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四十九章 別哭

第六百四十九章 別哭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01 08:48  字數:4081

蕭湛抱著安容,從容邁步進去,好像沒看見那些暗衛似地。

身後是大雨,退無可退,只能進了。

蕭湛抱著安容進去,身後還有趙成等人。

那些暗衛掃視著蕭湛和安容。

雖然兩人都易容改貌,可有許多東西都是改變不了的。

比如身高,體型,還有那股掩蓋不了的氣質。

比如安容眉間溫婉,蕭湛深邃的眸底,睥睨天下的霸氣。

最最重要的是,安容的肚子啊。

暗衛很確定,這就是他們要奉命追殺的大周蕭國公府表少爺和表少奶奶。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全仰仗這場入秋的雨了。

暗衛含笑飲酒,眸底一股殺氣畢露無疑。

趙成眼角亂跳,這場雨來的太突然,他們都沒有事先派人打探,就急急忙找了落腳之地,否則怎麼會出現這樣的紕漏?

驛站小廝倒是什麼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怎麼辦,上前檢查眾人的手腕。

等檢查完,便要了上等客房。

樓下的暗衛倒是不動聲色。

可是,小廝端上樓的茶水卻有了迷藥。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們是被發現了。

正想著,便聽到打鬥聲傳來。

剛被小廝關上的門,被一腳踹開。

進來四個暗衛,二話不說,提劍便砍殺過來。

招招凌厲,直取要害。

蕭湛沒法做到一擊必殺。

不是暗衛的武功高到他秒殺不了,而是他必須保護安容。

這些暗衛很清楚,安容是蕭湛的弱點。

所以他們在殺蕭湛的同時,劍是指著安容的。

安容幾乎被蕭湛護在身後。

趙成他們被人牽制。根本沒機會過來幫忙。

非但如此,她還聽見有吹骨哨聲。

安容頭皮發麻,只怕一會兒會有更多的暗衛來了。

窗外,雨下的很大。

可即便是如此,雨中屋頂上,依然有黑衣暗衛冒雨埋伏,他手裡拿著弓弩。瞄準安容。

他扣動機關。

一前一後。兩支短箭向前射去。

鋒利的箭頭,衝破衝天而降的雨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穿過窗柩。

蕭湛擋住了第一支。

暗衛的劍已經刺了過來。

蕭湛若是抵擋。那箭就會射傷安容。

他選擇了打掉短箭,結果胳膊被暗衛劃傷。

安容嚇了一跳,她急忙後退,誰想後面是腳踏。她身子不穩,跌倒在床。

肚子在床沿上撞了一下。那一瞬間,疼的她牙關咬緊。

安容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驚嚇之餘,又撞了肚子,她怕是要早產了。

安容心涼了半截。

七活八不活……

當初那孩子。就是不到九個月,撞了桌子早產的。

安容疼的額頭冷汗直冒。

所幸外面,趙成過來了。

蕭湛吩咐道。「帶少奶奶走!」

趙成沒有遲疑,扶起安容。便跳窗離開。

安容不在,蕭湛無所顧忌。

那四個暗衛,哪怕加上追殺趙成的兩個暗衛,都註定沒命。

可安容呢,本來就心驚膽顫了,又從高處跳下,雖然沒受傷,可是那種忽然失重帶來的心悸,讓她背脊發涼。

窗戶下,就是馬廄。

趙成送安容上馬車,有暗衛刺殺過來。

趙成拚命抵擋。

所幸蕭湛很快就趕到了。

雨中廝殺,血和在泥里,被雨水沖刷,安容想到一個詞,血流成河。

趙成要趕馬車離開。

可是遠處,有一堆侍衛。

手裡拿著弓箭,為首一人喊道,「束手就擒,留你們一命!」

趙成眼角跳的厲害,他掉轉馬頭。

可是剛一動,便下令放箭了。

趙成一手抓著韁繩,一手拿著劍,抵擋箭矢。

車身上,被箭矢射中。

到這時,安容才發現,箭是射不到車身來的。

因為她要離開,廝殺的場地從驛站里,到了馬廄處。

在蕭湛和暗衛的掩護下,趙成總算是架著馬車離開了。

追兵被攔下了。

也不知道逃了多久,趙成才發覺不對勁,因為安容在叫。

他不敢停,只問道,「少奶奶,你怎麼了?」

安容咬了牙,捂著肚子道,「我怕是要生了……。」

趙成先是一愣,又驚慌失措。

這荒郊野外的,哪裡去找穩婆給少奶奶接生啊?

「少奶奶,你先忍著,我們先去找穩婆,」趙成急道。

趙成記得來時,有個小村落,只好駕了馬車去那裡了。

找了村口第一家,趙成使勁的敲門。

開門的是個中年男子,他看見趙成,有些害怕道,「有事?」

趙成忙道,「我家少奶奶要生孩子了,讓你家女眷幫個忙。」

說著,塞了五兩銀子過去。

那男子一喜,忙喊道,「孩子她娘,過來幫忙!」

很快,就出來一個婦人,年約三十五六的模樣。

他身後還跟著四五個孩子,有大有小。

趙成放心了,幫著把安容抱進屋,然後道,「少奶奶,屬下要離開一會兒,很快回來。」

安容點點頭,她知道趙成去哪兒。

馬車太扎眼了,他不能讓人知道她在這裡。

趙成走之前,又放下十兩銀子,不過男子拿了銀子之後。

趙成手中的劍一閃。

屋子裡唯一的一張桌子就成了兩半。

上面擺著的茶碗,更是碎了一地。

恩威並施,若是他們不儘力,讓安容有什麼好歹,後果便同桌子一樣。

做完這些。趙成不敢耽誤。

跳上馬車,便甩了鞭子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