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四十五章 嫌棄

第六百四十五章 嫌棄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29 00:04  字數:3773

安容說著,丫鬟把銅盆端過來。熱門小說網Remenxs

安容用帕子濕了水,幫蕭湛擦臉。

等瞧見蕭湛俊美絕倫的臉,丫鬟的呼吸一滯。

眼睛像是定在了蕭湛臉上,挪不開了一般。

趙成瞥了兩丫鬟一眼,丫鬟又縮了脖子不敢再多看一眼。

趙成上前一步,對安容道,「少奶奶,還是屬下來吧。」

此時,蕭湛的臉和脖子已經擦乾淨了。

她大著肚子,也沒法做更多,便吩咐丫鬟拿了衣裳來,讓趙成幫蕭湛換上,好讓他睡的舒服些。

安容知道蕭湛趕來邊關很累,她不怕趙成弄醒他。

甚至,安容心裡還有一些期盼,希望蕭湛能醒。

只有他醒了,她和趙成他們才安心啊。

可不論趙成怎麼擺弄,蕭湛都睡的死死的,讓人心中擔憂。

這一憂,便是三天。

一夜沒醒,趙成就擔心了,見安容把脈始終說沒事,趙成斗膽道,「少奶奶,要不屬下去找個大夫來吧?」

安容能反對嗎?

趙成請了大夫來。

一個又一個。

便是東延皇宮裡的御醫,也花了重金請了三個來。

回答和安容一樣,都是脈象沉穩,一點事都沒有。

可是聽說蕭湛被雷劈中了,又一個個驚呆了,常人被雷劈中,能安然無恙嗎?

這不,又是煎藥,又是施針,竭盡所能。

可蕭湛就是半點反應都沒有,安容忍不住胡思亂想了。

趙成怕安容思慮成疾。勸道,「少奶奶,爺是因為蕭家傳家木鐲才會被雷劈中,蕭家之物,不會害蕭家人的,你且放寬心,好好養身子。爺睡了三天。你衣不解帶的伺候,也沒好好吃東西,你和腹中小少爺都受不住。我讓丫鬟準備了吃的,你多吃些,再好好睡一覺。」

安容摸著肚子,看著熟睡的蕭湛。總是輕點了下頭。

安容食慾不佳,但為了腹中胎兒。還是逼著自己吃了不少,還喝了一碗雞湯。

不知道蕭湛會怎麼樣,趙成吩咐另外在屋子裡擺了一張床給安容歇息。

夜,清冷有風。

微微敞開的窗柩。有徐徐清風吹來。

屋內的燭火,忽明忽暗,搖曳不定。

海棠木雕鏤百合大床上。熟睡的男子,眉頭動了下。

眼睛。strongRemenxs/strong緩緩睜開。

屋外伺候的趙成見他起來,輕輕推開窗戶,縱身一躍就進了屋。

他欣喜道,「爺,你總算是醒了。」

蕭湛輕點了下頭,他想起自己被雷劈中的事了,問道,「我睡了幾天了?」

說著,蕭湛要起身下床。

趙成趕緊扶他,卻被蕭湛止住了。

他還沒有虛弱到需要人扶的地步。

他望著安容,趙成回道,「爺睡了三天,少奶奶也差不多三天沒合眼,這會兒估計累極了。」

蕭湛點點頭,手輕輕一動。

趙成便放心的跳窗離開,還小心的把窗戶關好。

蕭湛望著安容。

她仰卧在床榻上,身上搭著塊綉著鴛鴦戲水的雲錦毯子,卻掩不住隆起的腹部。

便是睡著了,她的手也是護著小腹的。

她面容精緻如羊脂玉,泛著光澤,唇若點朱,清澈明凈的雙眸緊閉,只是忽然一雙好看的眉頭皺緊了下。

想翻個身子,可是努力了兩下,沒有成功。

倒是那錦毯掉了大半。

蕭湛走過去,幫安容把錦毯蓋好,握著安容的手,輕輕的磨著,像是摸著一塊上等玉石一般。

蕭湛有些走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沒有注意到他手上有重繭,摸在安容嬌嫩的皮膚上,有輕微的刺疼。

安容雖然很累很困,可是心裡記掛著蕭湛,睡的很淺。

蕭湛摸了幾下,安容就睡不著了。

她努力把手抽回來,無果後,就把眼睛睜開了。

睡眼朦朧中,看到一人坐在她床邊,安容先是一怔,困意瞬間消退待盡。

等看清楚是蕭湛,安容就想喊出聲,可是見蕭湛摸著她的手,看著她手腕上的玉鐲發獃。

她極少看到蕭湛發獃,連她醒了都沒察覺。

不會是被雷劈的反應遲鈍了吧?

安容有些後怕,伸手在蕭湛跟前來回晃了兩晃。

見蕭湛沒反應,她要把手收回來,卻不期然被蕭湛握緊了。

握的很緊,好像一鬆手,安容就會消失一般。

安容有些吃疼,道,「相公,你握疼我了。」

蕭湛趕緊鬆手,復又抓緊了,只是力道小了許多。

安容看著他,不知道說什麼好,本來大著肚子就挪動不方便,還霸佔她一隻手,她沒法起來啊。

算了,不起來就不起來吧,只是他怎麼看著不對勁啊。

「相公,你沒事吧?」安容反握緊了蕭湛的手,純澈明凈的眸底寫滿了擔憂。

蕭湛看著安容在幫他把脈,扶她起來道,「我沒事。」

安容點點頭,脈象平穩,確實沒事。

她望著蕭湛,問道,「相公,你為什麼會被雷劈中,趙成說八年前,瞎眼神算幫你改命,遭天譴也被雷劈了,你怎麼會跟他一樣?」

好像也不一樣,至少瞎眼神算瞎了一隻眼睛,而蕭湛沒有。

不過蕭湛肯定不會無緣無故被雷劈。

總是有緣由的。

蕭湛瞥了玉鐲道,「玉鐲嫌棄我,給我一點教訓。」

聽到這話,安容的眼珠子猛然睜大,不敢置信,「嫌棄你?怎麼會呢?」

她眯了眼睛看著手腕上的玉鐲,努了努嘴,一臉的嫌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