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七章 被騙

第三百三十七章 被騙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23 15:00  字數:3685

顏妃准許侍衛揭瓦,侍衛哪敢不從。

這不,躍上屋頂,將瓦揭掉了四片。

俯卧在貴妃榻上,看著屋頂射下來的華光,顧清顏在心底重重一哼。

可是她身子一動,挨過板子的屁股又疼的像是抽筋。

她悶疼出聲,牙關咬緊,手掐著軟枕,恨不得將軟枕抓破。

午時,到吃午膳的時候了。

顧清顏因為挨了打,胃口不好,不想吃。

丫鬟端了小几,把飯菜擺著,道,「娘娘多少還是吃一些吧,身上有傷,還餓肚子,對身子不好。」

顧清顏不耐煩道,「說不吃就不吃,端走!」

丫鬟不敢再勸,要把小几抬走。

外面,元奕走了過來道,「朕來陪你用午膳。」

顧清顏沒好氣道,「你還是去鳳儀宮陪皇后用膳吧,免得她回頭又和你吵起來,順帶把氣撒我身上,我可擔待不起。」

順帶?

這個詞叫元奕眉頭挑了一下,他怎麼覺得他才是被順帶撒氣的那個?

顏妃和朝傾的恩怨可是與他無關,怎麼說,他對朝傾也還有救命之恩。

他正要上前,身後一小公公上前,他手裡拿著一小玉竹筒。

他沒敢打擾元奕和顧清顏說話,而是把小玉竹筒交給了柳公公,道,「這是謝統領讓奴才送來的。」

柳公公微微一愣,看著手裡的竹筒有些走神。

不過片刻,他就反應過來了,趕緊把竹筒送上。

皇上只許顏妃插手東延攻打大周的事,這事謝統領也知道。這會兒把信送來,而不是把皇上叫去御書房,顯然這信是大周送來的啊。

「皇上,大周送來的飛鴿傳書,」柳公公道。

元奕剛把茶盞端起來,聽了柳公公的話,隨即又把茶盞放下。

可是丫鬟把托盤挪了回去。這不。茶盞直接就摔地上去了。

丫鬟嚇了一跳,趕緊跪下來,道。「奴婢該死。」

柳公公把竹筒遞上,隨即擺手道,「快些收拾乾淨。」

丫鬟忙趴在地上,把碎茶盞片撿起來。便是割破手指,也不敢停。更不敢叫疼。

元奕從竹筒里取出信件,才看了一眼,就驚站了起來。

臉色鐵青,眸底被憤怒襲卷。

瞬息萬變的臉色。渾身散發的怒氣,嚇了顧清顏一跳。

她看著元奕的手,有一團粉末掉落。

就沖元奕的臉色。她也知道沒好事發生,就是不知道是什麼壞事。

「出什麼事了?」她忍不住問道。

元奕咬緊牙關。道,「你給祈王送去的炸彈,被靖北侯世子劫了道,全用上了祈王身上!」

這一下,顧清顏的臉色也不好了,「怎麼會這樣?」

送炸彈的事,無人知道,靖北侯世子怎麼會知曉?!

而且,她給祈王送炸彈,嚴令把炸彈裹在糧食里,就二十車,看上去就是一個尋常小商戶運糧,怎麼會被靖北侯世子發現,還給劫了?

「我制炸彈,除了你我和幾個親信之外,無人知曉,誰會知道?」顧清顏的眸底發暗。

元奕也納悶呢,這是要不是走漏了風聲,怎麼會那麼湊巧?

元奕在屋子裡踱步,忽然,他眉頭一緊。

那會兒他問朝傾公主跟蕭表少奶奶說什麼了,她提到了炸蛋,他下意識的認為是那被她油炸過的雞蛋,沒有往別處想。

可是朝傾公主無意,蕭表少奶奶卻不會啊。

她重活一世,是知道炸彈的!

越想,元奕的臉越黑沉,就像是墨玉,在陽光照射下,泛著光澤。

顧清顏確定她沒有泄密,只望著元奕,道,「你身邊怕是混有姦細了。」

元奕皺眉,他也不相信是朝傾公主。

他道,「朕出去一趟,一會兒回來。」

說著,元奕邁步就走。

一路上,他都在走神。

他去了鳳儀宮。

朝傾公主正在吃午飯,端莊秀麗,很是養眼。

聽見丫鬟稟告皇上來了,她眉頭都沒抬一下,「我耳朵聾了,別跟我說話。」

丫鬟,「……。」

話雖這樣說,不過她還是抬了下眼,見元奕臉色不好,她心情忽然就愉悅了,「怎麼?在顏妃那樣受氣了?」

元奕皺眉,擺擺手,屋子裡的丫鬟就退了出去。

等丫鬟走了,他才問道,「上回你跟朕說,你和蕭表少奶奶提到了炸彈,她是怎麼回答你的?」

朝傾公主繼續夾菜,眉梢上揚道,「我不說,除非你答應我去見她。」

元奕額頭青筋暴起,「我准許你去見她!」

朝傾公主這才道,「她說炸彈威力很大,只要兩三個,就能將我的鳳儀宮夷為平地。」

說完,見元奕的臉又冷了三分,她心底隱隱有不好的預感,站起來問道,「怎麼了?」

元奕氣道,「炸彈被靖北侯世子劫了。」

朝傾公主兩眼一翻,「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戰場之上,你劫我糧草,我劫你兵馬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關我和蕭表少奶奶什麼事?」

語氣里滿是不以為然。

「再說了,你懷疑是蕭表少奶奶泄密了?可從東延傳信給靖北侯世子,就算飛鴿傳書也要好幾天了,一來一回,需要多久,你不會算啊?」

本來元奕的眉頭就皺的沒邊了,聽了朝傾公主的話,更是皺的緊緊的。

從炸彈被劫時間來看,根本就不是蕭表少奶奶從東延把消息傳給靖北侯世子的。

難道真的不是她?

可是直覺告訴她,就是她泄密的!

她知道了炸彈,當夜就在書桌上寫了連軒小心幾個字,然後連軒就把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