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三十二章 落水

第六百三十二章 落水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21 06:05  字數:4424

那一天,風和日麗。

安容臨窗綉針線,她繡的是石榴。

綉著綉著,心裡就特別的想吃石榴。

雖然明知道現在不是吃石榴的季節,而且在東延皇宮,她連多吃兩個菜都做不到,還談什麼石榴?

可是就是想,想的心底都痒痒了。

安容手裡拿著繡花針,輕咬唇瓣。

聽朝傾公主說,元奕打算御駕親征,過不了多久,就會和蕭湛正面交鋒了。

不知道會不會帶她去邊關?

安容覺得不會,抓她來東延,元奕是為了查她如何逆天改命,這事是慧明大師在查,把她關在皇宮,是為了以防她被人營救,順帶以她為誘餌抓到蕭國公府暗衛。

要是去了邊關,總不至於把她和慧明大師都帶上吧?

要是不帶她去邊關,那她還呆在東延有什麼意義?

她看了眼手腕上的玉鐲,再過幾日,又是月圓之夜了,她得想辦法逃啊。

得想個辦法和趙成商議一番才是。

正想著,外面丫鬟便進來道,「蕭姑娘,皇后娘娘腳腕還有些疼,讓你去御花園一趟。」

安容點點頭,把手裡的針線活放下,便隨丫鬟出了秋闌宮。

秋闌宮離御花園不遠,走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就到了。

丫鬟帶她去了涼亭,沒見到朝傾公主,丫鬟就皺眉了,「說好了在這裡等我們的,公主跑哪裡去了?」

安容四下看了一眼道,「許是坐的無聊,四處走走了吧。」

丫鬟想想也是,趕緊去找。

安容只能跟著丫鬟一起了。

御花園很大。尋常走在裡面都能迷路,要想找個人,還真是有些困難。

問了路過的丫鬟,都說沒瞧見朝傾公主。

反倒是安容,穿過假山時,還被丫鬟撞一下。

丫鬟跪下來道歉,安容知道她不是不故意的。加上又沒撞傷她。還急著尋人,哪顧得上她?

只是她不知道,等她抓著假山鑽出去後。身後的丫鬟,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丫鬟跑的有些快,安容在後面盡量追趕,始終追不上。

她懷了身孕。得顧著腳底下啊,這些假山。常年被人走,磨的有些滑了,一不留神,就容易摔了。

她摔不起。

巧秀倒是在後頭招呼著。只是假山窄的很,只容的下一個人走。

剛爬出一假山洞,她粗喘了一口氣。一手摸著肚子,一手拿了帕子。要擦拭額頭上細密的汗珠,就聽見丫鬟喊救命。

安容心一驚,拿了帕子,攀著假山就往前走。

走了兩步,安容心都嚇停了。

只見朝傾公主在水裡掙扎,不知道掙扎了多久了,好像沒力氣了,不再動了。

丫鬟嗓子都快喊啞了,可是這裡有些偏僻了些,丫鬟的喊叫聲,沒人聽到。

安容想都沒想,就跳進了湖裡。

她一落水,她寬厚的雲袖便上浮,從裡面飄出來一荷包。

安容微微蹙眉,什麼時候她身上多了個荷包?

顧不得其他,安容隨手把荷包抓了,繼續朝傾公主游去,然後抱著她往假山旁劃。

丫鬟和巧秀兩個抱著朝傾公主,將她拖上了岸,然後就不顧安容了,跪在地上一個勁的叫公主。

安容爬了幾次,都沒成功。

因為她手裡還拽著個礙事的荷包呢。

她把荷包往草叢裡一丟,拽著一旁的樹,小心翼翼的往上爬,她得仔細不能撞了肚子。

好吧,事實證明,她爬不上去和荷包沒關係。

還好,巧秀沒忘記她,過來幫她,一邊拉她起來,一邊問道,「少奶奶,你沒事吧?」

安容搖頭,道,「我沒事,你快去叫侍衛來。」

巧秀點點頭,趕緊跑了。

朝傾公主的丫鬟眼眶通紅,她跪著地上,喊了好半天,不見朝清公主有動靜,她伸手探了探朝傾公主的鼻子,嚇的她臉色刷白,往後退了好幾步。

「公主她……死了,」丫鬟唇瓣蒼白無血。

安容臉也是一白,她過去,探朝傾公主的鼻息,確實沒有。

她又給她把了把脈,不由得大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有脈搏,雖然弱了些,好歹還有。

「快別哭了,你家公主還有脈搏。」

安容說完,趕緊救朝傾公主,將她的頭掰正,下顎微揚。

安容努力摁著她心口,又給她做人工呼吸。

御書房內。

元奕和柳公公正在找東西。

元奕在翻書架,柳公公趴在龍案底下找。

小公公進去的時候,元奕正問道,「找到沒有?」

柳公公搖頭,「皇上,沒找到。」

真是見了鬼了,東西他疊好了放在玉璽下面壓著的,怎麼就不見了呢?

就算丫鬟收拾龍案,可玉璽就是借丫鬟幾個膽子,也不敢亂碰的。

小公公低眉順眼,稟告道,「皇上,皇后出事了。」

元奕正煩著呢,聽著公公稟告,當即龍顏大怒,「一天到晚就知道鬧騰,她能不能歇會兒?!」

柳公公知道元奕心情不好,生怕小公公把這話傳到朝傾公主耳朵里,到時候又把事情鬧大,趕緊道,「去告訴皇后一聲,就說皇上正忙,一會兒再去看她。」

小公公小心的瞄了眼皇上,又看著柳公公道,「可是皇后她落水了,現在還不知道……。」

是死是活,這幾個字小公公不知道怎麼開口。

元奕臉一沉,「你再說一遍,皇后怎麼了?!」

小公公撲通一聲跪下,道,「不知道怎麼了,皇后落水了。」

元奕臉陰沉沉的。他手裡拿了本書,氣的往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