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三十章 皮糙

第六百三十章 皮糙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9 13:38  字數:5132

夜色朦朧,華燈初上。strong小說txt下載.NET//strong

流華宮。

有渺渺琴音,悠揚清澈,如青巒間嬉戲的山泉,清逸無拘。

如楊柳梢頭飄然而過的微風,輕柔綺麗。

清逸溫柔中,透著些離愁別緒,彷彿在思念著誰。

她在思念誰?

有誰值得她思念?

顧家待她寡薄,難道是想念上官昊?

元奕的臉,青沉陰冷。

他沒有衝進去,等琴音沒了,他才邁步進去。

他正好看到顧清顏擦拭眼角的淚珠,他心微微疼,問道,「你在想誰?」

顧清顏眼角眨了兩下,讓眼睛不那麼酸澀,道,「想家,不是顧家。」

元奕眉頭一動,「你想北烈皇宮?」

顧清顏嘴角輕笑,「算是吧,北烈皇帝皇后待我如親女,我原以為上天厚待我……。」

誰想到她只是霸佔了朝傾公主的身子,人家還活著。

她把北烈皇帝皇后當親爹娘對待,可結果呢,人家疼愛女兒,不依然送來和親了,若是換做是她,會不會也會為這錦繡江山所犧牲?

元奕皺了皺眉,她在北烈做了幾天公主,就想家了。

朝傾在北烈住了十幾年,還不得想死了?

顧清顏站起身來,問道,「這麼晚了,你來找我,有事?」

元奕點點頭,道,「她有動靜了,寫了張紙。」

這個她,指的是安容。

顧清顏嘴角微弧,道,「總算是有動靜了,我都快等的沒耐心了,她寫了些什麼?」

元奕就道,「許是暗語,朕聽不懂,她寫著,天工開物。第十五卷,還有連軒小心幾個字。」

暗語?

天工開物?第十五卷?

見顧清顏不說話,元奕眉頭微沉,「你也不知道?」

顧清顏搖頭。「倒是知道天工開物,是一本書,以前也曾翻過,不記得第十五卷寫了什麼了。」

元奕眉頭鬆開,道。「一本書,想必也不是什麼暗語了。」

顧清顏搖頭,「那倒未必,只是我很好奇,她怎麼會寫連軒小心幾個字,像是寫在那裡給誰看的,可秋闌宮已經被侍衛包圍,你還派了暗衛把守,別說人了,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以她的聰慧,不會不知道。」

說著,她頓了一頓,問道,「今兒她見朝傾公主了,會不會是朝傾公主跟她說什麼了?」

元奕看著顧清顏,道,「朝傾什麼都不知道,能跟她說什麼?」

顧清顏笑道,「那可未必。誰知道你夜裡說不說夢話,萬一說漏嘴了呢?」

元奕伸手勾住顧清顏的下顎,笑道,「朕說不說夢話。今夜朕就睡這兒,你不就知道了?」

顧清顏的臉騰地一紅,她手抓著元奕的胳膊,輕輕一轉身,便避開了元奕的碰觸。

「皇上,你還是先回鳳儀宮吧。只怕這會兒朝傾公主生氣了,」顧清顏笑道。

元奕走過去,道,「把易容面具撕了,你就是朝傾公主。」

說著,他就要撲過來,顧清顏忙示意他停下,道,「你還是先回鳳儀宮問問皇后吧,我敢肯定是她和沈安容說了什麼,別讓她壞了咱們的大事。」

見顧清顏一臉認真的神情,元奕也不好再湊過去了。strong7//strong

想到走之前,挨了朝傾公主一饅頭,他的心情就抑鬱。

他是皇上!

還沒人敢用東西打過來,除了靖北侯世子的鞭子,遲早收拾他。

不過流華宮不留他,他又不想去別的嬪妃那裡睡,更不喜歡孤零零一個人睡,不去鳳儀宮,沒地兒睡了。

鳳儀宮。

浴池。

熏香裊裊,霧氣氤氳,偌大的浴池裡,灑了不少的花瓣,嬌艷欲滴,似乎空氣中都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朝傾公主仰躺在那裡,閉著眼睛,嘴裡銜著一朵花,緩緩的往嘴裡挪。

丫鬟站在一旁,撫額,「公主,你怎麼又吃花了?這是生的,不能吃。」

朝傾公主眼睛不睜,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麼,又不會吃壞肚子。」

「不會吃壞肚子,那也不能吃啊,你要吃,回頭奴婢吩咐御膳房給你做花糕,」丫鬟苦口婆心的勸道。

可是朝傾公主不聽,丫鬟也沒輒。

只是忍不住嘀咕,堂堂公主,要吃什麼沒有,偏她家公主喜歡生吃花瓣。

想著嬤嬤叮囑她的事,丫鬟忙道,「公主,一會兒皇上來了,你可千萬別把皇上再氣走了。」

朝傾公主從鼻子里哼出來一聲,「誰氣他了,是他和顧清顏氣我!」

丫鬟點點頭,道,「顏妃是有些討厭,當初公主都上了花轎,如願要嫁給墨王世子了,偏她討人厭的跳出來,把公主給劫持了,還把公主綁到大周,吃了許多的苦頭,看見她就來氣……。」

丫鬟說著,朝傾公主睜開了下眼睛。

隨即往浴池裡一鑽,連腦袋都看不見。

丫鬟以為是幫她們主子罵顧清顏,哪裡知道她嘴裡口口聲聲討人厭的是她。

被丫鬟罵了,還不知道說什麼,心裡的憋悶,誰能懂?

丫鬟直道,「可皇上寵溺她,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咱們和她井水不犯河水也就是了……。」

「公主,你快起來啊,別憋壞了。」

丫鬟急的跳腳。

這時候,元奕進去了。

丫鬟說的話,他也聽見了,嘴角也是抽抽。

再見朝傾公主在浴池半天不起來,他眉頭皺了一皺,再不耽擱,直接跳了下去,把朝傾公主拽了起來,沉了臉,罵道,「你想憋死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