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三十四章 探監

第六百三十四章 探監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21 22:43  字數:5108

安容一番話,憐惜輕柔,卻像是重錘捶開朝傾公主緊緊包裹,不願意麵對自欺欺人的心。strong小說txt下載.NET//strong

暗衛的一番話,猶言在耳。

她的心,在滴血。

今兒早上,天才剛剛擦亮,她就醒了。

這幾日,她一直待在鳳儀宮,連門都沒出過,待在屋子裡有悶的慌,所以睡覺的時候居多。

白日里睡了,晚上就睡不著,第二天醒的也早。

丫鬟勸她該出去走走,逛逛御花園,精氣神也好一些。

她就聽從了丫鬟的建議。

吃過早飯後,就帶著丫鬟去御花園閑逛。

她是北烈公主,什麼樣的景緻她沒看過,在御花園裡走著,非但沒有心情好,還格外的懷念在北烈的日子。

越想越傷懷,這不就尋了個由頭,叫丫鬟去找安容。

她則坐在御花園的微風亭,等安容來。

誰想到,等的無聊之際,她看見了顧清顏。

顧清顏不知道有沒有看見她,但是她走到一半就支開了丫鬟,然後左顧右盼的朝前走。

行為甚是鬼祟。

直覺告訴朝傾公主,她肯定是沒幹什麼好事。

這不,無聊的她就跟著去了。

一路小心尾隨,見在嶙峋假山中,顧清顏掉了一拳頭銀鈴在地上,然後就走了。

並沒有什麼奇怪之處。

可是朝傾公主就來氣了啊,她小心翼翼的跟蹤半天,就看她不小心掉一銀鈴?!

等顧清顏走後,她一氣之下,就把銀鈴一踢。重重的撞在了假山上。

結果那銀鈴忽然開了,裡面露出一方錦帛。

朝傾公主眉頭皺了皺,彎腰將錦帛取了出來。

乍一看,她直接驚呆了。

東延邊關布防圖!

這東西可是朝廷機密,便是朝廷重臣,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看到的。

顧清顏時常出入御書房,卻偷取元奕的布防圖。她意欲何為?

當時。朝傾公主也沒多想,她知道顧清顏是大周顧家嫡女,指不定就是偷布防圖獻給顧家。

她想把這事告訴元奕。好戳穿顧清顏的陰謀。

誰想,她馬虎大意,只拿了布防圖走,卻忘記了丟在地上的傳書銀鈴。

當時。她只顧著追顧清顏,卻忘記了記路。這不就迷路了。

走了一會兒後,忽然閃出來一黑衣暗衛,他蒙著臉,看不清楚容貌。他手裡拿著劍,指著她。

朝傾公主嚇壞了,她步步後退。可是退無可退。

那黑衣人伸手就過來搶她手裡的布防圖。

朝傾公主死死的拽著,就是不鬆手。

那黑衣人揮刀要嚇唬朝傾公主。朝傾公主看著他,她記得他的劍!

那把劍,是她找父皇討要來,送給上官昊的。

結果上官昊不屑一顧,隨手就把那劍丟給了當時跟在他身邊的暗衛流風!

她當時氣哭著從墨王府跑回宮的。

朝傾公主一時怔住,手拽的更緊了。

流風雖然不喜歡她,可她也是北烈公主,他還不敢貿然傷她,只能把劍偏開了。

朝傾公主赫然一笑,「是你!我真沒想到顧清顏明面上幫元奕,背地裡幫的卻是昊哥哥!」

流風眸光閃過嫌惡之色,他看著朝傾公主死死拽在手裡的布防圖,道,「她費盡心思得來的布防圖,是為了北烈,是為了主子,可你呢,除了嚷嚷著要嫁給主子,以死相逼之外,你有哪一點值得主子喜歡?難得你願意為了北烈犧牲一回,可來了東延之後,你又做了什麼?除了和東延皇帝打情罵俏,就是幫蕭國公府表少奶奶,你還為東延做過什麼?」

「把布防圖給我!」流風向前一步逼近,聲音冷毅,「否則就別怪我不念君臣禮儀。strong/strong」

這時候,遠處傳來丫鬟的呼喊聲。

流風一面要布防圖,一面要求朝傾公主遠離安容,再就是幫顧清顏。

「不可能!我不可能幫她!」朝傾公主想都沒有,便脫口而出。

其他兩個,朝傾公主勉強能做到,可是幫顧清顏?

除非她死!

「你要敢壞顧姑娘的好事,主子饒不了你!」流風拿上官昊出來壓人。

本來朝傾公主就一肚子火氣了,她現在已經嫁人了,對上官昊的愛,那都算的上是前塵往事了。

她既然選擇了和親,對上官昊,就不會再有半點依戀,有的只是懊悔這麼多年的有眼無珠,一番痴情錯付流年。

這麼多年,從來都是她找上官昊,上官昊從沒有主動找過她一回。

朝傾公主捏著布防圖道,「想要布防圖,讓他來找我!」

說著,她還吼道,「快走,不然我就喊人了……。」

話音未落,她便被流風點了啞穴。

朝傾公主氣的睚眥欲裂,她轉身便走。

流風再一次緊緊的抓著布防圖,道,「主子是不會來見你的,你要有自知之明,想主子念你一點好,就把布防圖交給我!」

這不,雙方僵持不下。

最後那布防圖被撕成了兩半。

而朝傾公主身子不穩,拽著布防圖,跌落湖中。

她在水中掙扎,可是流風握著半塊布防圖,冷冷一笑後。

便縱身一躍,消失不見。

朝傾公主被點了啞穴,想喊救命都喊不出來。

要不是丫鬟和安容趕到,她的小命就交代在湖水裡了。

被救醒後,朝傾公主哭的撕心裂肺,可安容被冤枉,她都沒有幫安容,就是因為顧清顏幫的是北烈,是她的父皇!

一邊是好友,一邊是母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