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四十八章 氣息

第六百四十八章 氣息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10-01 08:48  字數:4932

盛夏的陽光從密密層層的枝葉間透射下來,地上印滿銅錢大小的粼粼光斑。

掩藏在樹葉間的蟬蟲歡叫不停。

悶熱,煩躁。

一條寬敞的官道上。

四匹油光順滑的馬開路,中間是一駕寬敞低調卻掩不住奢華的馬車,其後有八匹駿馬護送。

馬車內,鋪著厚實的呢絨,呢絨之上鋪著一層褪涼的冰蠶絲,冰蠶絲之上,還鋪著一層錦緞,又不會覺得太涼。

這駕馬車,是趙成等暗衛為了安全護送安容回大周,精心打造的。

坐在裡面,便是路再顛簸,也不會感覺到不適。

而且,行車的速度並不快。

至少比當初安容來的時候要慢了一倍不止。

便是如此,蕭湛還擔心安容會顛簸壞了,一定要摟在懷裡才安心。

可安容挺著個大肚子,被他抱著,還不如自己坐著舒坦。

總之,蕭湛被嫌棄的縮在一旁,看著偌大一個馬車被安容霸佔了一大半。

其實,這馬車原就給安容一個人準備的,裡面一半是個貴妃軟榻,便是睡覺也夠了。

另外小半是給丫鬟坐的,安容要喝茶吃水果,有個丫鬟照顧,方便些。

蕭湛坐的就是丫鬟的位置,不擁擠,但遠沒有安容來的舒坦愜意。

安容興緻勃勃的靠著馬車,掀開車簾看窗外。

蕭湛見她手舉著,怕她酸,見窗戶旁有小竹夾,就幫她把車簾給夾了起來。

馬車外,青山滴翠。綠草如茵。

離開東延都城已經三天了。

開始安容還忐忑,怕蕭湛每摘一次玉鐲,都會被雷劈一回,好在沒有。

不過也很驚險,幸虧他們早一步離開小院。

他們啟程後,她落了件新繡的小肚兜在小院,讓暗衛回去取。

誰想到慧明大師會親自帶了侍衛把小院團團圍住。要抓蕭湛和她。

蕭湛摘玉鐲。引得電閃雷鳴,還直接被擊暈過去的事,慧明大師肯定是有所耳聞了。

可惜。他消息太遲鈍,晚了三天才去抓她和蕭湛,註定要撲一空。

馬車汩汩朝前。

安容的心情甚好。

半個時辰後,馬車在驛站停下。

驛站小廝趕緊迎了上來。趙成隨手丟給小廝一五錢小銀錠子,道。「給馬喂好料。」

小廝接了銀錠子,瞬間喜笑顏逐,雖然驛站接待的都是官宦人家,可極少有人這麼大方。不過就是上前行禮,就給打賞的。

「客官放心,一定喂好料!」拿了好處。小廝辦事就盡心儘力了。

小廝在驛站伺候,見慣了世面。越是出手大方,越是官居顯赫,得罪不起啊。

蕭湛先下馬車,然後扶著安容下來。

兩人朝驛站走去。

才上台階,還未進驛站,就見門口張貼著告示。

裡面的小廝迎接上來道,「不好意思,凡是進驛站歇腳住宿的客人都要檢查手腕,這是朝廷旨意,還請兩人露出手腕。」

安容瞥了那告示兩眼,嘴角撇了撇。

真是有夠討厭的,從京都出來,她進了七間驛站,七間驛站都要檢查手腕!

害得蕭湛破了七次手指,雖然他說一點小傷並不在意,可在安容看來很疼。

她就是綉針線戳破手指,都疼的呲牙。

這一次,也不例外。

蕭湛擄了胳膊給小廝看,然後才舉安容的手腕。

見安容手腕上有玉鐲,小廝為難道,「還請少奶奶摘下來。」

蕭湛就幫安容摘了下來,然後幫忙戴上去。

小廝這才恭請兩人進屋,然後檢查後面的趙成等人。

趙成不滿了,他道,「我們這些七尺男兒也要檢查?有幾個姑娘有我們這等身高?」

小廝訕笑兩聲,「客官見諒,這事朝廷的規定,我們也沒辦法,不過就是擼下手腕的事,也不費多大事不是?不過要說到姑娘家的個子,別說,就在十里外的清風鎮,首富吳家大姑娘,那身高,嗯,比客官你還要略高三分,因為個子太高,至今沒人上門求親……。」

小廝說著,趙成的臉尷尬一紅。

他輕咳一聲,道,「是我孤陋寡聞了。」

小廝搖頭,請他進驛站。

一旁坐著飲酒的青衫男子,便笑道,「你就有所不知了,這吳家大姑娘不但個子奇高,還力氣很大,一般的尋常男子根本就比不過她,更稀罕的是,吳老爺和吳太太,甚至她兩位兄長,個子都比她矮一個頭。」

他說著,一旁有人笑道,「這不就是所謂的鶴立雞群嗎?」

那男子正飲酒,聞言一嗆喉,卻直笑道,「說的還真是,非鶴立雞群不能形容。」

安容坐下,聽著他們的談話,腦子想了想吳家大姑娘的身高,嘴角抽了一抽。

難怪沒人敢上門求親了,哪有做妻子的個子高過丈夫的?

兩人站著說話,丈夫還得仰視媳婦?

大丈夫頂天立地,讓他們平白在媳婦跟前矮一個頭,誰能接受的了?

不過因此就嫁不出去,對吳家大姑娘來說未免也太殘忍了些。

畢竟長的高又不是她的錯,她也不想使勁的長個子,還高過男子的。

想著,那邊又有人道,「吳家大姑娘是嫁不出,不過吳家二姑娘卻是清風鎮第一美人,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聽說今兒上午她拋繡球招親,誰要是娶了她,那真是上輩子燒了高香了。」

蕭湛給安容倒茶,安容端起來輕啜一口,笑道,「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只怕門檻都要被人踏破,怎麼還拋繡球招親呢?」

安容隨口一問。那邊有男子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