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三十三章 陰險

第六百三十三章 陰險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21 06:05  字數:5024

readx

顧清顏三眼兩語,外加一個輕飄如雲的眼神,就將一盆狗血淋的安容渾身都是。strongstrong

偏她還無從辯駁。

連軒帶著幾個暗衛,就能在元奕的眼皮子底下燒了皇宮,逼的他遷都。

進御書房偷個布防圖有什麼稀罕的?

安容笑了,「顏妃懷疑是我,大可以直說,不必拐彎抹角,不過我很好奇,想問兩句,若真是蕭國公府暗衛偷的布局圖,交給我做什麼?這樣的東西,多經過一人的手,便多一分危險,還有,秋闌宮被侍衛包圍,屋子裡還有暗衛盯梢,國公府的暗衛縱然有天大的本事,也做不到在東延暗衛眼皮子底下為所欲為的地步吧,還是在顏妃眼裡,東延侍衛和暗衛就是一群草包?」

顧清顏臉色隱隱變青,安容繼續問道,「再說了,這好像是半份布局圖吧,若是暗衛偷的,那另外半份在哪裡?」

「再問一句,我為什麼要把布防圖放朝傾公主身上?這樣腦袋進水的事,我做不出來,蕭國公府的暗衛更不會。」

安容說著,兩手一攤。

順帶把潑髒水的顧清顏罵了一頓,說她腦袋進水了。

顧清顏臉青如鐵鏽,她看著元奕道,「蕭國公府行事,從來出人意料,誰知道暗衛為什麼把布防圖交給她,她又怎麼會把布防圖進皇后的懷裡?至於另外一部分,還得查了才知道!」

說到查字,顧清顏的聲音拔高了兩分。

元奕眉頭一皺,擺手道,「搜身!」

朝傾公主臉色一變,她咬牙看著顧清顏,見她神情從容,眸底帶著篤定的光亮,朝傾公主心底就有不好的預感。

見兩個丫鬟朝安容走過去,朝傾公主攔在安容跟前道,「布防圖不是她塞我懷裡的!」

見朝傾公主對安容太過袒護。元奕的臉色很難看,布防圖不是御書房裡掛在牆壁上供人欣賞的畫,它關係著東延的江山社稷,邊關將士們的性命。不是兒戲!

「那你的布防圖是從哪裡來的?!」元奕咬牙問。

朝傾公主輕咬唇瓣,她不知道怎麼回答元奕,她張不了那個口。

元奕就斷定她是為了包庇安容,故意把布防圖往身上攬。

蕭國公府就沒一個省油的燈,她沈安容就更是了!

在那麼多暗衛的看守下。她都能逃了,心機深沉,叫人防不勝防,跟她待一起,別被賣了還替她數錢!

元奕手一伸,就把朝傾公主拉到懷裡,緊緊的桎梏著。

有兩丫鬟朝安容走去,安容倒是想反抗,可是反抗的後果,就是又來了兩個丫鬟。

丫鬟上下一搜身。回頭看著元奕道,「皇上,沒有。」

顧清顏煙眉輕隴,怎麼會沒有呢,不可能啊。

「再搜,搜仔細了!」顧清顏吩咐丫鬟道。

丫鬟只好再搜一遍,可還是沒有。

安容看著顧清顏,她眸底帶著笑。

她算是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方才她跳湖救朝傾公主,從袖子里憑空飄出來的荷包。十有**就是她的傑作。

是她穿假山時,那不小心撞到她的丫鬟塞她袖子里的!

幸虧她隨手丟了,不然就算她舌燦蓮花,也跳黃河都洗不清了。strong起舞電子書7/strong

這時候。安容才笑看著顧清顏,道,「要不要再搜一遍?」

說著,安容哼道,「想栽贓陷害我,你還不如叫丫鬟搜查我時。把布防圖塞我身上不更好,再當眾搜出來,我想狡辯都狡辯不了!」

「你!」顧清顏氣的臉色發青。

她轉頭看著元奕道,「除了蕭國公府的暗衛會偷布防圖,還有誰會偷?還有誰有那本事偷?」

「還有你!」她說著,安容隨口答道,「御書房,你能隨意進出,你偷布防圖那還不是信手捏來?」

顧清顏一口銀牙,差點咬碎了,「我為什麼要偷布防圖?!」

「天知道你為什麼會偷!」安容笑道,「要不,你我都發個誓,誰偷布防圖,誰死無葬身之地如何?」

「你!」

「不敢了嗎?」安容從鼻子里哼出來兩聲,「舉頭三尺有神明,這誓言可不是隨隨便便發了當飯吃的。」

朝傾公主還在掙扎,她望著元奕道,「讓她們發誓以示清白。」

元奕從來不信誓言,但是朝傾公主要求了,他便道,「都發一個吧。」

安容坦然了很,她爽快的發了誓,然後看著顧清顏,「請吧。」

顧清顏眸底閃過一抹危險的光芒,不就發個誓嗎,發就是了!

等她發完,朝傾公主又忍不住噴嚏連天了。

元奕扶著她往前走,朝傾公主還不忘記安容。

顧清顏走在後面,她看著安容,眸光掃到她的小腹,道,「你是假懷孕吧,這麼折騰,孩子居然還在。」

安容擠著雲袖上的水,她也覺得對不起腹中胎兒,可是她不救朝傾公主,再晚一會兒,她可就沒命了。

朝傾公主待她不錯,她做不到見死不救。

安容抬眸望著顧清顏,道,「倒霉碰上了攪屎棍,我能不折騰嗎?」

「你!」顧清顏再次氣的噎住。

她拳頭捏緊,努力控制心底的憤怒,嘴角上揚,笑道,「我看你能嘴硬到幾時!」

說完,她雲袖一甩,邁步便走。

她一走,侍衛也帶走了一大半,只留下幾個跟著安容身後。

巧秀扶著安容,一步步走在後面。

巧秀見安容凍的哆嗦,她也忍不住看著安容的小腹,她伺候安容沐浴更衣,安容懷了身孕,她比誰都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