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九章 消失

第三百三十九章 消失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25 04:27  字數:4906

安容隨手一波弄,便蕩漾起陣陣漣漪來。

漣漪未散盡,門外,卻傳來了打鬥聲。

趙成假借朝傾公主之名和侍衛分贓,給安容送了一件蓑衣的事,到底還是暴露了。

暴露的原因,竟叫安容哭笑不得。

其實,昨兒下雨起,朝傾公主就派了丫鬟送蓑衣來。

只是元奕顧忌顧清顏,使了計謀把蓑衣給劫了下來。

誰想柳公公怕朝傾公主會來探望安容,到時候發現蓑衣不在,又和元奕鬧騰。

元奕沒兩天就要御駕親征了,要關心的事太多,沒工夫陪朝傾公主鬧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也巧了,柳公公送蓑衣來時,那侍衛正好去小解,見柳公公送蓑衣道,當即大鬆一口氣,道,「公公放心,昨夜朝傾公主又送了件蓑衣來,屋子裡雖然濕透了,可是蕭表少奶奶安然無恙。」

柳公公一聽,眉頭就皺緊了。

他看著侍衛走遠,又看了看手裡的蓑衣,趕緊回去稟告元奕。

這不,就有了抓趙成的一幕。

聽著門外的打鬥聲,越來越遠,安容的心也提了起來。

誰想,打鬥聲沒了,開門聲傳來。

元奕陰了一張臉進來,他手裡拿了件蓑衣,狠狠地往地上一砸。

可憐濺了安容一身的水,臉上都是。

安容抹著水,耳畔是元奕咬牙切齒聲,「好一個蕭國公府暗衛!好一個蕭國公府表少奶奶!朕今兒算是大開眼界了,居然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愚弄朕!」

還有那群不長腦子的暗衛,在屋子裡看著,居然還讓人鑽了空子!

暗衛很委屈。他們只是負責抓蕭國公府暗衛,誰知道他會那麼大膽易容成侍衛,還借著皇后的名義送蓑衣?

這原本就是皇后做的出來的事,他們根本就沒有多想。

蓑衣都進了承乾宮了,皇上還能不知道,他們只當是皇上不想和朝傾公主吵,所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見元奕大怒。柳公公忙勸道。「皇上別生氣,蕭國公府暗衛本事再大,他也只能送件蓑衣了。沒有鑰匙,就是給他們天大的本事,也救不了人。」

柳公公說著,門外傳來一聲冷笑。「說得對,沒有鑰匙。蕭國公府的暗衛就是再能蹦躂,也是枉然。」

元奕回頭,就見到丫鬟扶著顧清顏走過來,元奕趕緊過去搭把手。問道,「你的傷好了?」

不提傷還好,一提傷。顧清顏的臉色就青了三分。

她鬆開元奕的手,道。「好多了。」

說著,她用腳踢了踢門檻,漣漪飄蕩遠去。

「雨夠大,倒是能養魚了,」顧清顏嘴角攜笑。

柳公公會意,吩咐人道,「趕緊弄些魚來擱屋子裡……。」

不等他說完,安容就道謝道,「謝顏妃體諒我,待在鐵籠里無趣,弄些魚兒來與我相伴。」

顧清顏的臉,瞬間抓狂,她冷笑,「你以為我弄魚是給你玩的?想的倒是挺美的。」

說完,她看著元奕道,「皇上,暗衛敢借著朝傾公主的名義來送蓑衣,是你太縱容朝傾公主的緣故,只怕這一屋子的水,等朝傾公主起來,肯定會弄乾,有她護著,蕭國公府的暗衛有什麼不放心的,你一劫下她送的蓑衣,暗衛就送了件來!」

要顧清顏說,就該餓著安容,最好在大庭廣眾之下餓著,她就不信邪了,蕭國公府的暗衛會不拚死想救。起舞電子書7熱門小說

朝傾公主攪局,元奕心軟,顧清顏是恨鐵不成鋼。

對付朝傾公主她有千百種辦法,可元奕不會用,雖然他和朝傾公主吵架吵的不可開交,但是他捨不得傷害她!

顧清顏深呼兩口氣,轉身離開。

元奕皺了皺眉頭,冷冷的瞥了安容兩眼,也走了。

安容兩眼翻白,完了,她又要給元奕出餿主意禍害她了。

如安容所料。

一個時辰後,來了七八個侍衛,踩著一地的積水,把鐵籠抬了起來。

安容到了御花園,被安置在御花園最中心的位置!

等鐵籠放好,柳公公過來道,「蕭姑娘,你別東張西望了,皇后是不會來救你的,她和顏妃去永寧寺給皇上祈福,求神佛保佑皇上御駕親征,凱旋而歸,這會兒已經出宮了,要兩天才能回來。」

在太陽底下曬著,又餓上兩天兩夜,就不信蕭國公府暗衛能不出現!

柳公公走之前,吩咐侍衛道,「傳令下去,誰敢靠近鐵籠半步,殺無赦!」

侍衛齊聲應道,「遵命!」

安容心一涼,緊緊的抓著鐵籠。

她倒不怕曬,才下過大雨的天氣,熱不到哪裡去。

她是怕餓啊,她這會兒已經餓的飢腸咕嚕了,挨到晚上,還不知道餓成什麼樣了,就算進了玉鐲,她又能堅持幾個時辰?

不奢望有人能救她,但求能給她一點吃的啊。

要說之前趙成等暗衛都是不慌不忙,這一回是真慌神了。

必須要解救安容啊。

趙成假扮侍衛被發現,被暗衛劃傷,東躲西藏出了宮。

酒樓暗衛見他傷的嚴重,忙問他,「趙成,少奶奶如何了?」

趙成搖頭,「我不知道,應該不會好。」

找來大夫醫治趙成的空檔,暗衛已經拿了銀子從宮裡探聽到安容被關在御花園遭受餓肚子日晒雨淋之苦的事。

暗衛再坐不住了,要殺進宮救安容。

趙成攔下他們道,「根本沒用,鐵籠沒有鑰匙,根本就打不開。」

他們雖然力氣不小,可抬著鐵籠出宮,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他雖然知道安容能進玉鐲,可是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