?」皇上怔了一下,瞥頭看安容。

安容便福身道,「我去抱揚兒來。」

皇上擺手道,「揚兒既然睡著了,就讓他睡吧,等他醒了,朕再看不遲。」

就這麼一句話,揚兒在軍中的威嚴又蹭蹭的往上漲了。

有誰有那麼大的面子,讓皇上巴巴的趕來見他?

他睡著了,皇上還忍著耐性等他睡醒的?

他們聽說的,也就揚兒小少爺這麼一個了。

東延,軍營。

大帳內。

元奕正在批閱奏摺。

顧清顏打了帘子進去,問道,「還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