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九章 豬蹄

第六百二十九章 豬蹄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9 13:38  字數:5339

朝傾公主巴巴的看著安容,等著安容給她釋疑。

她實在聽不懂這個詞,她有心想問元奕,又不甘心。

她怕被元奕看輕了,人家顧清顏,大周一個小官之女,都知道什麼是炸蛋,她堂堂北烈公主卻不知道,丟臉啊!

她狀似不經意的對丫鬟道,「給我來一個炸蛋。」

丫鬟也不懂,問她,「娘娘,什麼是炸蛋?」

她心口一堵,為了掩飾,還發了個小脾氣,「自己想!」

然後,丫鬟就去御膳房端了一個油炸過的雞蛋來。

雖然炸蛋味道不錯,可她很清楚,他們說的不可能是這個。

一個皇帝,一個顏妃,怎麼可能關心祈王的將士們吃不吃炸蛋呢?

更重要的是,丫鬟把炸蛋端過來時,元奕正巧也過來了。

他見她端著碗走神,笑問道,「你在吃什麼?」

她沒好氣的罵道,「吃炸蛋啊!」

把元奕嚇了一跳。

湊上來看了一眼,又瞬間笑的差點斷氣。

那笑聲歡快而肆意,朝傾公主覺得自己被鄙視了,咬了牙問,「有什麼好笑的,你吃不吃?」

元奕連忙搖頭。

朝傾公主呲了下牙,三兩口把炸蛋吃完,一甩鳳袍,走了。

這兩天,朝傾公主是憋得難受,想去秋闌宮找安容,元奕又不許,只能憋著。

她琢磨著東延御廚都不知道炸蛋是什麼,應該是大周獨有之物,問安容是再合適不過的。

問完,朝傾公主就一直盯著安容的臉,見她臉色有些刷白,朝傾公主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安容搖頭,她看著朝傾公主道,「公主應該見過煙霧彈吧?」

朝傾公主點頭,「見過。」

元奕那裡就有。她初次見他用,還很好奇,死活要他給了一個,她親手丟的。

安容點頭道。「煙霧彈炸開,是許多煙霧,迷糊人的視線,看不清楚對方,逃逸最適用。炸彈不同,它炸開能傷人……怎麼解釋呢,就拿你的鳳儀宮來說,兩三個炸彈就能將它夷為平地……。」

「夷為平地?!」朝傾公主聲音拔高了兩層,「這怎麼可能呢?」

怎麼不可能?

前世炸彈炸傷的第一個人是蕭湛。

還是她親眼所見!

因為她就在蕭國公府,那時候清顏懷了身孕,她給她腹中孩子綉了兩個肚兜,送去給她的。

她還記得那一天,她正好要回來。

剛走到二門,要下台階呢。忽然一聲爆響傳來。

那聲音憑空而來,似雷聲,但比雷聲更振聾發聵。

嚇的她魂都差點震飛了。

只覺得腳下的地都在顫抖。

爆炸聲後,遠處有濃煙直衝雲霄。

國公府下人驚呼,才知道蕭湛受傷了。

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人家蕭國公府的事她不該問,但是她偏腳不聽使喚的朝那邊走了過去。

看到被炸成斷壁殘垣的屋子,只要是個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當時蕭湛被壓在底下,一堆暗衛在救他。

誰想蕭湛從另外一個角落裡,推開磚瓦。走了出來。

當時的他,臉漆黑如炭,頭髮凌亂。

那造型,此間唯一。

她當時估計是看傻了。居然笑了……

蕭湛看著她,臉黑著,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生氣,只問道,「有那麼好笑?」

她嘴角的笑戛然而止。

更要命的是,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就站在她身後。

她都不知道她是怎麼出的小院……

反正。那之後半年,她都沒再踏進蕭國公府一步,直到清顏生小孩,她不得不去道賀。

現在想想,安容都背脊發涼。

蕭湛差點被炸死,她居然當著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的面笑了,估計他們當時想把她丟出蕭國公府的心都有了。

這事,安容連蘇君澤都沒告訴,就怕蘇君澤要她登門給蕭湛賠罪,她實在拉不下那個臉。

反倒是聽蘇君澤說,要不是蕭湛帶著面具,只怕要被炸的毀容不可。

她也是從蘇君澤口中,第一次聽到炸彈這個詞。

前世,她和蕭湛沒見過幾面,根本就沒什麼愉快的記憶,她都不願意回想。

想著蘇君澤和朝傾公主都能夢到前世,不知道蕭湛會不會夢到?

他應該也不例外吧?

一想到蕭湛能夢到他被炸,她沒良心的還笑的情景,安容就頭皮發麻。

但是,現在安容的心情是凝重的。

東延皇帝和顧清顏居然要幫祈王,讓祈王用炸彈去攻打大周?!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問道,「已經制出炸彈了?」

朝傾公主嘴角微微抽,她連炸彈都不知道,怎麼知道有沒有制好?

安容也是昏頭了,朝傾公主怎麼可能知道這些呢?

元奕和顧清顏兩個要借祈王的手做多少壞事?!

之前是馬瘟,現在又是炸彈!

炸彈那麼厲害的東西,他們不可能把製造辦法告訴祈王,最多制好了,給祈王送去。

等祈王將大周的兵力消弱的差不多了,他們就不給了,到時候祈王在他們跟前,還有還手之力?

想到祈王,安容就頭疼。

就憑蕭湛砍了他一隻手,這股子仇恨,他就不一定轉的過彎來,就算明知道東延是在利用他,估計為了報仇,也不管不顧了。

只是蕭湛該怎麼辦?

要不是朝傾公主說起炸彈,她都沒想起來,這一世,蕭湛還有沒有炸彈啊?

她要不要進木鐲里去找找?

只是這麼多天沒進去了,也沒做什麼好事,也不知道感激