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下雨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下雨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24 00:47  字數:5255

readx不過很快,她又鎮定了。

看來,元奕也知道祈王的事了,不然不會往她身上猜。

不過她和蕭湛能互相看到彼此的事,玄之又玄,他無憑無據,只是炸嚇她的。

安容嘴角噙笑,很詫異道,「數月未見相公,想不到他竟學得這等本事了?」

見安容的詫異,元奕笑了,「別跟朕裝糊塗,你我都是重生之人,也都清楚顏妃前世的身份,你手腕上的玉鐲,前世可是一對玉簪,你知道的事,她都知道。」

安容緩緩坐下,拿了茶水,輕輕啜著,「顏妃知道玉鐲的事一點都不意外,不過她真的全都知道嗎?」

要是全都知道,又怎麼會猝不及防之下被玉鐲給傷了?

而且,前世她從未聽說過顧清顏的玉簪能傷人,當然了,以她的聰慧和身份,也沒人敢傷她。

安容飲了幾口茶,將茶盞擱下,道,「你來找我,是因為炸彈的事吧,你也說了,你我是重生之人,前世蕭湛製造炸彈,險些被炸彈炸傷,雖然在我死之前,他安然無恙,還平步青雲,可現在和前世有太多的不同,前世他沒受傷,難保這一世不會,炸彈的事,我和相公早說過,那麼強大的武器,我可能不用嗎?至於連軒劫祈王,好像打劫勒索是連軒的強項吧,你要把功勞摁在我和相公的頭上,我倒是不介意了,誰嫌棄軍功多,只是不知道連軒知道了,會不會生氣?」

連軒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他要是惱了元奕,怎麼也能給他找點不痛快。

安容一番話在情在理,元奕的眉頭緊隴。

炸彈在戰場上有多重要他比誰都清楚,安容要是幫蕭湛,就不可能藏私。

元奕深呼兩口氣道,「那天你在紙上寫下連軒小心,還有天工開物第十五卷。是何用意?!」

安容兩眼一翻,「顏妃不是什麼都知道嗎,你去問顏妃不就好了?」

安容是故意氣元奕的,他都能來問她了。能不問顏妃嗎?

元奕氣的呼吸粗重,偏身後朝傾公主還火上澆油,「口口聲聲金口玉言,說出口的話就是聖旨,說什麼征戰沙場是男兒的事。後宮不得干政,這會兒又拿戰場上的事問蕭表少奶奶做什麼?她不是女人嗎?」

元奕險些氣出來內傷,他望著朝傾公主,「你別忘記自己的身份,你是我東延皇后!」

不幫他這個夫君,倒幫一個外人,誰扶著他點,要被氣暈了。

朝傾公主兩眼一白,「不用你提醒,我記得自己的身份。我是北烈朝傾公主,和親來東延做皇后,不巧被人害的跌落湖中,被蕭表少奶奶所救!」

「你!」元奕氣的恨不得掐死朝傾公主了。

安容看著這個,又看著那個,這兩人湊在一起,十次有九次是吵架的,就不能心平氣和的說會兒話嗎?

本來安容的嘴就夠嚴實的了,又有朝傾公主幫她,元奕能問出來隻言片語。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他甩袖欲走,誰想走了才一步。

有公公飛奔來報,「皇上,宮裡有刺客!」

元奕眉頭一皺。「有刺客就去抓,來稟告朕,是等著朕去抓嗎?!」

公公被吼的一愣,傻在那裡不說話。

元奕吼完,也知道自己罵錯了,宮裡有刺客這麼大的事。要是不及時稟告他,那是死罪。

便又問道,「刺客在哪兒?」

公公忙回道,「在流華宮,方才顏妃娘娘趟床上養傷,誰想屋頂上潑下來一盆冷水,將顏妃淋了個透……。」

越往後說,公公的聲音越小,怕啊。

沒瞧見皇上臉黑的跟鍋底似地么,也不知道哪個賊人這麼大膽,居然在太歲頭上潑水,這不是找死嗎?

公公稟告完,就到一旁站著了。

安容撇撇嘴,演戲也不知道演的逼真一點兒,蕭國公府的暗衛可沒這麼呆傻的,大白天的就潑水,好歹也等到晚上吧,不然怎麼有夜黑風高殺人夜一說?

安容沒得意笑,朝傾公主就憋不住了,「哪來的刺客啊,這麼可愛?」

元奕,「……。」

安容,「……。」

安容撫額,這得意的,要是叫顏妃知道,還不得活活氣死啊?

不過既然是假暗衛,又怎麼可能真潑水呢?

安容眉頭一挑,看著朝傾公主,道,「不知道顏妃傷的怎麼樣了,那身子好歹也是公主你的,要是將來能換回來,可別折騰壞了。」

朝傾公主嘟嘴,她受傷不更好,誰樂意去看她啊。

她正要回安容了,就見安容對著她笑,朝傾公主不傻,安容明顯是希望她去啊,她想了想,道,「說的也是。」

顏妃倒霉,她怎麼可能不幸災樂禍一番呢?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朝傾公主性子爽直,還有些風風火火,這不轉身便走。

可是把元奕給驚住了,流華宮安然無恙,朝傾一去,豈不是露餡了?

以她和顏妃不死不休的矛盾,她肯定會在顏妃頭上摁一個欺君的罪名的。

元奕瞥了安容一眼,眸底夾了警告,然後對朝傾公主道,「行了,你就別去湊熱鬧了,顏妃氣頭上,她手裡毒藥多,要是傷了你,她不給解藥,誰能救你?」

朝傾公主想都沒想,抬手一指安容道,「她啊。」

元奕,「……。」

手拍腦門,元奕恨不得一掌將自己拍死算了。

「她要是下劇毒呢?」元奕咬牙道。

朝傾公主輕輕一聳肩,道,「她要是下劇毒,她就是罪證確鑿,你要不殺她給我伸冤,你就是昏君,寵妾滅妻,這世上可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