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四十七章 顛簸

第六百四十七章 顛簸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30 06:24  字數:6401

那時候的他,是戰功赫赫的湛王。

朝中,沒人敢惹他。

東欽侯夫人怕他對蘇君澤怎麼樣,趕緊攔下了他。

就這樣,他把安容帶走了。

玉簪落地的瞬間,她就有了腐敗之氣,但是玉簪戴上,她整個人又像是活過來,只是困極了睡著了一般。

玉簪乃蕭家木鐲所變,他卻是第一次知道玉簪有此威力。

他沒有把安容帶回湛王府,哪怕她戴著玉簪像活人,可終究不是。

他把她帶到了他在京都的一處宅院,然後回了湛王府。

安容有玉簪,顧清顏也有。

他以為顧清顏也和安容一樣,屍身不腐。

可惜,終究沒法再驗證了。

她死後,丫鬟給她梳洗打扮,戴的是她最喜歡的頭飾,玉簪不在其內。

玉簪在梳妝匣里靜靜躺著呢。

不過就算真戴著,這玉簪也是要取下來的,蕭家傳家之物,代代相傳,蕭太夫人臨死前都取了下來,何況其他?

接下來,便是顧清顏下葬。

她是湛王妃,她的葬禮空前浩大。

等她下葬完,蘇君澤又上門來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流言四起,說他帶走安容的屍體,是替湛王妃報仇,要將安容千刀萬剮。

蘇君澤登門,要帶安容的屍身回去。

那時候的他,早查清楚安容是怎麼死的了,雖然不是他害的,卻因他而死。

如果在棲霞院死的不是湛王妃,而是其他尋常貴夫人,東欽侯府會怕的要懷了身孕的世子夫人以死謝罪嗎?

如果不是蕭家傳家之寶。顧清顏哪來那心思整天往東欽侯府跑,又怎麼會被人鑽了空子?

蕭家欠安容的太多!

想到蘇君澤對她的薄情,蕭湛就替安容不值。

他一直以為她過的很幸福,除了面對自己時,躲閃害怕,其他時候始終笑容燦爛,無憂無慮。

就算被人騙了。她還有些惶恐。這樣是不是太麻煩別人了。

傻的叫人心疼。

傻的叫人覺得其實這樣一直傻,什麼都不知道也挺好,至少活的快樂。

他看著蘇君澤。冷然一笑,「活人東欽侯府都不要,如今倒要一個死人了?」

那一瞬,蘇君澤的臉色變了。

其實。蕭湛一直知道有許多人愛慕他的王妃。

她什麼都好,什麼都會。有精緻的容顏,傲人的才華,為人和善,人前人後不知道多少人羨慕他能娶到這樣一位王妃。

除了他和蕭老國公還有蕭大將軍。沒人知道顧清顏的光芒背後,有安容一半的功勞。

顧清顏備受矚目,而安容呢。

人家羨慕她。有顧清顏這樣一個閨中好友,無話不談。有求必應。

有人羨慕,就有人吃味。

不少人在她跟前泛酸,說顧清顏大方,就憑她當初退掉蕭湛的親事,顧清顏就不應該和她交好,世上有幾個女人會和看不起自己夫君的女人交好的?

沒整的你死去活來算不錯的了,還教你醫術,讓你入股日進都進的鋪子,讓你坐在家裡什麼都不收錢?

聽的多了,她也羞愧。

越羞愧,越不敢看他。

蕭湛倒是問過顧清顏,「她那麼呆,是不是病?」

極少有人呆成安容那樣的,只有傻子了。

顧清顏搖頭笑道,「不是病,只是從小教育問題,武安侯府大夫人是她姨母,又是繼母,從小教她要乖巧懂事,做人要懂得感恩,別人給她一根針,她就應該還別人一斛珠……。」

當然了,這些話,不是從大夫人口裡說的,是身邊的丫鬟婆子說的。

不過丫鬟婆子都是大夫人的人,肯定是她授意的。

這世上,填房和正室區別很大。

大夫人雖然是填房,是武安侯府夫人,到底是繼室。strongtxt全集下載.NET/strong

婆子在安容耳邊耳提面命,大夫人當初一個清白女兒家,嫁給侯爺做填房,全是為了照顧她和沈安北,這份恩情,重比天高。

不論安容怎麼孝順大夫人,也不是不夠的。

還有,她是武安侯府嫡女,除了孝順長輩之外,還要和府中姐妹和睦相處,做嫡女的就要有嫡女的樣子,愛護庶女,能幫忙的就該盡量幫忙。

尤其是在錢的問題上,更是教成了一個白痴。

錢財乃是身外之物,為了錢傷感情的事那是斷斷不能做的,俗氣!

堂堂武安侯府嫡女,怎麼能俗氣呢?

只有安容不看重錢財,其他人才好騙啊。

其實,世上大多數問題都和錢有關。

沒有利益糾紛,矛盾就少了。

還有安容脾氣溫和,不會責怪別人,那也是武安侯府一堆人的傑作,一個巴掌拍不響,能吵起來,肯定她也有錯啊,有錯就該反省……

反省多了,就成了習慣。

便是重活一世,安容也不擅長責怪別人。

不過在蕭湛看來,比前世長進太多了。

不過他也理解,為什麼安容不被東欽侯夫人喜歡。

誰喜歡自己的兒媳婦手太寬,抓不住錢,一個勁的往外流?

旁的庶媳都一個勁的往懷裡撈銀子,獨獨她,嫌錢多了,往外送。

蕭湛想,要不是安容和顧清顏關係好,有顧清顏給她的股份,指不定東欽侯夫人怎麼嫌棄她了。

安容和顧清顏在一起,根本就沒人看的到她的光芒。

蘇君澤也不例外。

便是他,看到安容的不也是她的傻嗎?

其實傻的不只她一個,還有他。

要不是安容死了,他都不知道心裡有她。

有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